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个十年丨中国在中东是怎样破局的?
政经社论

上个十年丨中国在中东是怎样破局的?


瓜友们,大家晚上好。


上一篇毛时代的外交破局,带领大家回顾了第一代领导人集体毛周的外交大战略。


基辛格说过,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能同时挑战两个大国。


然而新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同时面临美苏的左右夹击,这是一种极其危险极其困难的绝境。


虽然我们中国没有最终挑战成功,但是我们成功的坚持了很久,没有在重压下崩溃,并最终迎来了决定性的转机,其重要的外部原因,就是毛时代纵横捭阖的外交破局,就是毛主席奠定的新中国全球性大国地位。


地区性大国——全球性大国


正是毛主席的纵横捭阖,运筹帷幄,稳定东亚基本盘,让欧洲尽量中立,奠定中巴关系制衡印度,让非洲国家在联合国抬轿子,还在东欧布局牵制苏联,在拉美布局牵制美国,这才达成了历史上唯一一个同时挑战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却没有在重压下崩溃的国家奇迹!


然而,苏联倒的太快,北方邻居轰然倒塌,国际共产主义陷入低潮,中国对西方阵营的重要性日益下降,西方阵营对我们的警惕心却日益上升,国际环境上上我们的外交操作空间也越来越小。


我们在毛时代签订的中美对外公告,本来是美国对台军售逐年减少直至最终停止对台军售,然而苏联垮台后美国出尔反尔,没有契约精神的肆意对台军售,还有中美南海撞机,轰炸南斯拉夫大使馆,等等,“个人不能超越时代”,我们那个阶段的外交,的确是以忍耐为主,不得不韬光养晦。


令人振奋的是,天佑中华,01年美国发生911事件,将对准中国的枪口对向了中东,在三代集体的努力下同年我们也加入wto,开始深入全球化进程,中国历史翻开了新纪元。


几乎紧随其后,03年两会胜利召开,那个人登上了中国历史的舞台中心。


此时,摆在我们中国面前的国际大环境,已经出现了根本性的转移。


首先,苏联解体,美国911,中国再不处美苏夹击的严峻境地,北疆和东方向上至少无大患之忧,可以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


然后,意识形态主导外交已成过去式,和平发展成全球主流,全球化进程下中国以经贸交流取代过往的意识形态外交,不仅更名正言顺,而且更春风化雨。


最后,美国和中国做生意后一头扎进中东,给了中国在国际外交上一展身手的机会。


然而,我们那个十年,并不是繁花锦簇的一片和谐,上层也并没有对中美友好抱有幻想,会一相情愿的以为中美蜜月会一直持续下去。


是的,别看那个十年我们和美国有说有笑,和平发展成为那个十年的主旋律,中美夫妻论大行其道,实际上,对美国霸权的警惕和未来中美大争的警惕,是一直牢牢刻在那个人那届班子的心底的。


吃瓜群众,请不要忘记,为什么那个他能被历史选中?


首当其冲的,就是西藏平叛!


而西藏叛乱的背后,正是西方国家搞的鬼。


定下改革开放拥抱西方决定的邓,最怕的就是后面几代人在和平发展的主旋律模糊认知,失去判断,放松对欧美虎狼之心的警惕,让中国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帝国主义搞和平演变,把希望寄托在我们以后的几代人身上。江同志他们这一代可以算是第三代,还有第四代、第五代。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在,有分量,敌对势力知道变不了。但我们这些老人呜呼哀哉后,谁来保险?”


“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我们内部。对这个问题要清醒,要注意培养人,要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标准,选拔德才兼备的人进班子。我们说党的基本路线要管100年,要长治久安,就要靠这一条。真正关系到大局的是这个事!”


于是,有西方反华势力背景的西藏叛乱,成了考验他敢于斗争勇于斗争的最好试金石。


于是,邓慧眼识金,拉萨之虎,虎啸京师。


相比西藏,还有一个不为人所熟知的,是1999年5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飞机用导弹袭击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奇耻大辱,辱国太甚!海里把杯子都摔了。


仅仅过了一天,5月9日,还是副主席的他,电视上代表中国公开讲话,强烈谴责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袭击我驻南使馆的暴行。



一个经历了西方势力祸乱西藏叛的人,一个大使馆被炸第一时间上电视公开讲话强烈谴责的人,他会对西方抱有玫瑰色的美好幻想吗?


