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中华民族医疗事业必由之路

中华民族医疗事业必由之路

一些朋友在看了中医被灭与挽救抗击疫情经济账,危机越来越近之后后台有人追问中国健康医疗解决方案 ,一直期待着。今天就笔者设计的纲要性解决方案做个介绍,第三部分的六大要点。
美国年人均超过1万美元近8万人民币医疗支出,保障国民健康安全了吗?没有!欧洲德法英意年人均四万元医疗支出,保障生命安全了吗?没有!日本年人均两万多元人民币医疗支出,为何还买山寨药品?西医西药之路走不通!
医改改来改去,支出越来越高,满意度越来越低,有些群众的病越治越糟,这样的创新改革就是个笑柄!今天笔者也说说,最后才捧出解决方案,敬请阁下斧正。
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付出沉重代价后已受控,在欧洲中东和北美已失控,百万人感染乃至千万人感染已经无法避免,数十万人死亡无法避免。
事实上是:建立在所谓现代医学基础上的西方医学,在巨大灾难面前黔驴技穷无所作为;中华医学汲取西方医学手段方法取得优异成效功不可没,很多被西医所操控的专家院士和体系化贬低无视。
继续走被证明的歧途?还是重归依靠中医为核心汲取西医手段方法正轨?事关中华民族的繁衍和中国人民生命保障,到底选哪一条怎么走?

