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做官》精彩摘录
政经社论

《做官》精彩摘录

这本书,岱岱之前推荐过,还可以。



和市面上流行的那些讲权谋讲博弈的官场书不一样,这是本正面描写官场、政治的访谈录。


“老实做人、埋头做事、公道做官”,我们总是听到这样的陈辞滥调,却很少真正能看到在口号背后的行动和真知灼见。这本书确实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政治和不一样的官员, 又有“中国政府官员之正面教材及救灾经验备忘录”之称。当然,官员的一些采访信息延伸开来,也暗含很多内幕。



今日文章未写完,怕拖更,就摘录下这本书的一些精彩锻落吧。




此书网盘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I1HBhYd5rzPsOmC29Qj0FA 


提取码:


ydwo 







“海南军队多,军队转业干部跟地方干部的关系怎么处理?少数民族干部跟汉族干部的关系怎么处理?还有,三亚有五大国营农场,国营农场跟地方的关系怎么处理?再就是内陆干部和海南岛干部的关系。


当时有一任省干部到海南上任后说,海南岛干部素质低,必须大力引进。引进干部本身是对的,因为在管理经验上,内陆干部毫无疑问要更丰富。但这事情只能干不能说,他一公开一说,海南岛的干部就不答应了,情绪很大。你说海南省干部素质低,那我们海南省孤岛之上23年红旗不倒,你怎么解释?


当时确实地方主义,一句“干部地方化”,连海南文昌人都当不了海南定安的干部,都要赶走,更不用说我这个从广州来的了。


而且海南这边呢,人事内耗大,容易告,喜欢告。连改革开放的操盘人谷牧都要告。有一回,他来文昌搞调研,本来挺好的,老百姓看他来了以后杀了一头牛招待他,结果账上写“招待谷牧牛一头”,就被人告到中央去了。”




——原三亚市书记刘名启


背景:


琼岛孤悬海外,且有长期独立的革命发展史,地方保护主义,的确浓厚。








“体委搞篮球赛,返修体育馆的目标地板,问财政要钱,我说财政要钱,给你两部车,卖了以后你吧这搞起来。当时改革开放,有很多好的医生和教师都要走,要去大城市,我得留住人才,我就让医院的主治医生、好的老师们住上小楼,卫生局和教委问我要30万,我就给他们5部车。你卖完以后,必须专项专用,最后我来监督,你把这钱是不是花在这上面了。


中纪委后来过来查,钱到哪里去了。我把前面的账拿给中纪委官员看,一笔一笔开支是

一目了然的。”



——刘名启


背景:


当时海南走私汽车,全岛成风。全盛时连美国都惊动了,美国卫星检测到海南岛上白花花一片,拉近一看,全是汽车的金属反光,漫山遍野,让美国中央情报局迷惑不解。因海南走私汽车耗费国家天量外汇,导致当时总理和外资谈完合作后,才发现国库没钱,一查发现海南走私是外汇流失的大黑洞,中央震怒,雷霆查处。


中央专案组赴琼插板,和绝大多数卷入此案的海南官员一样,刘名启进了再海口开办的“政治学习班”,开班学习过程中不断有官员被带走调查、双规坐牢,但一清二楚的账目让他免于牢狱之灾。







“证监会成立之初,讨论过发审权问题。当时我的态度是,这个权力的立法在市场。即使后来不得已而进行发审,我一贯的态度是应该放弃发审权。证券市场不是证监会或者任何一个其他政府部门可以左右其基本运作规则,确定其商品价值的地方。从长远看,这个作用只能由市场来起,应该把这个权力放回到市场上,不然各方面矛盾解决不了。


如果政府坚持不放开审批权,市场就会找到自己的平衡点,腐败就是市场自己找的平衡点。”




———中国证券市场设计师之一高西庆



背景:


高是中国证券市场的开山人物之一。1989年“联办”(即现在的中国证券市场设计研究中心的前身)创立,高西庆为首席律师。1992年中国证监会诞生,高西庆担任发行部主任兼首席律师,是当时证监会里洋务派的旗帜性人物。







“刚开始贷款很困难。三峡工程刚开始的时候,李总在推动这事,他让向银行贷款,银行谁敢贷啊?我连要调干部到三峡来都难,谁知道这工程将来如何,能不能干成,那你说银行谁敢给钱?


