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为什么现在读毛选的人越来越少?
政经社论

为什么现在读毛选的人越来越少?



编辑:佐治


今天是4月23日,世界读书日,一个少有的为学习而设置的节日。

 

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我们可以看到,网络上皆是铺天盖地的“卖书营销”。

 

“读书日”变成了“卖书日”,果然,资本家能让每一个节日都成为商机。

 

而且许多消费者也真的吃这一套,买许多书囤积下来,结果到了下一年还是没有翻过一页,“读书日”变成了“屯书日”。

 

我呢,今天去书店里瞅了瞅,许多垃圾书的书腰写的一个比一个酷炫,而许多经典著作却蹲在角落简简单单。

 

这其中,就有毛选。

 

毛选该不该读?适不适合读?读了有没有用?我想根本不用我去回答了,本号的读者或多或少都是读过的,也有一大批教员的粉丝,大家自己心里是最清楚的。

 

那为何这种千古之作如今鲜有人读?除了曲高和寡以及一些广为人知的政治社会原因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书市的风气以及书腰这一事物的变质。



 

01


 

作为一名实体书爱好者,我一直追求图书的完整性。别说在书上划线、折角,甚至连名字都不愿意署。

 

过去我非常喜欢“书的嘴巴”——书腰,精心设计的书腰是一件和书不可分割的艺术品。在藏书界,书腰也的的确确是一项定位古书完整性和收藏价值的重要指标。

 

许多优秀的书,我也是通过书腰的介绍而读到的,比如《平凡的世界》、《论中国》。

 

用书腰修剪成的书签 图源豆瓣@阿尔达的星空

 

然而现在我却越来越反感书腰,是为何?

 

因为书腰这张嘴,太会说了,已然成了“书妖”。

 

许多垃圾书在“书妖”的魔力加持下,直接将毛选等书籍在书市埋没掉。

 


 

02


 

由于塑封的兴起,读者在买下一本书之前,往往不能翻阅,因此无法知道书中内容是否合胃口。

 

这时,书腰便有了用武之地。书腰最早的功能就是概述书中的内容,让读者选择是否要购买。


淡雅低调的书腰令人心悦目

 

但素颜的一多,化妆的便会更抢手。

 

在介绍内容的基础上。蜻蜓点水地自夸一番:“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十本书之一”“最详细的经济入门书!”。顿时会让读者觉得自己捧上了知识殿堂的金钥匙。

 

如果是比较冷门的作品,那就借用修辞格的对比。

 

“比《百年孤独》更早的魔幻现实作品!”

“超越《白夜行》的顶级推理小说!”

 

这种略显无耻的蹭热度话术正中愤世嫉俗者的下怀。当身边的人被《百年孤独》里俄罗斯套娃般的人名弄得晕头转向时,悠闲地品读一本更早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优越感油然而生,岂不妙哉?

 

个书腰的意思大概是,你只要知道这本书很牛逼就行了

 

当然,大部分读者是朴实的,他们更吃这套:

 

“余华,莫言,梁文道,大S,王一博联袂推荐!”

“让鲁迅看了12遍的书!”

“朱一龙,李现倾情推荐!”

 

从作家到演员的联袂足以说明该书的普适性;鲁迅究竟有没有看,看了几遍,他本人都还没有说话,当然了,这些出版商们都知道死人哪还能跟活人计较。

 

至于为何流量明星纷纷代言名著,更是一石二鸟:忠诚的粉丝肯定会倾囊相购,我家爱豆推荐的自然是好的,另外呢,在微博撕逼时也有了自家爱豆不是绣花枕头的有力证据。

 

清玄的文字以恬淡闻名,如此直白的书腰实在让人觉得尴尬

 

如果是国外的译作,最好渲染一下它在国外的销量:

 

“英国畅销600万册!”

“整个欧洲为之动容!”