?西医之路走不通

第一、不能用生命代价等待“特效药和疫苗”
特效药和疫苗,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西式解决问题路径。然而在急速爆发的疫情面前,一次次证明此路不通。特效药和疫苗在数千个P3和P4实验室,或者成千上万的西式医药基金、制药厂,短期内研发不出来。
或许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也研发不出来,比如非典疫苗经过十七年时间,依然没有研发出来,禽流感疫苗也过了十年,还没研发出来。新冠肺炎疫苗,也许快也许慢,问题是人类暨中华民族,不能坐以待毙仰仗特效药和疫苗。
无论是2003年的非典疫情还是本次疫情,中国的最大依靠不是西医,而是中医的有效治疗手段。数据已经证明,凡采用中医的,有效率超过94%,武汉江夏方舱医院由中医接管,无一例转重症,无一例死亡,还不说明问题?
第二、西医卫生体系的经济成本根本承受不起
尽管最终治疗成本尚未公布,从分散的数据可以看出,西医治疗新冠肺炎的医疗成本,在数十万元,起码三五十万人民币轻而易举,所透露最高成本已经超过一百一十万元。还不算间接消耗,比如大量医护用品、医护人员抽调。
意大利医疗体系已经崩溃,很多医院被迫强行拔掉尚未治愈病患呼吸机。在未来两三个月内,美国英国西班牙德国医疗体系都将崩溃。意大利一位48岁护士自杀,因为数十年医护生涯,医疗体系崩溃局面也导致医护心理崩溃!
完全采用西医疗法,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动辄十万美元欧元成本,医疗体系经济成本会导致医疗体系崩溃。无论多大比例由国家、保险公司和个人如何分担,庞大支出都让整个社会承担不起。
中国面对本次疫情,社会经济成本数万亿元,直接治疗成本数百亿上千亿元。中医治疗成本往往在五千元左右,最高不超过一万元,只有西医的百分之几。正是有中医不仅保住很多人生命,也把治疗成本降低到承受能力范围。
第三、美欧常态医疗成本和保障水平不堪重负
西式的医疗卫生保障体系,从健康医疗理念、医学理论药物理论、诊疗手段和方法、医药产业化逻辑,到人才培养与标准评价体系,全部已经成为一个受到医疗资本操控的价值链,被资本豪强裹挟和操弄,资本豪强借机渔利。
典型事实是,资本豪强通过冠冕堂皇的基金会名义,赞助和支持医学研究、实验室建设、人才培养、学术平台,背后实质是制药厂、医疗器件和设备、医疗易耗品等产业生态链。他们所追求的价值最大化与利润最大化,成本转化到由公众和各级政府承担,他们所追求的价值和利润必然要落到民众头上。
美国医疗体系支出,已经高达3.7万亿美元,超过25万亿人民币,高高占据国家GDP的18%,畸形膨胀仍然在攀升。欧洲和日本,比美国稍好点,医疗体系支出也占到12%左右。
如果这样高比例的医疗支出,能够完全保障国民的生命健康安全,当然也未尝不可,然而事实是,不仅美国有据说高达8%到15%的人群没有医保,两千多万非法移民医疗健康苦不堪言,总计高达六七千万人口没有医疗保障。日本这样的发达经济体,药店也经营没有标识的山寨药物,可见生命没有可靠保障。
如果按照美欧日这样的道路一直走下去,他们的现在就是我们的未来!如此无法保障全民健康的医疗卫生体系之路,还要一直亦步亦趋走下去吗?!这些年某些个体系化的医疗资本豪强,和西方医疗资本豪强,在推动步入歧途!
第四、推动仰仗西医和灭绝中医的现实威胁
尽管中医在一百年来一直受到排挤和压制,尽管在非典疫情和本次疫情中表现优异成效斐然,然而面对西医势力的舆论操控、经费短缺、人才断代和权利部门有意肢解局面,尤其面对西方资本豪强围剿,中医在生死线上挣扎!
参见下图点击浏览
目前的中医现状:最高学术地位的院士少得可怜没有话语权,中医生不赚钱无法生存,中医院已经面目全非依然不受待见也不挣钱,中医教育培训被依照西医理论改造肢解得支离破碎中医灵魂丧失,中医药企业按照西方标准改造苦不堪言,整个中医体系被死死按在求生死亡线上。
另一方面,西医势力疯狂攫取国家医疗投资,比如近日有舆论,开始营造要“学习”美国“经验”,建设成百成千的P3和P4实验室,要求大幅度增加科学研究经费,千亿级是起码要求,然而中医体系申请几亿都极其困难。
悲催现实是,哪怕是掌管最高学术殿堂和权利的所谓最杰出的学者,即便在西方医学杂志发表数百篇所谓一流的学术研究论文,然而没有一件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应用成果和特效药物,中国的西化医疗体系,包括学术研究和药物,完全成为了西方医疗体系的附庸,成为了西方医药豪强的试验劳动力、产品销售市场和专利费缴纳之地。
中国的医疗体系,完全被西方医药资本豪强绑架,中国人民想要这样?问题不在于此,如果西方医疗体系能够解决问题,中国人民并不排外,然而无论是平常还是大灾大疫面前,西方资本豪强竭泽而渔和无所作为暴露无遗,我们为何要绑定在这样已经证明不堪大用的体系之上?
美国年人均医疗支出超过一万美元,将近八万元人民币,保障不了美国人民健康,这条路值得走下去吗?如果我们继续,就是走的一条继续被西方资本豪强进一步绑定的歧途!平时靠不住,关键时刻靠不住,没有其他选择余地?
?医改三大笑柄

第一、费用攀升人民满意度越来越低的医改

2009年全国医疗总支出是1.6万亿人民币,10年之内我国医疗总费用支出攀升到6.5万亿人民币。总费用上升四倍,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中国正在步美国后尘大幅度提高医疗占GDP比重。

按照公开数据,2009年全国门诊人次是54.88亿,平均每次诊疗290元。十年之内,现在门诊人次增加到81亿人次,相当于平均每次诊疗费用800元。

所谓医改成效显著,所谓的集中采购制度和医院改制,就是这样一种结果?老百姓满意?才怪!

如果中国医疗体系,继续被美国为首的西方医药思想洗脑、被西方医药豪强绑架、被西方舆论平台和标准体系裹挟,未来总费用和平均单次诊疗费用继续攀升毫不奇怪。

笔者支持增加国民健康医疗保障支出,问题是我们的钱要花得值得,而不能花没有意义的冤枉钱!