正好在那时候,国家成立了国家开发银行,也是李总管,我就跟开发银行的姚振炎行长签了个协议,贷了300亿,这在当时可是很大的数,3年300亿,1年100亿,实际上开始用不了这么多,但我利息一分钱都不少还,我的方针是借新债还老债,支付利息,创立信誉。开发银行刚成立,钱也是从商业银行借的,它能保证前期正常运转,就是靠三峡工程给它支付的利息赚了钱,当时利息高啊。


没几年,其他商业银行一看,三峡工程信用那么好, 都排着队到宜昌来让我们借钱。一直运行到现在,三峡资金流一直没问题,我用自有资金加上贷款,上市融资,来开发金沙江下游也没有任何问题。三峡总的投资1800亿左右,到2013年前就可以全部还清。”



——原三峡总指挥陆佑楣



背景:


这就是我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借此名义和方式,国开行也在三峡、京东方、华为方面屡试不爽。








“我到体委后,每天都收到许多反映问题的信,许多是匿名的。


我就在第一次干部大会就表明,我欢迎提建议,但我不提倡匿名信。我跟他们说,我过去管干部工作,每当提拔一个干部,肯定要收到一批这样的匿名信,有人想花上八分钱,让他查半年。


我的处理办法是认真阅读它,作为处理问题的参考,但不能用它立案,你不具名就是不对揭发的问题负责,那我也就不对你的匿名信负责。”




——原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


背景:


伍绍祖这章比较有趣,因为语言风格。他是军队出身,粗中有细,有鲁智深之风,加上做过王震王胡子的秘书,言辞方面更加受老首长影响。记忆犹新的是伍绍祖对着记者,直接喷道“有些人坏得很!”


领导对秘书的潜移默化是很深的,王胡子对秘书的伍绍祖是这样,伍对他的秘书谢亚龙也是这样。伍老一辈革命出身,极度清廉,谢亚龙也是,伍绍祖是廉吏加能吏,谢亚龙是廉吏加庸官。


国足又输给了泰国啊。







“我准备向中央建议,中央能够拿出1万多亿来搞投资,能够拿出3000千亿来拉动内需,还可以再拿出300亿来解决出口退税的问题。


国际通行惯例,任何国家的出口税都是减免的,因为进口方是要征税的,不能征企业两道税,所以2003年以前,都是由中央财政负责全部的退税,但是2003年以后,中央财政感到退税量太大退不了,要求地方政府来分担,一直到现在。最后形成了一套我们的机制:出口超基数部分,由中央和地方政府92.5∶7.5来分担,地方政府要分担7.5按说没有太大问题。


但现在往往造成了一个问题,哪个地方出口越多,退的税就越多,财政负担就越重,要命的是,市场是全流通的,它退税的部分还不是它自己本地生产的产品,而是外地收购来的货从这里出口,结果一个地方政府要为其他地方承担退税负担。 我认为,稳外需不仅要解决企业的积极性,要退税,也要解决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就是谁退税的问题。


我想建议中央拿出300亿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这个建议得到了商务部长的支持,商务部正在跟财政部谈这个事。”





——原杭州市长蔡奇



背景:


08那会,杭州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受累很深,但在杭州班子的指挥下,回调速度也是一流的,这是当时的杭州市长谈经济的一些话。


唉,技术性官僚抓专业对口的工作啊,去北京干吗呢?






背景:


陕北神木县老书记郭宝成,因在神木推行免费医疗、而成为舆论焦点,有些舆论认为他”作秀”、“拍脑袋、大跃进”,搞“面子工程”,对此,老书记的回应是“我都55岁了,快退的人,我还给谁作秀?”


下面这段郭宝成老书记的话,是全书中最让岱岱感触的话,最后放出。




“我也对世界上公共医疗制度的趋势有所了解,经济状况好的英国,经济状况不如中国的印度,都是免费医疗国家,印度人口也10多个亿了。我认为,免费医疗基本不是个财政问题,是把钱花哪儿的问题。党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发展的成果应该谁来享受?我想这是一个核心问题。


“免费医疗”这个事情,国家要在十几亿人口中立刻推行可能比较困难,但应该允许一

部分地方,比如说以县为单位选择一些财政状况良好的地方做试点,在这上面有一个突破。 其实我们就是想实实在在干点事。


在神木人自己看来,“免费医疗”这些政策是顺理成章的事。2008年免费教育,2009年就该免费医疗了,也该把孤寡老人、残疾人、农民、市民身上压了几千年的上不了学、看不起病的沉重负担减下来了,让公共财政的阳光把群众的负担卸下来。


我想,中央心系天下不一定会注意到我们这个小县,要是知道了这件事,知道了这里正在发生的变化,也一定会有所思考的……”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