西藏祸乱南海撞机还历历在目,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的硝烟还未散去,美国违背契约精神对台军售的情形还在继续,美国主导的第一岛链还锁住中国国运,中国海上石油运输生命线依然在美国的控制之下。


对美国霸权本质有着充分认知的那届中国集体,很清楚中国一旦通过经济发展动摇美国地位,美国就会对欧盟对日本那样,对中国毫不留情的打击,打断我们上升的国运。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时代使然,个人经历使然,16th胜利结束后,摆在我们中国面前的,就是两大任务,一个是经济发展,一个是外交破局。前者为国为民为民族复兴,后者为未来美国撕破脸打断中国国运做最大准备。


是的,在那个欢呼和平发展的十年,在那个鼓吹中美夫妻论的十年,我们外交的宗旨,我们外交的破局,一言以蔽之,都是这四个大字:






一、首访俄罗斯的原因



有毛时代外交大战略成功的历史在前,毛主席成功的抵御住了美苏夹击,中国靠的就是从地区性大国跃升为全球性大国,那个十年我们也是朝这个方向努力的。


但是,外交棋局上千头万绪,变幻莫测,中国该如何破局呢?


答:抓住主要矛盾!


问:外交上那个国家是我们的主要矛盾呢?


答: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也是外交的首要问题。


问:谁是我们的敌人呢?


答:美国现在是朋友,但中国必将崛起必将复兴,美国未来必将成为敌人。


问:那谁是我们的朋友呢?


答:我们最大的朋友,依然是中国人自己,但我们外部也可以有很多朋友,不过最重要的那个朋友,是他。


问:谁?


答:美国国师布热津斯基,一语泄露天机:


“俄罗斯和中国一旦在地缘政治压力下成为同盟,将是西方世界的噩梦。”





西方最怕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苏联解体后,我们没有对北方邻居痛打落水狗,在中国倡导下以中俄为核心建立了我们第一个地区性国际组织,上海合作组织,从1996年成立“上海五国”到2001年“上海合作组织”的形成,从最初倡导边境互不使用武力的“上海声明”,到2001年明确提出的“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体现了中国不断演进的外交智慧。中俄两国在历史成见和复杂利益纠葛下,开始了平等交往合作共赢的试探性接触,两国携手稳定了中亚格局。



中俄两国有着漫长的边界线,很多都存在争议,而边界问题又十分敏感十分复杂十分重要,如果两个国家有边界问题,那基本上不要谈什么深层次合作了,边界问题是国家间深入交往的最大障碍,毛时代中国正是和巴基斯坦火速谈完边界问题后,中巴才正式开始背靠背的深层次合作,而中俄边界问题却悬而未决,给中俄深层次合作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01年,一位长者去了莫斯科,中俄一致通过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俄双方达成共识,双方在两国边界尚未协商一致的地段维持现状,这个条约是中俄关系的历史里程碑,中俄达成了将边界问题搁置争议留待后人解决的坦陈共识。



换句话说,中俄把边界争端这个最难解决的共识点,放在后面解决,中俄合作采取先易后难的策略。


就像岱岱以前数学考试那样,先把容易的题做完,难的留到最后面耐心解决,而不是在难题上纠结,最后被卡住了导致简单的题目都没拿下。


大国之间的合作策略,竟然和我们学生考试用的策略一样。


果然政治的底层逻辑,都是大道至简的。



(然而岱岱的高数,依然挂科。)


这些都是三代对俄工作的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在中俄关系上,前人为后人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啊。


上合组织的合作共赢的模式,打破中俄冰冻,开了口子,睦邻友好条约先易后难的高明策略,铺平道路,这些都为03年他首访俄罗斯,和普京热烈欢迎奠定了坚实基础。




二、首访成果



03年上任后的首次出访,选择的并不是美国,而是俄罗斯,是我们中国居安思危下深思熟虑后的战略选择。



其中有两个细节,很能体现他的风格,值得瓜友们知晓。


1、大国领导人隔离。


由于当时中国非典肆虐,而此行出访俄罗斯后还有一系列的别国外交,在出访前一周,我们大领导主动进行自我隔离,给国际社会展现了自信、负责”的大国担当。


2、取消国内送行欢迎仪式


新中国成立后,凡是重要的领导出国和回国时,留在北京人和相关国家驻华使节等,一般都会举行欢送和欢迎仪式。


这个恐怕有点繁文缛节,场面上的功夫,很消耗大家精力时间,也铺张浪费没有效率,偏形式主义


03那次,他以非典不宜人群密集为理由,首次取消了原定的人民大会堂送行仪式,回国后也不允许国内举行欢迎仪式。


并借那次机会彻底打破这个惯例陋习,以后重要领导出访回国,都是轻车简从,这给以后我们的外交工作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