“被译为58种语言”……

 

无论读者是怀抱媚外心理还是师夷长技以制夷,这样的书腰都极具诱惑力。至于英国总人口的10%是否都买了该书,欧洲有没有为之动容,实在无人考证,毕竟,大家都这么忙,谁也不会闲到专门去英国做个实地调研。

 

有恃无恐,便更助长了“书妖”的嚣张气焰。

 

村上春树看到这个以为在说自己




03

 

 

在网上购书平台,书腰也化身为书名后一大串的“推荐理由”,大有喧宾夺主之嫌。


网上书店的推荐词

 

除了文案足够吸睛外,在配色上还要极具表现力和张力,一下子便要抓住读者的眼睛。但也有些出版商连一张硬纸片的钱都不肯出,索性把书腰直接印在封面上。

   

 而一些商业属性比较一般并且比较严肃的书,例如毛选等文史哲社类书籍,便在竞争中输给了这些容易营销的“畅销书”。

 

红白黄的经典配色,与电线杆上的性病皮肤病小广告师承一脉

 

早在二十年前,日本出版家井狩春男就有“书腰的作用应该是向读者灌输迷魂汤”的说法,还提出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书腰话术:“这本书是皇太子的最爱!”,居然一语成谶。

 

书商们把书腰的螺蛳壳当道场,展开了一场场营销大战。谁的营销话术更能抓住读者流转的目光,谁就有机会成为畅销书。至于内容本身,则关系不大。

 

蝉联当当网畅销书榜榜首的《人间失格》有多少人能读懂?或者退而求其次,多少人能够读完?

 

也许它的主人翻到“仅一夜之间,我的心境判若两人”后,便在日光滤镜下拍照、打卡发到朋友圈,最后丢到角落里吃灰才是它的归宿。

 

让我笑了一整天的段子

 

 

 

04

 

 

如大家所见,书腰已由书内容的诉说者转型成了喋喋不休的推销员,这是读书人的一种悲哀,也是优秀书籍的悲哀。

 

但诚如黑格尔所言,存在即合理。书腰的“群魔乱舞”与现代人的知识焦虑有脱不开的关系。

 

满纸只有四字:贩卖焦虑

 

现在是知识型社会,信息落后是另一种文盲。但大学生与白领文青已被学习工作架得半身已僵,鲜有时间泛读,此时书腰便应景地出现了。

 

余华推荐的书,看完灵魂肯定会升华了吧。屡获美国各类文学奖的大作,看完肯定会international一些。再读一读董卿推荐的《人间词话》,在诗词里“遇见更好的自己”。

 

不读?人人都在读,你不读,在面试时就少了一项加分点,高考作文少了一个高逼格的论据,朋友圈的每日感悟就比别人低一个档次。


鸡汤博主热点蹭歪被公开“处刑”,或许这就是不读书的下场?

 

根据书市的调查,最畅销的书有四类:恋爱婚姻,理财,交往和养生。而恋爱、人际、经济和健康恰好是都市人的压力来源巨头。

 

书腰已俨然将书包装成一粒粒的速效救心丸,狰狞的面相贩卖的不仅是身下的图书,更是易燃易爆炸的知识焦虑。

 

人们把审美权利拱手相让给微博大V、知名人士、必读书单,更反映了他们在求知欲与懒惰之间的摇摆不定。

 

但那些大V也一般不会去推荐真正有价值的书给粉丝,一是他们不一定懂,那帮人有几个人读懂甚至读过毛选,二是他们推荐畅销书更能获利,现在的人追求的不就是快吗?

 

小到一寸见开的书腰,大到浩浩荡荡的知识付费浪潮,被知识焦虑操纵的人们以为自己买下了通往智慧彼岸的船票,其实只是在为自己的无知买单。

 

一夜爆富,一步登天,一粒见效,一学就通……在社会阶级愈发固化的今天,“速成”成了人人都想舔的方糖。商人们把它悬在驴子的头顶,再用知识焦虑抽几鞭子,驴便不知疲倦地跑起来了。

 

 

从小小书腰窥探到的各种乱象孰是孰非,难以定论。究其根本,是人们对于好书的定义没有自己的标准。

 

好书究竟应该是一本畅销书,还是与资本无关、遗世独立的智慧结晶?

 

如今,若书腰仅被装扮为亭台香榭门前花枝招展的礼仪小姐,那么它的目的已然达到,但这也是我丢掉它的原因。

 

那些在书店的角落,在互联网的背面的书,不一定就比那些所谓的畅销书差。

 

我相信那位伟人如果知道如今的书市现状,一定希望每个中国人都能读一读毛选,那些思想精华,一定会在人生中的某些瞬间帮你做出正确的抉择。

 

毛选也许没有被包装,封面看上去就像一位村妇,并没有畅销书那般妖娆,但读过的人都知道,那层外衣下边,到底谁的料更多,谁的味更足。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