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套便宜两百万上海最霸气楼盘背后有个秘密
政经社论

一套便宜两百万上海最霸气楼盘背后有个秘密

1948

年10月1日,上海龙华机场。蒋经国登上停机坪上的总统座机,与宋美龄见面。

 

两天前,他查封了孔祥熙儿子、宋美龄外甥孔令侃的扬子公司,将上海数月来的打虎工作推向高潮。

 

全国人民都在给蒋太子打call,孔家和宋美龄却气得想打尻。密谈不多时,蒋经国走出机舱,党内打虎宣告失败。后来他在日记里记下这一刻心情:内心的痛苦,益加深重。

 

7个月后,宋美龄从龙华机场同一块停机坪起飞,消失在台湾海峡氤氲中。中学课本说,飞机飞过天空,蒋家王朝覆灭了。

 

这是龙华机场最后的高光时刻。目送美龄女士离开后的几十年,龙华机场逐渐退出历史舞台。2001年,这块天空之城的土地性质变更,成为地产商的乐园,建起了徐汇区滨江板块首个住宅——百汇园。它外观低调,内部精致,像极了这个时代。

 

百汇园项目有两个股东。上海飞机制造厂是小股东,大股东是四方房地产。

 

四方房地产的创始人,是一位低调但特殊的美籍华人。

 

本月中旬,这个美籍华人的项目放出了新的房源。二手房已经轻轻松松十几万一平米,这个新房只卖九万出头。

 

 没想到,来拯救上海房奴的,有个还是美国人。


 


 

房住不炒的今年楼市,出过很多便宜得像捡白菜的一样的新盘。

 

6月,北京南二环。招商地产的中国玺悄悄开售。这个售楼处都没有对外过的项目,因为限价只卖7.9万一平米。

 

两个月后限价令放开了一点空间,中国玺二期马上开盘,涨到了9.6万一平米。


就算9.6万一平米,没关系的普通人也要加价100万才能买得到。

 

中国玺最小面积144平米。这样算来,不炒房的中国玺一期客户,也就挣了个350万块。

 

一位买了中国玺一期的朋友,在二期开盘那天发了个朋友圈:现在不买房,一年又白忙。

 

11月13日,上海百汇园项目挂出通知,只接受全额付款,以资金证明材料排列销售顺序,依次是存款—理财—债券,堪称最霸气的楼盘。


“全款的往里走,按揭的不要堵门口,公积金贷款的请把共享单车挪走。”

  

这是今年上半年中国楼市诞生的买房鄙视链。但下半年这条鄙视链已经升级成:


“有现金存款的往里走,理财债券的不要堵门口。”

 

阶层间遮遮掩掩30年的薄纱,被这段100来字的通知扯了下来。

 

在此之前,上海一些楼盘规定拿着资金证明才能看样板房。杭州的开发商也搞全款卖房,但还没有人光明正大地站出来喊一嗓子。

 

百汇园346套房源预售证早在2016年5月就已经拿到,备案价在6.6万-9.5万元/平米之间。第一批放出的房源基本被秒杀,根本就没有对外开盘。如果不是上述通知流出,人们都不知道新的房源入市了。

 

现在,百汇园135平米的二手房挂牌价普遍在1500万元左右,而新放出的同面积房源基本刚过1200万。就算贴着最高备案价卖,每套最少也得便宜200来万。

 

想想上周末南京人民排队买房的场景。百汇园这个项目真要是让南京人民知道,队不得从玄武门排到上海人民广场啊。

 

你包叔了解到,即使要求全款,美国人的百汇园也已经内定了一大半,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得到的——尽管上海已经出过通知,要求这些热盘必须摇号。

                                 


 


在百汇园之前,众所周知,上海有一家开发商的楼盘最难买到:陆家嘴。

 

你包叔有个高大上的名媛朋友,就是陆家嘴2016年最热盘“晶耀名邸”的销售,但她说自己是“领着售楼小姐的工资,干着信访办接待人员的活”。

 

晶耀名邸的售楼处和信访办确实挺像的。看似开放,但一般人进不去。经常有人鬼鬼祟祟地混进来,哭着喊着说认识领导,有些人实在拉不走,只能装模作样把他的名字登记下来,让他走的安心一点。

 

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混进售楼处,说只要能买到,马上就全款刷卡,还把自己的运通黑卡拿出来给销售看。售楼小姐看他实在是太可怜了,把他拉到一边和他说了实话,老人家别闹了,已经有无数个人去集团打招呼了。


“真的,你不知道,看着他走向自己奔驰车的背影,我心里有多难过,真的太可怜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北上广最难买到的都是这种国企的楼盘。如招商中国玺、华润昆仑域。

 

更早之前北京的首城国际,300套房子,国企开发商能收到6000张纸条——最后抢到房子的300个幸运儿,每个人拿到的房价都不一样。

 

但这一套很快被外资开发商们学了去。他们不厌其烦地对着老百姓描述自己的工匠精神,转身就撅着屁股把关系户的名字填满了销控表上。

 

上半年,香港老牌开发商兴业在嘉兴被曝光买家全是关系户。嘉兴政府后来证实,229人中,涉及172名公职人员。这个楼盘还没有取得预售证,就注定与普通人无缘了。

 

还有高贵的仁恒。一直说自己血统高贵,对得起还在里面的康区长吗?

 

很多年以后,人们才知道自己买不到的那些房子,被谁买走了。

 

2010年,徐家汇“帝景苑”项目的两位外籍股东闹上了法庭。原告指责被告把50多套房子低价卖给官员,并且要向这些官员追讨回2100万元的差价。

 


 


一周以前,南京人民自动分为三类:在自己家里睡觉的、在街头睡觉的和站在出租屋窗口看别人在街头睡觉的。

 

这些在街头睡觉的南京人民都在同一起跑线。他们在排队买四个南京外国语中学的学区盘。秉着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的理念,500万的房子南京地产商400万就卖掉了。

 

不需要托人打招呼,只需要排队。跑得快的,以后孩子就可以成为奶茶妹妹校友,之后也许一样能保送清华、留学纽约、偶遇刘强东……

 

那台公正的防止阶层跌落的摇号机,就摆在每个人面前。

 

住房信息联网和“房住不炒”的政策下,内部人炒房致富的年代似乎要落幕了。

 

中国玺和昆仑域开盘之前,有关部门就跟开发商打了招呼,归结起来就是「六不准」,尤其不准领导打招呼去要房。

 

开完盘后,有关部门据说正在分析这几个豪宅项目业主的组成,分析他们是如何买到房子的——不放过任何一个寻租的老虎或者苍蝇。

 

你包叔还记得,上海社保案收官阶段,纪委向黄浦区一个楼盘的数十个住户打招呼,要求这些处级以下干部带头到纪委“说清楚”怎么以低于市场价买到房子的。结果呢,业主们开了个业主会,决定集体抗拒。

 

因为领导自己还没带头说清楚。

 

不知道有关部门会不会去分析分析买到百汇园的房东。内定+全款,这么霸气的房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幸运儿才能买到呢?

 

百汇园那位美籍股东应该知道,他项目西北方向不到一千米的地方,是龙华烈士陵园。园名由一位搞设计工作的领导书写,陵园内埋着一位1929年就去世的女烈士。


扫描二维码,和你包叔说说小秘密

(请注明公司和职务)

扫描二维码,关注包邮区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