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去鲜花边上的围栏,我们一起行过死荫的幽谷

文丨将爷 今天,是郑州地铁5号线遇难者的“头七”。 我不知道,今天的郑州有没有下雨。天地如此不仁,这个日子,全天下所有的落雨,也只应是老天的忏悔之泪吧。 痛定思痛,对我来说,有的也只能是更加怯懦。我不仅莫敢问郑州,就…

最残忍的不是洪水,而是蠢得让骨肉绝望的庸众

文丨将爷 我今天生病了,此时还发着高烧。这篇文章,是撑着在写,多原谅。 标题用的是“蠢得让骨肉绝望”几个字,我是引用孙立平老师的。他这个朋友圈的截屏,今天有很多人都在转。 上面两位,都是我信任的知识分子。 那么,蠢到…

比京广路隧道还要让我泪目的,是新乡洪水中的乡村沦陷

文丨将爷 我一天一夜没怎么睡觉,先是在刷郑州京广路隧道的抽水救援细节,后来目光聚焦在河南新乡的那一片泽国。 关于京广路隧道的进展情况,当地网友给我发来太量图片,讲述了太多内容,我没办法引用复述。哎。 不过,我要先专门…

如果同时失去悲悯和愤怒,我们还能有什么真情和力量

文丨将爷 开宗明义,我要声明一下,今天文章,我纯属自我批评! 我是真心地觉得最近的写作很堕落,不仅丢掉了表达愤怒的勇气,甚至还在丧失表达悲悯的底线。 今天下午,我对昨天自删的那篇《这段郑州京广路隧道的视频,让我战栗不…

这段郑州京广路隧道的视频,让我战栗不安

文丨将爷 每天后台都有人点题催更,我真的做不到。因为我写作有这样两大软助: 一是离开灵感就完全处于白痴状态,只能两眼直勾勾发呆;二是有些话题我一碰就是一阵锥心疼痛,只能让自己在黑暗中无声闷着。 前几天重庆那个男的为了…

饶毅突然再次宣战裴钢:“学术鲁迅”摆擂挑战权阀的门徒帮凶

文丨将爷 今天上午,老将正在书房工地上搬砖头。中途休息时,就刷到饶毅勇武雄壮的战斗新檄文,看得我心潮澎湃,内心激荡。 读到下面这段话时,我难以抵制内心复杂的情感,从眼里和脸上溢出的泪汗之水,混杂一起发酵,让我处于一种…

人大武大硕士争当卷烟工,清华北大博士勇闯街道办:活出人样来?!

文丨将爷 今天是周末,真的太热了,树上的蝉叫得太凄惨,像是要被送到煎锅里似的;地上的我也跳入火坑中了,连续搬家8天,今天又热又累,人都快要窒息了。 我最舍不得扔的,是大堆大堆书、杂志、报纸。但是,临时被迫搬家,新搬地…

“爱国爽文”大V黄生被抓:谁是下一把收割韭菜的反智镰刀

文丨将爷 “爱国爽文”超级大V黄生终于被抓了,这是昨天深圳警方公布的消息。 从某种意义讲,这应该被视为一个重要标志——在“至道学宫”栽了之后,又一个以反美为旗号来割同胞韭菜的反智平台,终于走向垮掉了。 “至道学宫”的…

四川大学军训相互举报:拒绝迎接一个举报不受谴责的时代

文丨将爷 大家好,我是老将! 至少有十年,每到盛夏时候,我都会出现一个枯荒时段,什么文字都写不出,进入我的智障状态。 以前,我同时在很多家刊物开专栏,每年最怕这种至暗时刻,交不了稿,没法向编辑交待,简直是事故。这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