第二、医政指导思想的中西医结合就是个笑话

无数民众怀念毛泽东所倡导把中医当作“中华宝库”的战略思想,因为道理很简单,平常中医可以解决大量常见病和多发病,成本低廉,成效显著,没有什么后遗症。所缺少的,是对中医的系统化人才培养、医药事业繁荣和投入。

如果说西医进入华夏大地的早期,还存在部分传统中医对西医的排斥,到了七八十年之前,中医已经积极汲取西医的手段方法,兼容并蓄。新中国后,中医被挤压和边缘化,更无法撼动西医独大局面,全面学习借鉴西医已经成为唯一的不二之选。

然而另一方面,西医何曾借鉴中医的系统理论思路套路和方法?西医全面打压和旨在消灭中医的办法手段从未停止,中医系统理论方法、中药手段标准、中医诊疗药方和药物标准、中医的人才培养和传承,无一不受到肢解破碎。

一百多年来,中国的医疗部门管理主导权和实施权力与资源调配,始终掌握在不懂中医历史和发展规律,盲目学习照搬照抄西方医疗体系的错误道路上。毛泽东多次强调,甚至怒吼要亲自管卫生部,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想做!

第三、甘做附庸的产业政策人才政策和学术体系

全国人民团结一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之际,我们的一流院士和专家,仍然热衷于在西方医学杂志发表论文,明明知道西药没有特效药和疫苗情况下,热衷寄希望于西方医药集团和基金会,甚至号称对中药不抱期望,这样的论调出自姓钟的带头院士之口,还不能说明点儿问题?

明明知道中药有效,依然在院士成堆的舆论平台上,在专家官僚与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交流之中看不到丝毫对中医的正面事实介绍,让很多中医界和一些国人愤怒,难道不应该吗?如果真是尊重客观事实,又岂能视而不见?

要求中医师必须学外语考外语,要求医院进行经济效益指标考核和盈利要求医生承担经济收入指标,要求中医药原料和中医药制品按照西医标准,限制中医院士人数和按照西医的经济指标考核,按照在西方医学杂志发表论文来考核中医专家学者,按照西医的产业政策来改造中国中医药产业,人为制造无数改头换面地假创新、假新药,这就是这些年的光辉成果!

国家投入大笔医疗经费支持研究,结果几乎所有的科研单位,都成为了西方医药产业体系的一个环节,就如同很多产业受控受制于人一样,这样的健康医疗体系能让国人放心安心吗?这样的学术氛围和评价标准体系,这样的产业化政策,难道不是让中国医疗体系的各个环节,无不成为西方体系的附庸?

有人说,没有哪个国家像东方大国某些人,不遗余力消灭自己举世无双的医学理论、人才队伍、诊疗手段方法与药物,摧毁自己值得发扬光大的体系。说法或许有点儿过头,但实情却大体不差。

?重建健康体系

照搬西医的“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医疗思想方法和手段,打着所谓的让中医“现代化”旗号,用西医改造中医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歧途!

中医几千年辉煌结晶,就像毛泽东同志所赞赏的那样是中华民族宝库,也是人类健康医药文明的宝库。西方在医疗领域,只有三几百年历史想一统天下,带不来健康保障,而只会让世界成为医疗资本豪强的渔猎场。

如果说中华民族没有能力,无奈之下受制于人,那还情有可原。然而中华民族之所以生生不息,从来没有受到常规病患和大规模疫情的毁灭性打击,正是因为我们有自成一体的医疗思想理论、方法和手段,保障了民族繁荣。

两千多年历史记载,中华经历大约320次疫情考验,大约每隔七八年一次的疫情,中华民族都找到了应对办法和手段。就是最近这次前所未见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医中药也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

第一、重建中国医疗体系的愿景使命与任务

悬壶济世治病救人,这种中华民族医疗指导思想,是体系根本出发点。医疗学院、医护人员、医疗机构、医药企业品牌与价值、学术评价和社会地位,绝不能用钱来衡量,不能用挣钱多多益善衡量,必须重新回到效果好花钱少又能爱护好健康的轨道,这才是中国医疗体系的根本之道。

一切向钱看,一切以西方认可作为最高标准,当成得到世界认可,还谈什么民族自信?资本主义世界一切以钱为衡量标准,中国社会如果变成那样,还叫社会主义吗?这是大是大非根本问题。医疗体系因为不赚钱或者赚钱少,就地位低,医疗支出越高越好吗?这是什么荒唐逻辑?

