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京城房产鄙视链
政经社论

京城房产鄙视链


郭德纲成名之后,经常在电视节目里当主持人。有一次四个主持人佯装拜师,其中一位美女主持刚要说话,郭德抢白:八戒,你说。女主持马上回嘴:我明明是白龙马。


当着很多观众的面,郭德纲接了一句:


来,师傅骑一下。


很多人纳闷儿,老郭的荤段子怎么张嘴就来。


1995年,郭德纲第三次来到北京,在丰台区青塔附近租了一个八九平米的小房间。交不起房租,吃烩白菜,趴在床上写剧本和段子。


经过一年的努力,郭德纲的经济条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终于连青塔都住不起了,搬到了更远的大兴区黄村。每天蹬着一辆破自行车从黄村去蒲黄榆唱戏。后来,郭德纲的家就没离开过大兴。


事业稍微有起色之后,他终于住进了大兴的经济适用房——瑞海家园,当时的房价不过5000。


发达之后,无论是康隆园的联体别墅还是赢海庄园500万的独栋,郭德纲买房子都在当年他在大兴黄村的不远处。


黄村地区的洗浴中心和足疗馆比较多,一到晚上灯火辉煌,这里甚至还有一所技师学院,北京卫视的法治进行时栏目经常在这里取景。


每一个外地人在北京都有自己的地理原点,他们此后的生活,基本上都下意识地围绕这个原点展开。郭德纲后来虽然可以到澳洲买豪宅,但是他的原点,还是在大兴的黄村。


就像你包叔好友兽爷的煎饼摊,无论被城管抓多少次,他都一定不会离开大望路CBD,四惠桥桥洞下有他的整个青春。

 


1

 


北京城的格局天圆地方,原点是紫禁城。天安门广场看升旗,逛故宫是每一个外地人进京的第一选择。本地的年轻人喜欢在故宫北面的景山上俯瞰故宫,或者在北海的船上漂一漂。南边外地人多的地方,他们会说:


嘛去呀,齁挤的。


一些上了年纪的北京本地人不这么想,他们有事儿没事儿喜欢在故宫南边转转。


南池子大街上,中央国家机关央务鹊桥服务中心,专门给青年公务员们介绍对象。再往南,就是北京老年人著名约会地点——菖蒲河公园。腾讯视频曾经做过一期叫《菖蒲河老情人》的节目,大爷大妈们奔放的感情观,直接导致了节目被迅速下架。


故宫西南侧的中山公园北门,也是大爷大妈喜大普奔的地方。靠近护城河边的林荫小路上,一张张代表着年轻姑娘小伙儿的资料的A4纸整齐地码在地上。这里是北京最有名的父母替你相亲角,年轻人来这里是要被围观的:


小伙子,你月薪多少?有房子吗?


曾经有一位杂志编辑拿着“通州两居”的纸片站在队伍里,周围的大妈很不客气地跟他说:


小伙子你往旁边站站。


北京丈母娘的地图里,二环里的房子,才是在北京。


1992年9月,北京二环通车。这是中国第一条全封闭的城市快速路,它替代了已经被拆掉的北京城墙,重新围起了四九城。


虽然二环路上没有红绿灯,但它清晰地宣示了只有西城、东城、崇文、宣武才是北京的居住高地。上世纪90年代热播的《我爱我家》里,二环以外都是未知区域。


就算是在四九城里,也是能分出高低的。西城人民最为骄傲,什刹海、北海、后海,北京内城水域基本都在西城区,随处可见的深宅大院临湖而建,青柳垂岸。整个中国的权力机关都聚集在西城区里,再加上皇城根小学、北京四中这种金字塔尖上的配置,等闲北漂是难以企及的。


东城区历来是商贾入京的通道,为了便于商业交易,久而久之商人们都渐渐在东城扎根。


满清入关后,以长安街为界,北边住旗人,南边住汉人。时间长了,两边的经济文化鸿沟就出现了。


郭德纲说过一段传统相声,他模仿着老北京走街串巷买卖人的吆喝声,深宅大院你得余韵悠远,一旦到了南边天桥上,你得喊得石破天惊。


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俗语里,都透着一层层的房产鄙视链。


 

2

 


1974年1月15日深夜,愤怒的群众包围了几个老外,其中一个老外紧张地解释:“我是苏联大使馆的。”愤怒的群众大声喝问:


大使馆的深更半夜跑到郊区桥下面干什么!


