/ / 人民没那么想念周鸿祎
政经社论

人民没那么想念周鸿祎


王兴最近在忙美团IPO。周鸿祎也很忙,老伙计接连辞职,搞得“红衣教主”不但要当董事长,还要兼任CFO。

 

已经这么努力了,三六零的市值也只有美团目标发行总市值的一半。

 

这几天好不容易抽空参加个论坛,周鸿祎一副担心滴滴女乘客的样子,说360计划推出辣椒水:


辣椒水一喷,立马让对方丧失一切行动能力。

 

滴滴商业模式中最头疼的一环,就这样让周鸿祎解决了。柳青和程维知道吗?

 

两年前的教主,想的可不是保护乘客。滴滴和360合作搞行车记录仪的时候,教主在微博上说:


就像网约车司机怕遇到乘客恶意投诉一样,上路开车的司机都怕遇到碰瓷。

 

周鸿祎喜欢玩枪,喜欢听子弹掉落的声音,啪啪啪。很多人说起教主,都记得他怼天怼地,战腾讯、骂百度、拿鼻孔看马云,吐吐沫是个钉。

 

这可能是个天大的误会。

 

以前教主说,看不惯中国互联网公司都做金融:


我们还是踏踏实实做好安全领域的产品,不打算涉足互联网金融。

 

结果,360不但做了P2P,也做了现金贷。2017年360借条向数百万用户放贷400亿元,2018年准备放1000亿。最近,360搞起了注册360借条就免费送路由器的活动,总让人不由地想起前一段爆雷的斐讯。

 

去年,360私有化的时候,教主说为了回A股,他背了30亿美元的债务,还把360的股权和360大厦都抵押了。压力大到什么程度?员工们说,360大厦里的会议室白墙上,多出了一些黑色脚印和莫名其妙的痕迹。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私有化时不到100亿美元市值的360,回A股就到了4000亿人民币。

 

虽然之后在媒体一片质疑声中市值损失一半,但总体来说,120多倍的市盈率还是当得起BATJ大哥的。

 

8月底的时候,换好马甲的三六零发布了2018年的半年报。如果是一般A股公司,这个营收水平绝对是一片赞誉。可惜这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在巨头们还能保持50%同比增长的语境里,教主掉队了。

 

教主知道移动互联这波没跟上节奏,他想过做手机。几年前,教主怒怼小米,推出了一款叫AK47的手机,并在内部号召员工:


拿上AK47,跟我到南方去做手机!

 

结果就是360的股价一路阴跌。

 

也许是上年纪了,又也许是看到移动互联网大潮中的后浪太过凶猛,红衣大炮哑火了。

 

360回归A股的关键时期,九城在香港起诉360,要求360赔偿23亿元,这种事儿教主竟然不发一言,任由官司挂在财报上供人指摘。

 

现在圈子里给教主叫好的,只剩下周亚辉了。这个以爆料被投公司火起来的投资人,坚决不同意将自己的公众号起名叫老周投资笔记,他说圈子里只有周鸿祎称得上老周。

 

老周?人家可是互联网2005年的黄金一代,怎么就老了。

 

2005年底,王兴的校内网刚刚上线,红杉说:


小王,来聊聊。


去的路上,小王把BP弄丢了,到了红杉办公室只能手写BP。


一个戴眼镜的小个子推门进来,和小王对视了一眼,关门走了。小王后来才想起来,那好像是周鸿祎。

 

往后余生,每次有记者问周鸿祎对王兴怎么看,都得说起这段。他觉得王兴不理他,很傲慢。

 

王兴是属于看一下口香糖包装纸也能跟你讲出哲学的人,他说国家之间打起仗来,所有人都得借债,但差别是打完仗之后,有没有能力把这个债还了:

 

借债的利率不一样,取胜的几率也不一样。

 

13年过去了,不赚钱的美团比赚钱的三六零估值还高一倍。人民不是想念周鸿祎吗,人民是喜欢路边的野花。

 

路边的野花,你总是那么美。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