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为什么中药企业违规现象特别多

为什么中药企业违规现象特别多

最近又有两家中药企业成为了热门话题,一家是记账“记错了”300亿现金的康美药业,一家是通过行贿花650万美金把女儿送进斯坦福大学的步长药业。再加上前几个月的葵花药业老板涉嫌故意杀人案,权健的传销门事件,还有号称纯天然中药牙膏却偷偷添加西药“氨甲环酸”的云南白药。你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中药企业违规违法现象这么普遍。是巧合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呢?


这就要从中药这个行业和现代医学的区别说起了。中药行业是脱离现代医学体系,只依赖中医理论指导而诞生的医药行业。现代医学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一门学科,而科学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一套很严格的纠错机制,所以经过现代医学体系验证的药物是相对比较可靠的。


现代医学体系下一款药物的研发到批准上市的流程是非常复杂的,比如就以抗过敏药物开瑞坦(氯雷他定片)的研发批准为例。当时科学家们已经大致了解了过敏的发病原理:免疫系统把一些不明物质误认为了是病菌入侵,于是错误的启动了免疫反应。肥大细胞释放了大量的组织胺,组织胺跟细胞粘膜上的H1受体结合,于是血管壁扩张并且增加通透性,组织液外溢,皮肤和粘膜隆起,从外观上看就是出现了肿胀。如果这个肿胀发生在鼻黏膜上,就是过敏性鼻炎,如果出现在气管上就是哮喘,如果在皮肤上那就是荨麻疹。这几种看似完全不相关的疾病实际上的发病原理是一样的。


开瑞坦这款药物是美国的先灵葆雅这家公司做出来的,他们是按照组织胺的分子结构,设计了一种与之相似的分子结构,使它可以跟H1受体结合而又不会引发免疫反应,而H1受体的结合位被占据了之后,就无法再跟组织胺结合了,这样就达到了控制免疫性疾病的效果。


那是不是设计出跟组织胺一样的分子就可以做成药物去审批了呢?当然没这么简单,你必须要通过严格的三期临床试验,证明你的药物无害,并且有效。具体临床试验是怎么做的我以前的文章里写过这里就不详细说了(可以看底部的文章链接《知识的价值——健康篇》),反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复杂到现在一款药物从研发到批准上市平均需要20亿美元的成本。

而中药批准上市的流程就简单多了。我们就拿那个行贿650美元把女儿送进斯坦福的步长制药的主打产品“脑心通胶囊”来说,“研发”和审批的过程是这样的:一天,步长制药的创始人赵步长突发奇想,想到了虫子善于钻洞,那就应该也能疏通血栓,于是他就用蚯蚓、蝎子、蚂蝗作为材料“发明”了这款神药。审批的过程就更简单了,他花一万美金贿赂了当时的药监局长郑筱萸拿到了国家批号,然后再花钱到比利时布鲁塞尔花一笔钱买了一个世界发明博览会尤里卡金奖,然后再通过行贿各大医院的院长和医生,一款年销售额几十亿的“神药”就这样诞生了。

那为何郑筱萸都已经被判死刑了,他所签发的那些批号却依然可以正常使用,那些神药依然在正常销售呢?因为即便不是通过行贿手段,中药的审批也是非常简单的,不需要做严格的临床试验,既不需要证明无害,也不需要证明有效,只要符合中医理论体系就可以了。所以是不是通过行贿拿到的批号对于药品的质量并无本质区别。


那怎么样的药物才算复合中医理论体系呢?很简单,你其实不用去理会那些阴阳五行理论,只需要用大部分人能听懂的简单的因果逻辑就可以了。比如中医认为核桃仁的形状跟人脑的形状很像,所以核桃可以补脑。中医认为红糖和红枣都是红色的,所以可以补血。这种以形补形的思想观念自今还在影响着很多国人,比如很多人现在依然迷信吃牛鞭、虎鞭等动物阴茎可以壮阳。


中医还认为穿山甲因为有鳞甲会打洞,所以鳞片可以治疗需要“通”的疾病,如痈疽疮肿,月经量少,乳汁不通、中风、手脚僵硬的圣药。这跟步长制药的脑心通胶囊的“研发”是一样的神逻辑,所以你能说步长药业不是继承了中医的优良传统吗?更可笑的是中医认为蝙蝠晚上也能看见物体,所以肯定是视力超群,所以把蝙蝠屎称为“夜明砂”用来治眼疾。而现在小学生都知道蝙蝠的眼睛几乎跟瞎子没什么区别。


如果遇到一些复杂一点的疾病怎么办呢?那就先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把一大类完全不搭边的疾病归为一类,最典型的就是中医对“上火”这个概念的发明。有了一个简单又易懂的概念,那就简单了,搞不清病情都可以说上火,就可以吃“清凉属性”的药物降火治病。至于什么样的东西是清凉属性的,中医说什么是什么就是,反正也不需要证明。能不能治病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让大部分人能听懂。


所以根据中药这样的行业特点,中药企业最重要首先是要能拿到批号,其次是需要通过广告宣传,然后是需要打通医院的关系,把他们的药采购过去,最后再打通医生的关系,把他们的药开给病人。这其中很多地方就需要用一些灰色手段甚至是违法的手段才能做好的,什么样的人能在这些方面做的比较好呢?大概率来说,太正直的人肯定是做不好的。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医是一群有意或无意的骗子。那时候确实很多中医是无意骗人的。但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到了今天,已经很少还有无意的骗子了。剩下的只有有意的骗子和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对于坑害群众的骗子来说,顺便坑害一下小股东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从来不投资中药企业的股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对中药企业的管理层不太信任。虽然可能会错过一些赚钱的机会,但同时也可以避开很多坑。


其实投资中药企业最大的风险还是在于未来的不确定性。中药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从来没有真正的证明过自己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将来始终还是要面对这一关的,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而一旦中药企业要面对这一关,那将会是九死一生的局面,投资股票就是投资公司的为了,对于没有未来的公司,最好的选择就是远离他们。



相关链接:

1、知识的价值——健康篇

2、医学的真相——安慰剂效应

3、医学的真相——古代医学和现代医学

4、投资中的认知偏误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奔向自由之路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