还未出访,就有这两个值得回味的细节,果然有新气象。


那次是我们新一届首次在国际社会上登台亮相,国际社会都很瞩目,我们的外交破局也十分紧迫,所以那次出访行程安排很密集。


在为期十天的行程中,他先后对俄罗斯进行了国事访问,出席了在莫斯科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第三次会晤、圣彼得堡建市300周年庆典,参加了在法国埃维昂举行的南北领导人会议,对哈萨克斯坦和蒙古国进行了国事访问。


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访问,涉及到双边外交、多边外交,涉及中国同邻国的关系,同世界大国的关系及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一次全面体现中国外交政策的成功访问。


彼时的俄罗斯,国内经济一团糟,国际上被北约压制,刚打完车臣战争需要喘口气,西线压力又很大,俄罗斯急需东线的稳定,很积极的和中国寻求合作,主动邀请我们中国新一届访问俄罗斯。


记住,03年,是普京主要邀请我们首访他们的。



“应俄罗斯联邦总统弗·弗·普京的邀请,XXXX二00三年五月二十六至二十八日对俄罗斯联邦进行了国事访问。


两国元首全面深入探讨了双边关系十年来的发展历程、现状和前景,一致表示,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深化中俄睦邻友好、互利合作和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都将是两国外交政策的战略优先方向。双方愿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共同努力开创中俄关系发展的新局面。”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亚力山大厅,普京为中国客人举行国宴,后来普京总统夫妇在自己莫斯科郊外的别墅,专门为中国领导举行家宴,两人都没有系领带,心照不宣的给国际社会释放中俄友好信号。


普京很高兴,中国新一届应邀首访俄罗斯,给足了他普京的面子,当然他也知道中国是有全球性大国追求的,东道主普京曾说:


“尊贵的中国客人这次访问日程很是紧密,在俄罗斯大概不会有一分一秒的空闲,我们希望你们在这里感到宾至如归。”


03那次,我们的确在莫斯科感受到了宾至如归。


因为03年那次会晤,普京给追求全球大国地位的我们,送了一个大礼包。



和普京沟通完大礼包后(这个大礼包是什么,岱岱先埋关子),我们开始马不停蹄的在国际社会亮相。


首访完俄罗斯后,他参加了在法国埃维昂举行的南北领导人会议,与美国、法国等国领导人举行了双边会谈,受到中外媒体的高度关注。


那次是他第一次和超级大国美国总统会谈,对上布什,我们不卑不亢,对法国这个欧洲阵营中外交独立的这位,我们也十分重视,选择捧法国的主场。


紧随其后,我们又去了哈萨克斯坦和蒙古访问,那是中俄关系最薄弱的区域之一,稳定这些国家,俄罗斯看到中国没有染指这些地区的念头,俄罗斯也才能消除顾虑放心合作,我们在北疆也没有战略牵制。


那个首次出访的十天,基本是马不停蹄连轴转的工作,被形容为“令人紧张得喘不过气来”,短短的行程中仅举行的双边会谈就有十几场,见过的领导人更是多达几十位。但是没有表现出疲态,各个国家也都对中国表示出了欢迎的热情。


中国在韬光养晦的过去,一直被国际社会定义为地区性大国,没想到新一届外访后这么受各国欢迎,这很出乎西方国家的意料。


当年,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蓝普顿曾一连用“三个想不到”来形容哪一届的外交亮相:


“想不到,他们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的速度要比想象中快;


想不到,他们威望的增加比想象中要多;


想不到,中国外交政策越来越全面、越来越自信。”


加坡《联合早报》说:


“上台至今不到半年,便在外交事务中一步到位。一位长期保持低调和不事张扬的政治领袖,转眼之间便大步迈上国际舞台,并与所有大国领袖并肩而立。”





三、普京大礼包揭晓



行程十分紧凑工作连轴转的十天外访,结束了,在没有欢迎仪式下,我们回到了北京。


然而,我们没有急着休息,因为有着很重大且紧迫的事等着我们处理。


那件事,就是普京主动邀请我们首访俄罗斯的最大用意,就是普京给我们的大礼包——




这里,请随岱岱,一起将上帝视角,从正在热烈讨论的北京,换到千里之外的中东。


伊朗核能源开发活动开始于20世纪50年代,那时的伊朗政府在欧美的控制之下,承接了核技术,开发了核电站。


1979年伊朗推翻了亲西方的诡雷政府,成立了政教合一的国家,80年美伊断交,伊朗拒绝向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屈服,同时美国在伊朗周边发动的战争和军事行动使伊朗不得不考虑保卫国家的安全,美国开始多次指责伊朗以“和平利用核能”为掩护秘密发展核武器,并对其采取“遏制”政策。


