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世间再无程蝶衣——缅怀“哥哥”张国荣

世间再无程蝶衣——缅怀“哥哥”张国荣



编辑:佐治
 
每年的4月1日,总会有人问起:张国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多年以后还令许多人如此怀念?
 
每每此时,也总有声音会适时回应:是他带给我们的美好记忆,也是他留给我们的无尽惋惜。
 
不知不觉,已是他离去的第十七个年头了。
 
十七年风继续吹,十七载似水流年。
 
几天前,香港东方影业宣布将修复重映两部张国荣经典港片:《白发魔女传》、《夜半歌声》。更早之前,凭借《寄生虫》拿下奥斯卡大奖的韩国却选择重映《霸王别姬》,三年内的第二次重映。
 
 
原来怀念,真的是一种戒不掉的瘾。
 
梁朝伟曾在演唱会上动情地怀念过你:不如我们,重头来过。
 
可我们谁都清楚这就像一个晶莹美妙却易碎的泡沫,阳光之下我们仿若看到了你那澄静的笑,哪怕只是那一瞬间的花火,再多一刻一秒就好。
 


01
戏若人生
 

 
你说过,电影是你最大的梦,你喜欢不同角色带给你的百味人生。
 
你是《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舞台上举手投足巧笑倩兮,生活中烈性如火、至情至性。人戏合一的不为世俗所理睬的复杂情感只为那能同师兄演戏一辈子的执著。
 
 
你是《胭脂扣》里的十二少,潇洒倜傥风度翩翩,却分外看得出你眼睛流淌的千万种风情。
 
 
你是《东邪西毒》里的欧阳锋,玩世不恭却为爱执著。生活也许是一碗平淡的水,你却将他喝成最烈的酒,水会越喝越寒,酒却越喝越暖,而这一切,皆因那个给你送酒的人。
 
 
给你锦缎薄纱,你便国色天香,一笑如风过,一泪似雨绵;
 
给你长袍折扇,你便才情翩翩,一望风情种,一思临风前;
 
给你陈年美酒,你便豪情侠士,一静举觞饮,一动江湖间。
 


02
人生如戏

 
 
走出戏外,温润如玉的你,曾也满怀期待。
 
成名之后人们才大抵了解了你曾为之付出的辛劳,才有了后来常说的那句话,就连张国荣也要熬个十年。
 
只是成功的代价,还有你没能想到的诋毁与谩骂。
 
 
孤独中颤抖
可知我实在难受
问谁愿失去了自由 想退后
心里知足我拥有 前去亦全力去寻求
 
金曲劲歌的地位之争,还是粉丝团队间的升级骂战,此时的你想必也不太在意,因为你说,你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你选择对这个纷扰的世界投之以善,你选择初心不改地去继续着自己的追梦之路,你相信自己的努力终究能换来这个世界的温柔以待。
 
失业潦倒的张卫健,在人生最困难的时刻得到了你这个“表哥”最温暖的关怀。
 
 
一次电台节目访谈中,古天乐和古巨基这两个在当时还寂寂无名的新人被你称作最有潜力的新星,他们也因此在影视和歌坛声名鹊起。

 
慈善演唱会跑调的黎明,在舆论的嬉笑嘲讽下,唯独被你出面力挺。后来的金曲颁奖典礼上,作为颁奖嘉宾的你比黎明本人还要激动。
 

而其他名气显赫的后生如王力宏、张柏芝、陈奕迅、张曼玉等无一不接受过你的善意,多年之后,每每提起,还能看到他们泛红的眼圈里那晶莹的泪花。
 
黄霑曾说,他从未见过一个成名的艺人,真真正正像张国荣一样去疼爱提携后辈。
 
林青霞甚至直言,在香港娱乐圈,绝无第二人。
 
怎奈何流言蜚语还是阻挡了你前进的脚步。
 
歌坛事业如日中天的你,却选择了彻底告别。
 
 
那年的香港红磡体育馆里,一首《风继续吹》吹落了粉丝们一颗颗被揉碎的心,而你也在封麦的那一刻泪流满面,体会着与挚爱告别的心痛。
 
巧合的是,同样的这首日文原曲,也曾是山口百惠的封山之作,这怎能不叫人难以释怀。
 


 
03
戏若人生,人生如戏
 
 
你生病了,病的突然,病的猝不及防。
 
抑郁症让你如千斤负重,让你身心俱疲。可你却从未想外界吐露半个字,哪怕需要独自忍受那聚光灯背后黑暗与孤独的煎熬。
 
《阿飞正传》里有这么一段让人记忆犹新:“我听人讲过,这个世界有种没有鸟的脚,它只能一直飞啊飞,飞累了就在风里睡觉,它一生只可以落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
 
 
也许在你纵身一跃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解脱吧。不管这世间对你如何,你还是选择沉默如金,独自离去。
 
你说程蝶衣是你最喜欢的角色,因为他也似你,究其一生所负累,还是没能逃得开命运的以死相逼。
 

有些人的宿命,也许就是这样一种命中注定,注定以满世芳华惊艳时光,以仁慈宽容之心温柔岁月,却也注定如烟火繁花般在灿烂过后黯然消逝。
 
只是那灿烂的往事里,你笑靥如花,英姿翩翩,仿若时光回眸,你仍然在温暖地守护着这冰冷的世界。
 
 
你说,你并不喜欢大家直呼你张国荣或者Lesile,还是喜欢大家喊上一句“哥哥”。
 
那么哥哥,我想问问,十七年过去了,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