中国医疗体系,不应该成为资本豪强附庸,患者不该是鱼肉,医疗体系也不能成为刀俎,这是攸关中华民族医疗根本思想大问题含糊不得!

中国医疗体系愿景:为全中国人民创造高品质健康生活,迎接一切对生命安全的挑战,保障中华民族生命安全,为人类健康事业贡献力量。

中国医疗事业使命:坚持量力而行原则,以健康预防保护,借鉴各民族的优秀健康医疗成果,稳步提高人民健康保障水平,持续改善生命品质,延长全体国民健康寿命。健康医疗卫生是事业,不是发财工具的产业,必须搞清楚!

中国医疗体系的任务:建立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健康保障体系,传承和发展中华民族优秀成果保护民族知识产权,健全健康医疗卫生法制化体系,建立与发展要求相适应的人才队伍、医疗机构、健康与医药产品配套产业、教育学术研究和学术评价机制,建立国家健康安全物资战略储备和应急保障体系。与世界各民族互通有无,互学互鉴,共同繁荣人类健康事业!

第二、重新树立健康医疗的社会地位和价值链

医生自谋生路,医院自谋生路,让患者和医保机构花钱越多日子越好过,这样的逻辑就很荒谬。尤其是我们作为社会主义国家体制,行业自求盈利才能发展壮大?这种逻辑不可行。健康医疗应重新归入人民的基本保障体系。

我们看一组数据,目前全国医疗总支出6.5万亿人民币,1300多万医护工作者的平均年收入不到十万,等于花在医护工作者身上的总支出不到1.5万亿,其余五万亿花在了诊断和治疗上。大部分诊断重复和浪费巨大,饱受诟病。药物费用居高不下,不是中医药问题,而是医药行业的暗箱操作和各种手段盛行。

若诊疗费用维持2009年水平,匡算平均每次门诊290元(未扣抵医护人员收入),大约花不到2.5万亿足够,其他2.5万亿基本属于无效工作量。可见这里面的水有多深,有些学术殿堂和科研机构,早已沦为西医药代言人。

换个思路,即便医护人员年收入提高到13万到15万,增加几千亿总支出即可满足需要。即便增加到2000万医护工作者,人员支出不超过3万亿。增加医护人员减轻现有负担同时,向新医院、社区健康中心和农村地区派遣。

从战略上看,如果维持6.5万亿总支出不变,再过十年门诊人次达到100亿左右,诊疗费控制在3万亿,即便医护人员总数增加到2000万人也就是再增加六七百万人,人员总支出2.5万亿至3万亿,总支出6.5万亿仍然会有结余。

反过来对医生、医院的考核,用服务态度、群众满意度和效果好成本低方向转变,而不再依赖自身盈利和开高价药频繁各种名目繁多的检测挣钱不更好吗?

这样看来,把健康医疗卫生事业,像基础教育事业同样推进,是可行的。何况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国家和地方政府还必将进一步增加投入,所以重归中医为主西医为辅的道路,即便国家像教育一样,像不让教师自己挣钱,不让公办学校自己挣钱,把国民的生命健康保障起来,不仅可以做到还能更有效利用经费!