随后,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自信心膨胀,在中东亲自下场,于伊朗周边发动的战争和军事行动有两次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美军常年赖在阿富汗伊拉克不撤军。


世界能源输出的三大咽喉通道——霍尔木兹海峡、苏伊士运河、连接红海与亚丁湾的曼德海峡都在中东,美国已经大部分控制伊拉克和阿富汗,只剩下伊朗还没有控制。加上以色列小钢炮和伊朗无法弥合的对立,都严重威胁了伊朗的国家安全,面对咄咄逼人的美国以色列,伊朗选择和昔日的敌人俄罗斯背靠背联盟,并萌发了研制核武器的念头


转折点来了,2003年初,也即是我们的16th,伊朗宣布已发现铀矿并已成功提炼出铀,伊朗将开采铀矿并将建设铀转换和铀浓缩设施,以便建立一个完整的核燃料循环系统。


至此伊朗核计划已经发展到关键阶段,这个系统建成后,便可为伊朗的核电站和研究机构提供燃料,同时也可以进一步提高浓缩铀的丰度,使伊朗能够获得武器级高浓缩铀。


2003年的伊朗,已经半只脚迈进了核门槛。



伊核问题正式爆发,全球瞩目,牵动大国神经。


03年伊朗半只脚迈进核门槛的时候,我们刚两会,忙着交接,对伊朗问题关注,但不上心,上心的是和伊朗背靠背的俄罗斯。毕竟伊朗离我们千山万水,毛时代我们那么纵横捭阖,在中东破局也十分有限,改开后我们也是在中东卖卖砖头板凳等杀人越货的必备用品,再搞点小建设赚赚钱,中东影响力我们是有限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手不够长,够不到那里去。


03年伊朗和中国关系十分陌生,中国早期的判断可能是除非伊核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不然中国不会有多少话语权。


因为美国和英德法要解决伊核问题,无非三个法子,谈判,制裁,动武。


第一个谈判。


欧美和伊朗俄罗斯谈判谈好了,许诺伊朗国家安全,给伊朗好处,让伊朗弃核,嗯,那就不关中国事了。


第二个制裁。


如果伊朗头铁不肯谈,或谈判破裂,那欧美就选择制裁,逼伊朗低头,欧美单方面的制裁对伊朗作用有限,因为伊朗不比朝鲜等穷国,人家有比较完备的工业设施和丰富的石油资源,要彻底让头铁的伊朗头破血流,欧美就要将伊核问题提交联合国决议,由联合国5大常任理事国同意过,国际社会一致对伊朗制裁,就是谁都不允许和伊朗做生意,那伊朗才会命悬一线,才会认怂,因制裁弃核。



而如果将伊朗问题提交联合国,我们中国作为五大常任理事国,有宝贵的一票否决权,就对伊核有重要的作用了。


所以啊,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是真的牛逼,一票否决,蓝星5大流氓必备。


第三个动武。


谈判不了,制裁不行,那欧美就动武了,对伊朗进行外科手术式密集轰炸,彻底炸完伊朗的核设施和军事设施,不过那时美国已经对中东有泥潭的感觉了,伊朗背后又有俄罗斯,打的话欧美有顾虑。


更骚的是中东太乱了,伊朗又是政教合一的原教旨主义,和中东各种恐怖组织搭得上话,伊朗当时的确没有中俄那样承受核打击后第二次核反击的能力,但是伊朗可以核扩散啊,如果伊朗能从搞点小型核武器,对中东那些各种组织偷偷核扩散,就能借他们的刀报仇杀人。


到时以色列或者美国本土出了一个核爆炸,然后某某组织跳出来说这个大新闻我们组织负责,感谢伊朗老铁送的一发火箭,各位双击6666。


那就是欧美不可承受之重了。




所以没有实质性核武器且没有核反击能力的伊朗,在获得中俄撑腰后,面对欧美武力的威胁,敢说出如此强势的话:


美国对伊朗的战争是一切战争的开始!


美国对伊朗的和平是一切和平的开始!


