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切自有答案
政经社论

一切自有答案


这还是房地产的时代。无论你如何憎恨它。


不仅仅因为土地和房地产贡献了国家近一半的财政收入。去年,你包叔曾说,大到国家,小到个人,都活成了公司。


对于很多公司来说,房地产依然是最底层最宝贵的资产。很多创业者也不得不承认,创业创到最后,还是房地产。


贾跃亭宣布自己破产了,但是看到他在美国还有两个豪宅,在北京还有四个物业,人们就会认为他还是富人。


6月的中关村智能科技发展高峰论坛,大家坐在一起讨论AI产业的未来。新东方的俞敏洪对着300多名科学家,创业者和学者说,很后悔2005年没有把中关村的中钢国际广场买下来,当时要价15亿,现在50亿了。


买了,新东方就可以关门休息了。


雷军显然吸取了俞敏洪的教训。


2014年12月,小米拿到GIC领投的11亿美元,马上花一亿多买下大兴的工业用地;2015年4月,上市前的最后一笔战略融资到位,马上开始修建总部;2018年上市后,小米更是在武汉、北京、南京加速拿地。


这些土地和项目,才是小米的命脉。


看看小米的财务数据就知道,2019年之前,很多负债是无抵押的短期贷款,利息最多能达到8%,而现在,小米的贷款利息最高才4.9%,而且都是长期贷款,如此大的区别,就在于:


拿出了40亿的土地和在建工程作为担保。


借钱时银行家仍然只认土地,即便小米已经是中国制造的领军企业。


什么时候他们的评估标准改变了,中国经济转型才算真的转型了。



1



从2015年1月开始,这轮房地产周期已经持续了整整五年。


三年的去库存,然后是两年的调控,范围之广时间之长前所未有,而且依然没有明确见尾的信号。


如今,一家房企要想进入中国前十,至少要产生2500亿元的销售额。五年来很多人完成了原始积累,房地产成为了为数不多完成金融化和工业化的行业。如果将来要写企业史,很多公司的扉页上一定是这句话:


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


一小部分企业家已经在为贪功冒进买单,大多数公司为此买单的是普通人。销售额在增长,但同事在一个个消失,年终奖和跟投的分红都在减少;业主为楼盘品质维权的消息,此起彼伏。


今年没有新的商业模式出现,喊口号的人也都闭嘴了。


丁祖昱2019年年初预测15万亿是新房市场的天花板,结果这一年,中国卖了16万亿新房。


企业家总是有办法的,到县城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房企的下沉是全方位的,尤其是营销的下沉。


没有需求,创造需求也要卖房。2019年中国房价涨的最高的五个城市是:


唐山,西宁,呼和浩特,哈尔滨和大理。


有人把这叫做结构性风险。


我国的理财知识普及工作,一大半是由房产中介在朋友圈完成的。很多人第一次听说了通货膨胀,m2,学习了等额本息,LPR,开始憎恨把公摊面积带入内地的李嘉诚。


房产是最好的风险抵御,这种理念已经深入人心。买不起市中心可以买远郊,买不起省城可以买县城,买不起住宅可以买商住。


已经被北京上海严格管制的商住和酒店式公寓,在三四线城市获得重生。这种已经被证明没什么投资价值的办公室变异体,被房产销售塞进了很多年轻人的口袋中。

 


2



一个新的十年开始了。


我们赋予时间以意义,真诚地许下愿望,一睁眼,世界的变化少之又少。


2019年,《金瓶梅》(无插图版)已经要被我翻烂了,现实的很多问题,似乎没有更好的求解之道了。


那是个全民皆商的时代。从朝堂上的御史,到牵马的小厮,从庙里的尼姑,所有人,所有行为全是明码标价的,包括生命。


比如武大郎不会想到,自己的性命,其实只值十两银子。小说中说了,西门庆雇佣王婆的时候,说:


干娘,你端的与我说这件事成,我便送十两银子与你。


有人算过,武大郎的每月收入也至少有二两银子,还有临街住宅作为固定资产,身价其实远不止十两银子,但一个完全的商业社会就是这样,人的价码不是自己决定的。


所以所有人都很焦虑,奔波忙碌,生怕自己的定价太低。金瓶梅中,在西门庆和潘金莲初次约会的饭桌上,王婆曾经不无悲哀地说:


我们媒人这一行,都是狗娘养的。


幸好最后,还有武松能给武大郎替天行道。所以,生二胎还是很必要的。


去年,福利彩票的销售额是1846亿元,同比减少了20%,差不多400亿元。这20%的人,可能是活明白了,包叔的好友兽爷说:


也可能跟我一样,连买彩票的钱都没有了。


从今天起,只要是我朋友,谁没钱了就和我吱声。


我可以让兽爷给你讲述一下,没钱的日子他是怎么度过的。


朋友圈很多人都在怀念2010,甚至2000。如果不是眼前关山难越,谁会求助于往昔呢。


我记得有记者问宋丹丹,如果让你回到24岁,你愿意吗?


她说,我才不要回去呢,24岁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生小孩,不知道会嫁给谁,不知道事业能不能成功:


一切都不可知是最累的,是充满恐惧的,我真的不要回去。


20年代了,他们说,脱贫不像脱发那么容易,发福倒是远比发财轻松。现实很残酷,但你要活得有温度。


罗曼罗兰在《约翰克里斯多夫》结尾是这样的。圣者约翰克里斯多夫终于渡过了河,他的肩上是一个孩子。他放下孩子,叹口气说:孩子,你多重啊!你究竟是谁呢?


那孩子说:


我是即将到来的日子。


别再去焦虑时光了。你做三四月的事,在八九月,一切自有答案。




珍爱包叔,顺手“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