第三、改组健康医疗管理体制和学术殿堂

重新构建中国的健康医疗体系,从解决方案设计开始,就必须抛开现有围绕西医的核心思想发展道路组织机构和资源配置与结构分布。

不应该继续由完全西化的人物来主导中国健康医疗卫生事业,从毛泽东同志多次对卫生部发怒,到今天中国健康医疗卫生事业磕磕绊绊,与人民群众的愿望要求不相适应,一些根本问题没想通,机构设置体制和人员安排有问题。

曾经有人多次提议成立中医药部,与现有基本西医化的医疗主管部门并立,然而笔者以为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主管健康医疗卫生设立两个并行部门也不合适。然而在建立以中医为主西医为辅的新体系尚未成型之前,先把核心思想吃透成立新部门形成雏形之后,再把现有部门消化并入新部门可行。

有一条基本原则:完全不懂得中医的人,根本不可能主导建立好新体系。现在最高主管部门的人,绝大多数也承担不起这个重任。长期受到排挤和压制的中医药高级人才匮乏,梯队结构向来弱势,突然掌管全局或者并不全面的人掌管,蜂拥而至的资源反过来也可能成为负担。

如果缺乏必要人手,那就政治家来操盘,起码不会犯方向性错误。然后逐步加强学习领会和理解中医传统与借鉴西医问题,就容易了。然后从善于学习和认真积极贯彻方针的现有队伍中,培训和选用人员充实完善团队。

正如毛泽东同志说过的: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我们现在面临的就是先确定中国健康医疗卫生的方向和道路,确定之后要选好干部。

目前最高学术殿堂,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其中医学部分的院士一百多位,然而中医寥寥无几,席位都被西医把持。这种状况又该如何改变?建议设立独立的中国健康医药研究院,阶段性由借鉴西医的中医主导,在过渡十年左右形成中医主导的格局之后,再把西医院士消化并入。

中国健康医疗的最高学术殿堂,必须把握以中国医学为主导的原则,合理有序借鉴西医理论、手段和方法,而不能由不学中国医学的西医来把控,这是结构上的合理安排。如果安排不当,有可能实质上被架空或者方向性偏转。

第四、总体投入不减,优化结构缩减西医资源投入加大中医体系投入

现在最大危险,是不断铺摊子增加西医药投入,制造新的财政负担。分散林立的研发投入和低水平重复没有意义,我们的优势不在多,而在于可以聚焦发力和综合利用,亦步亦趋大规模新摊子投入,只会进一步成为西方学术实验室和附庸劳动力,这条路注定是一条崎岖坎坷之路。

把有限的资源,聚焦在重点领域,重点地科研研所大学和医院,绝不要无休止增加新摊子。这必须作为一条基本原则,而不是各地依仗财政投入自行其是。当然制药企业自主投入,无需限制,他们自由发挥就好。

对现有的西医药开发研究机构,尤其是脱离实际需求的课题和项目,要精简缩减,把有限财力聚焦到基础研究和前沿研究领域。当然并不反对与西方合作,但借鉴可以,完全没有知识产权希望和应用前景的全部砍掉。

中医药行业长期得不到重视和扶持,即便有也是九牛一毛赏叫花子一样,这种状况必须逐步改变。当然传统中医药的封闭式家族传承、师徒传承也不可取,要向知识产权明晰、应对现代健康医疗挑战的基础性和综合性领域倾斜。

用资源的逐步优化,引导和调节研究力量、人才队伍、产品成果转化向新体系转型,激发和调动体系内部力量,包括吸引一大批中青年认真学习运用中医!

第五、改组和重建中医药教育体系与人才队伍

目前结构性失衡,中医人员剩下几十万人,西医十数倍于中医,这种结构性畸形必须扭转过来。用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时间,重新调整为中西医7比3左右。

其次恢复系统思想为基础的理论教育、临床教育,恢复中医和中药并行系统教育,发展以中医中药为核心支撑的慢性病、职业病、流行病、传染病和地方病诊疗体系,大力发展配套的中草药种植、品质保障、药品加工制造业,实行基础利润保障的国家订购和行业准入,逐步推行医药专营和便民网点服务体系。

中医教育全盘西化,实际上抽掉了中医的系统思想灵魂,支离破碎的教育方式和考核方式,就是乱弹琴的创新改造。对现有中医院校的专业门类划分、课程设置和教学计划,对学费分担结构(全部国家承担是否可行要研究)、学制及学习与临床结合,重新进行规划设计。