当然,03年那会的伊朗,还不是强势的内贾德上台,也只有俄罗斯撑腰,还不敢那么硬气,只是先走一步险棋,开始试探大国的深浅,


但一个俄罗斯是罩不住伊朗的。


原因很简单。


1、俄罗斯对伊朗的帮助有限。


也是卖石油的资源大国,经济弱国,和伊朗产业互补性,伊朗找普京要导弹飞机可以,要其他东西普京就没法给了,俄罗斯对伊朗的经济输血作用极其有限,伊朗不用被国际社会制裁,就被欧美单方面发动制裁,毛子伊朗抱火取暖也很难捱过去。



2、俄罗斯和伊朗历史上是世仇


俄罗斯在沙俄时代和苏联时代,都对伊朗很粗暴,两国实际上没有友谊的历史基础的,因为美国在中东光着膀子干架了,担心中东沦陷的俄罗斯选择和担心国家安全的伊朗才一拍即合,两国历史上的龌龊过节,一点都不比中俄的少,而伊朗又是政教合一的国家,外交受意识形态影响比较重,伊朗对俄罗斯绝对不是完全放心,是很有保留的。


一个很具体的体现,就是2012年,俄罗斯向伊朗递交了两国在俄境内建立铀浓缩联合企业的提议,以确保伊朗的核技术不会用于军事目的。但伊朗表示其铀浓缩活动必须在本国境内进行,拒绝俄罗斯的提议。


综上所述,伊朗对俄罗斯不完全放心,俄罗斯也对伊朗不可掌控,两国产业互补性差,俄罗斯无法对伊朗经济输血抗衡欧美制裁,这个伊俄同盟是有很大问题的。


对伊俄同盟的种种问题,普京看的心知肚明,但伊朗在中东的势力范围是是三分天下有其一,又是什叶派的大本营,伊朗如果被美国攻陷,俄罗斯中东门户大开,在东欧和中东上将陷于两线作战,所以俄罗斯是费尽心思想保住伊朗这个点。



普京在深思熟虑后,作出了一个重大选择。


拉中国入伙!


普京拉中国入伙伊核问题,看起来很突兀,实际上是理所应当。


首先,中亚五国在苏联解体后很动荡,是中国成立上合组织,俄罗斯负责军事安全,我们负责经贸发展,联手安定了中亚五国,中国没有对解体的邻居痛打落水狗,中俄合作有成功的前车之鉴。


在伊朗方面,不同于俄罗斯资源大国的定位,经济发展迅速的我们,可以给伊朗强大的经济合作,这是俄罗斯给不了的,也是惧怕欧美制裁大棒的伊朗所急需的。


另外,伊朗和中国隔着千山万水,历史上没有多少龌龊,伊朗对中国的警惕心理比对俄罗斯的要轻很多,也因此中国手要伸那么长动摇俄罗斯和伊朗,十分有限,伊中合作基础很扎实。






四、伊核的利与弊


普京邀请我们首访俄罗斯给的大礼包,我们也认真的分析讨论了。


中国是否要介入伊核问题?


首先,我们都知道,中东是大国赌场,全球性大国无一不在中东有影响力,我们长年徘徊赌桌之外,的确很向往坐上中东赌桌的那一天,不过,伊朗核问题太过于敏感,有利有弊。


首先,是我们刚和欧美拥抱,做全球化的生意,如果大张旗鼓在中东介入,特别是站队欧美强烈反对的伊核问题,中国就被授人口实,西方在经贸上卡我们,而我们03年那会更急需的是发展,而不是强出头。


这也是我们坚决反对伊朗拥核的原因。


伊朗如果真的在中俄的撑腰下搞出了核武器,的确可以把美国拖入战争的泥潭,如伊朗所言:“美国对伊朗的战争将是一切战争的开始”,但是,越南战争泥潭的模式不可复制,因为毛时代对西方经贸交流几乎为零,可以无顾忌的支持越南的抗美,加上入wto的中国还想把伊朗战争变成越南泥潭,让美国深陷其中,是天真幼稚的想法,美国一边打伊朗,另一边对华贸易战就将提前十多年来临,而那时中美经济实力对比还未到今天这地步,我们那时为了伊朗和美国打贸易战绝对是自寻死路。


况且,中东这地方太乱了,伊朗上个世纪和欧美对抗俄罗斯,现在又联合俄罗斯对抗欧美,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如果伊朗搞出核武器了,以后万一伊朗和中国因为利益分歧而恶化,这核武器就对准中国了。