这是当年新华社《苏联间谍落网记》一文里的片段,事发地点在现今北京东北三环的西坝河桥下。把这里称作郊区的,就是赫赫有名的朝阳群众。


今后的数十年中,朝阳群众因为屡屡帮助警方破获大案要案,享誉全球,被称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组织”。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老的城八区定位也慢慢发生了改变。各国使馆基本集中于东三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中国商人围绕这个区域开始下海,慢慢的,CBD和望京地区成为了北京的商业中心。


宁静有一次上郭德纲的节目,她说自己在拍《阳光灿烂的日子》那会儿,一天能吃7顿饭,“那时候发育嘛,年轻!”郭德纲笑了笑,指着宁静的上半身说:


这发育的确实挺好的。


电影的取景地在海淀区的总后大院,反映同时期北京青年生活的影视作品里,南北矛盾是永恒的主题。


海淀区大学云集,产学研脉络清晰,加上各种大院,逐渐聚居了北京最多的知识分子和制服人士。


朝阳区的高档社区,名字都很洋气。星河湾、棕榈泉、中央广场甚至早期的欧陆经典,商务精英范很足,符合商人和明星们的审美。海淀区就不一样了,高档楼盘的命名规则不是书院就是硅谷。


后来,两个区的繁荣延伸到了昌平和顺义。


2000年后,中关村重心北移,大批码农和科技新贵开始在西二旗、回龙观、五道口工作和生活。除了直接拉高当地房价变身宇宙中心之外,新移民们还带来了遗传黑科技——考试技能。


2017年北京高考,昌平区理科650分以上有9人,全部来自昌平二中,孩子们还有一句名言:


父母辛苦买的房,我来考成学区房。


顺义的兴起离不开机场。改革开放后,大量外企进入中国,高管们需要一个离机场近,风吹草动随时能走,而且开车到望京和三环也不远的居住地。当然,如果和在国外的别墅一样就更好了。


90年代开始,顺义围绕中央别墅区,建成了一片片的高档住宅区。固有的阶级总会被打破,鄙视链也是需要升级的。这一次,新北京人靠得是钱包和大脑。


当他们成为德云社的主要观众后,郭德纲的画风也变了。后来他经常在表演时说得那句“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其实是改变自唐伯虎的《言志》:


“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当然,也有以不变应万变的。比如到现在,提起密云、平谷、延庆、怀柔这些郊区县,除了市场里应季出现的平谷大桃、怀柔板栗、密云水库鱼,别的特点也说不上什么来。

 


3

 


郭德纲还在大兴黄村躲房租的时候,顺义中央别墅区香江花园的业主们正在打网球。


刚卖完那几年,它是北京的小联合国。业主经常组织网球赛,其中四位业主中场休息的时候,才发现彼此是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和西门子手机四巨头的高管,从此,邻居变成了很好的朋友。


没过几年,四位好兄弟就被来自深圳华强北的神秘力量打败,集体失业了。


很多事情都有一个峰回路转的结局。你包叔的好友兽爷没想到科技进步会这样改变他的生活,现在足不出户,就能听到千里之外的网友是怎么骂他的。


但是在北京,有一样东西的趋势不会变:


房价。


在一座很依赖行政规划的城市生活,人们早已练就了对价格洼地的敏感嗅觉。北京市政府搬迁通州之前,记者到通州踩盘,问销售经理都是哪里的人在买房,经理说:


都是海淀和西城的人。


十年前,京承高速通车。京承高速西边是昌平,东边是顺义,往来两区的人们都挺高兴,毕竟又多了一条高速公路。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条高速的西侧,出现了一片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大工地。


这片区域是北京的未来科学城,最初的规划里,这里是众多央企的研发中心和“千人计划”的基地。


未来科学城离中央别墅区很近,在规划里也说了,北京的温榆河自然资源这么好,不能光用来做别墅,还能让科研工作者的休闲放松嘛。


万科联合体是2013年进入中央别墅区的,一直不断拿地拿地,在这里投下百亿,连续打造了3个别墅项目亿元,那条1.5公里的梧桐大道,就花了差不多一亿。


2017年,万科联合体在中央别墅区的西边提出了“观承别墅区”的概念,希望针对高净值人群和终极居住需求,做更有层级的产品,从中央别墅区的激烈竞争中解脱出来。


除了交通和自然景观,观承别墅区主打的是产业优势——未来科技城的产业聚集,会带动别墅的配套和投资潜力。


往东可以借助中央别墅区完善的购物、酒店和医疗资源,向西又可以新兴的未来科学城带来的人和资金,目前那里已经有24家央企入驻。


总而言之,观承别墅区有层次清晰的三重配套体系——未来科学城、中央别墅区和万科自带配套。而且万科还在不断做规划改造,现在基本能做到出门5分钟有商街及公园、15分钟有三甲医院、大型商业、国际教育,25分钟能到主城区,满足城市财智阶层的生活需求。



最近万科将有多个产品上市,观承别墅·望溪包括平墅和叠墅产品,面积130平米到230平米,这是观承别墅区门槛最低的产品了;如果觉得小,还有300-400平米的观承别墅·大家。


北京电视台和郭德纲还是蜜月期的那会儿,探访过他的别墅,这位小学学历的知识分子说,自己是因为藏书和音像资料太多,才买的别墅。他播放了当年录制的唱戏视频,说:


那时唱一场挣9块钱,很贫穷,但是极快乐。


北京台的记者发现郭德纲是个宅男,唯一的运动就是在书桌上拿球杆戳戳小球。果不其然,北京台后来报道了郭德纲侵占绿地的新闻,双方为此结下了梁子。


嫌自家别墅面积太小?没有关系,这次开盘的观承别墅·八峰有千平独院。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珍爱包叔,顺手点赞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观承别墅区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