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丧尽天良5大人体试验
政经社论

丧尽天良5大人体试验

拼命扩建P3P4才能保障安全?那些实验室多多益善?恐怕未必吧?

?阿拉巴马梅毒试验

1932年某日,一辆装满医生的客车开到美国阿拉巴马州东部梅肯县,这些人说他们会免费为自己治疗。于是很多人都被其吸引!

医生给大家背部进行了化验,抽取了什么东西,然后给让大家吃两种药!却没说吃了什么药,没说明是做实验就离开了!随后,每隔一段时间,这些医生会再来对大家背部进行化验!该项行动一直进行了40年!

直到1972年,美联社记者通过一名前公共卫生部官员提供的线索,揭露了这个秘密。大家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不知觉间成为了实验品!

这时已经有100多个人因为梅毒并发症去世,28位实验者直接死于梅毒,40位实验者的妻子被感染梅毒,19个实验者的孩子出生就带有梅毒!

该项目是美国卫生部门官员,在亚拉巴马州征召了大约600名黑人,秘密开展梅毒对人体危害研究。长达40年时间里,被剥夺了健康乃至生命的受害者和他们亲属,一直被蒙在鼓里!

美国媒体2011年2月爆料,上世纪40至60年代,美国政府打着“研究治疗方法和研发新型药物”旗号,对美国囚犯和疾病患者进行了“高达40多次”人体实验,包括让精神病患者感染病毒、让囚犯感染流感病毒以及向慢性病患者注射癌细胞等

?危地马拉人体试验

美国生物伦理问题研究总统委员会2011年8月29日公布初步报告披露,上世纪40年代,美国研究人员明知违反伦理标准情况下,故意使危地马拉1300多名囚犯和精神病患者感染上淋病和梅毒等性病。实验过程中,83名人类“实验小白鼠”死亡。

据新华网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2010年10月就该事件向危地马拉道歉,并要求生物伦理问题研究总统委员会对美国现行研究标准进行评估。委员会在12月15日提出了14项保护研究对象的建议。

建议包括:所有受美国政府资助且有人类对象参与的研究项目应公开所有基础数据;建立可以将各研究数据互联的联邦数据库或网络端口;建立赔偿机制等。据估计美国政府2010年共资助5.5万个研究项目,其中大部分都与人类健康相关

危地马拉秘密人体实验事件由美国韦尔斯利学院医学史学家苏珊·里维尔比首先揭开。这位医学史学家在梳理已故医生约翰·卡特勒的资料时发现,1946至1948年间,卡特勒在危地马拉监狱里展开一项秘密人体实验。

美国医疗人员在受害者不知情或者未经受害者允许的情况下故意让当地人感染上淋病和梅毒。实验对象随后接受青霉素治疗,以测试青霉素是否能治愈或预防梅毒。危地马拉总统当时称该实验为”违背人性的犯罪”。

?美国MKULTRA计划

MKULTRA计划,是美国中情局的一项精神控制研究的代号,研究由其科学情报处进行,始于二十世纪50年代初期并至少在60年代末期仍在继续。

有许多发表了的证据显示这项计划暗中利用多种药物及其他方法来控制人的精神状态,改变其大脑机能。

该实验让美国中情局职员、军人、医生、其他政府特工、妓女、精神病人和普通民众服用LSD(致幻剂,或摇头丸)研究人们对这种药物产生的反应。

在午夜高潮行动中,美国中情局在一些妓院中下套,以控制一些因为面子问题而羞于提起此事的人。人们不知情地服用LSD,妓院中设有单向镜像,服药“全程”被摄录下来以备日后观看和研究。

1973年,美国中情局局长海默斯下令销毁所有该项计划文件。依照该命令,中情局中大多数关于此计划文件都被销毁,致使对该计划的完整研究基本上无可能实现。即使不考虑受害者被下药这一事实,招募实验对象的过程也大多违法!