这是伊核问题和朝核问题对我们最大的不同,朝核的核按钮我们是可控的,伊核是不可控的。


所以,介入伊核问题,要慎重,更不能让伊朗真的搞出伊核。


但是,如果拒绝了普京拉我们中东入伙,我们的损失将更大。


首先,是美国一头扎进中东,如果拿下伊朗,彻底主导中东,那中国和俄罗斯一样,西大门洞开,中国将在东部沿海和西北边疆上面临美国的夹击,中国陷入美国的C型包围圈,外部局势严峻,陷入两面作战。





其次,中国西北一直有疆独分裂分子,而向中国输送分裂分子的外部势力,主要是受沙特阿拉伯支持的瓦哈比教派,和伊朗的什叶派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两派甚至是你死我活的敌人关系,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中伊在这个问题上不仅没有矛盾,而且是天然的盟友,中国和伊朗搞好关系,伊朗就能帮我们中国过滤掉很多疆独势力的渗透,有利于我们西北的稳定。


然后,我们的原油进口大部分依赖中东地区,伊朗如果倒掉,中东全部落入老美手里,我们的能源命脉就被别人抓在手里了。

伊朗扼守的石油海峡——霍尔木兹海峡


而更重要的是,伊朗的什叶派影响力,给了中国一个绝佳入局中东的机会。


岱岱曾写过这样一段话:


足球场上,得中场者得天下。


篮球场上,得篮板者得天下。


为什么中场和篮板对足球篮球如此重要呢?


因为绿茵场上,中场进可组织进攻,退可构建防守,而在篮球场上,拿到进攻篮板进可攻,拿到防守篮板退可守。


一言以蔽之,进可攻退可守,就能掌握主动权。


伊朗对我们的战略重要性,除了石油命脉,还有进可攻退可守的主动优势。


我们入局伊朗,安定伊朗,美国就无法对中国实行彻底的c型包围圈,我们就将西部安全地带从新疆扩充到了伊朗,伊朗成为中国事实上的西大门。


这是退可守。


我们入局伊朗,扶持伊朗,伊朗用他的什叶派大本营号召力,借中俄之力在中东的乱世中搭建什叶派之弧!



众所周知,中东地区美国的盟国沙特卡塔尔等,基本都是以逊尼派为主,逊尼派国家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实施其中东战略 的支柱。


而什叶派是逊尼派的死对头,什叶派现以三个国家为核心:伊朗、伊拉克、叙利亚,这些国家和一些地区因什叶派占多数,构建了一个弧,有利的抗衡了美国和他们逊尼派盟友的威胁。



我们入局伊朗,不仅仅是入局一个伊朗,还能借着什叶派的影响力,影响扩大及直至叙利亚,在中东和美国势力分庭抗礼,伊朗是中国介入中东大局的绝佳跳板!


也正是因为伊朗的破局介入,今天叙利亚都有我们中国的影子,一场叙利亚内战被称为第三次世界大战。


伊朗稳定,不仅石油命脉稳定,西大门稳定,而且有一个什叶派之弧牵制美国,我们通过伊朗,就可以在中东进可攻退可守。


足球场上,得中场者得天下。


篮球场上,得篮板者得天下。


中场和篮板,皆是进可攻退可守也,伊朗亦然!


想当年,毛主席纵横捭阖,都未能彻底破局中东,就是没有一个好的切入点,没想到我们4代刚上任,就天佑中华,借普京之手,老天爷送了我们伊核这个破局中东的大礼包。







看到这里,相信瓜友们对我们当年的战略选择,是充分理解了。


是的,我们选择接受普京的大礼包,开始默默介入伊核,耕耘中东破局。


战略决定下来后,战略执行就成了最关键。


在伊核问题上,我们该怎样操作呢?该如何利益最大化呢?


其实一直有在战略布局的中国,给出了一个让普京让全球,都始料未及的答案。


2003年,普京热烈的邀请我们首访俄罗斯。


在那次访问中,普京面色柔和,附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出了这个始料未及的词语——


“石油安全”,“经贸合作”,“边疆西大门”,“什叶之弧”,“中东破局”,“牵制美国”,这一连串战略概念,在他的脑海中接连跳了出来。


此时,普京面带微笑,胸有成竹的等待着他的答复。


而他心神一定,嘴角一翘,也附在普京的耳边,微笑的说出了那个让普京始料未及的词语——



普京听到这个,愣住了。


吃瓜群众看到这个,也愣住了。


只有他,笑了: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