非常需要有意识培养一大批有天赋的优秀学生成为行业骨干和脊梁,笔者甚至考虑从中学开始,由专业人士物色和选拨,在类似于文理分科阶段,定向转入医科学习,对缺乏天赋的青少年及时疏导,尽量减少像现在缺乏爱好和天赋的学生涌入医疗学习领域,而后又放弃所学转入其他行业。

阶段性措施,建议从现有军人中试行选拔优秀有天赋的士兵和干部,通过适当延长服役时间系统学习中医基础理论和临床经验方式,既解决部分复员退伍军人的就业问题,也快速培养一大批后备人才。尤其是特种兵,学习掌握中医基础知识和中草药辨别,随时随地具备简易救护能力,军民两用,非常适合。未来的军队建设,军队内部这种能力,同样非常需要。

第六、追踪跟进西医,逐步在局部获得突破

西医的精华和经验教训不能排斥,同样必须学习和借鉴。大力发展中医药不等于放弃西医药。相反,尽管我们未来需要所有医护人员都具备基础中医常识,但跟踪前沿研究成果,跟进基础理论变化,仍然是中国健康医疗必修课。

西医充分吸收和利用了西方现代工业科技和信息化成果,比如诊治手段和工具设备的不断发展,有些人把这些看成西医专属,其实是错误认知。工具手段和设备设施,用于西医就是为西医服务,用于中医就是为中医服务,工具手段本身只是中性的,并无医学属性之别。

在临床上,还有一个最大便利,就是现代医学诊治工具多样化,解决了传统中医需要几十年经验积累才能形成的超高级诊断能力和准确性问题,所谓“中医是越老越香”说的既有诊断准确,也有用药经验老辣的意思,起码解决一个诊断精准其他问题就好办多了。有人排斥西医,甚至非得望闻问切,固步自封不好。

现代西医早已迈过了细胞生物学阶段,现在是分子生物学和基因理论,这些都是人类文明成果,不学习不跟进不追踪,当然是愚蠢之举。但是有些国家长期研究开发生物武器、细菌武器和病毒武器,这种状况需要抵制和揭露。

人类在地球上已经有几十万年历史,不过相比于几十亿年的地球演化史,那也只是瞬息之间。漫长的历史证明,任何天然细菌、病毒都不可能灭绝人类,而恰恰是人类自身人为制造的细菌和病毒等等,有可能造成毁灭性打击。

国内有研究机构参与到某些外国的重组基因研究,我国自身也在进行研究,人们所担心的是,不能进行制造新病毒和新细菌的研究,这是科学伦理底线

中国的细菌、病毒和基因研究,必须纳入严格的伦理管控范围,杜绝任何形式有可能给人类自身带来毁灭性的新物质合成研究,当然更不能成为外部势力有意摧毁中华民族基因的致命武器试验基地或者分支。

中国的生物国防战略,不会走上与帝国主义国家进行生物武器对抗的歧途。任何摧毁某个族群、人种的研究,哪怕打着科学的旗号,也是给人类自己制造灾难的疯狂之举。任何细菌、病毒和基因改造的传染病,任何人都没有绝对把握不会衍生出变异品种,进而危害自身安全。

中国团结全世界人民一道,自始自终坚决反对和抵制任何灭绝人性的生化武器研发运用,人类生命安全,要靠全世界人民共同维护与坚守!

当务之急,优化理念重新规划中国健康医疗体系发展道路。转型当然非常痛苦,但为了千秋万代值得。要用二十年时间,逐步让新体系步入良性发展轨道!


★推荐本号精彩文章

货币发行权汇率定价权和资产定价权都是顶层权利

▲解析美帝资本权贵集团心心念念的梦想到底想干啥?

经常听说俄罗斯要急眼,到底啥事儿会让他们真急眼?
特朗普和克林顿一家子笑得如此灿烂,相信会清算?别逗了!


数以万计的老朋友尚未回归关注,本号不是“国际时代”公众号,而是备用号启用,赶快关注,顺便点击右上角…加星标,方便常见?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转发是最好的赞赏

共同点亮思想火炬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