?德国纳粹人体试验

纳粹人体实验是德国纳粹在二战期间掌控集中营的大规模医学实验。在埃德瓦尔德·威尔茨领导下,奥斯威辛集中营选择一些囚徒作为各种实验对象,旨在帮助提高德国士兵在战场上表现,帮助军中伤员恢复,提升第三帝国提倡的种族观念。

对集中营的双胞胎进行实验目的在于说明双胞胎在遗传和优生上的异同,同时研究人类身体是否能够通过非自主方式受到操控。该研究的中心领导是约瑟夫·门格尔医生,在超过1500对双胞胎身上实验,这些双胞胎最终只有200多人最终存活。

门格尔医生在将双胞胎按照性别和年龄进行编排,将他们置于营房之内以备实验。实验从将各种化学药剂注入双胞胎眼中,以研究是否能借此改变眼睛颜色,直到将双胞胎缝在一起。

1942年德国空军实验研究如何解决低体温问题。其中一项实验内容是强迫实验对象在充满冰水的水箱内坚持3小时,另外一个实验则是将囚徒脱光衣服扔到温度低于零度室外数小时。

《第三帝国的兴亡》书中曾经披露细节,纳粹甚至变态地让妇女裸体温暖冻僵濒临死亡的男性,并观察男性苏醒之后,有多大比例能发生性行为。实验员对各种让实验幸存者回复体温的方法进行评估。

从1942年起到1943年9月,德国纳粹在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进行检验研究磺胺类药物,一种人工合成抗菌剂的有效性实验。强加到实验对象身上伤口被感染链球菌、芽孢梭菌属厌氧菌、破伤风菌等细菌。

伤口两端被束紧,阻碍血液循环,这样模拟出一种类似战场上的伤口。将木屑与玻璃渣被推入伤口使其进一步感染。这些伤口则使用磺胺等药物治疗,以检验药物是否有效。

1941年9月5日,奥斯维辛的党卫军首次使用氢氰酸制剂齐克隆B屠杀。这一试验“非常成功”,执行者表示满意:近600名苏联士兵和300名左右有病的犯人被毒气毒死了。

美国以及苏联接收和保留了多少纳粹德国的人体试验“成果”,至今是谜!

?日寇731人体试验

直到现在,很多人一看到731这三个数字就会感到毛骨悚然。731部队也被称为“恶魔部队”,是二战时日本陆军在中国哈尔滨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也是那个制剂工厂的代号。

他们使用活体人来做生化武器的效果实验,例如活体解剖、向在不同距离位置的人扔手榴弹、冻伤、火焰喷射、鼠疫、人马换血、、四肢互换和人畜杂交等等令人发指的实验。

战后米国赦免日寇负责731恐怖试验人员并让他们抵达米国,说是对他们研究发现的回报。米国保留了多少日本731部队的“成果”,以及米国后续继续研究了多少“成果”,至今依然是谜!

米国有多少试验秘密?

米国现在有P3实验室1495个,汉家有41个;米国现有P4实验室26个,大约占全世界总数一半,汉家唯一一个就在武汉。米国在其海外有200多个生化研究室遍布全球各地,所进行的研究讳莫如深,俄罗斯伊朗频频指责米国进行针对特定种族人群的基因采样和生物武器开发研究。
米国P3P4的工作人员少说数万,多则十万级,那么多细菌病毒样本和试验,难怪频频发生事故。万一被恐怖分子所利用,真就是无差别屠杀。现在依然不能排除疫情灾害来源于事故泄露可能性,笔者以为那种实验室并非多多益善!

问题在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国内频频出现大规模投资实验室舆论,编造投资依据是米国有庞大生物实验室。汉家政治体制决定不能做伤天害理试验,照搬米国那套为何?眼里心里要没有中华,哪来妙计?

笔者以为:米国很多研究属于变态战争思维的武器级研究,汉家需要有限数量实验室但不需要类似米国那样繁多的武器研究。人类文明靠生物武器一较高下?还是靠全人类团结起来,共同遏制个别疯狂?二战中德日法西斯的生化武器优势,岂能挽救其失败命运?!

面对疫情灾难,米国庞大实验室就是摆设,根本起不到扭转局面作用。最近汉家已经陆续批准建设多个西式防疫综合基地,动不动就是十亿级。看看真正挽救中华民族的中医药,能不能分到几杯羹?!

阁下说说看,这个美女病毒所所长是不是该笑了?

两万多人看这篇,快看看


数万老朋友尚未关注,本号不是“国际时代”公众号,是备用号启用,赶快关注,顺便点击右上角…加星标,也好常见?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转发是最好的赞赏
共同点亮思想火炬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