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梁山泊都有些什么鬼:无处告诉扈三娘
历史

鲍鹏山|梁山泊都有些什么鬼:无处告诉扈三娘


*全文约 1800 字,阅读需约 4 分钟。


第九人 无处告诉扈三娘


原文摘要

第四十九回

《吴学究双掌连环计宋公明三打祝家庄》

 

宋江唤王矮虎来说道:“我当初在清风寨时许下你一头亲事,悬挂在心中,不曾完得此愿。今日我父亲有个女儿,招你为婿。”

 

宋江自去请出宋太公来,引著一丈青扈三娘到筵前。

 

宋江亲自与他陪话,说道:“我这兄弟王英,虽有武艺,不及贤妹。是我当初曾许下他一头亲事,一向未曾成得。今日贤妹认义我父亲了。众头领都是媒人,今朝是个良辰吉日,贤妹与王英结为夫妇。”

 

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推却不得。

 

两口儿只得拜谢了。




鲍鹏山解读扈三娘——



一丈青扈三娘,梁山泊上女头领。

 

最美的女匪。

 

彪悍的母夜叉孙二娘、母大虫顾大嫂,是她手下副将。

 

她武功高,人漂亮,英姿飒爽。

 

她的未婚夫祝彪,一表人才,武功超群,在“祝氏三杰”里是第一了得。

 

后来祝彪被杀,一丈青一家老小全被李逵杀害,她也被林冲活捉。

 

宋江叫人把她送上山,交给自己的父亲宋太公照管。

 

在逼迫李应归顺的第二天,宋江作席,唤来王矮虎,在没有征求扈三娘一点意见的情况下,一句话,就将她许给王矮虎为妻了。

 

如果扈三娘是你,你会答应吗?

 


扈三娘被逼成亲之时,离她一家老小一个不留被杀,最多只有两天的时间,梁山泊拉上山来的钱粮财赋,一小半就是在她家杀人越货来的。

 

此时,就逼着她嫁给仇人,扈三娘如果有心肝,能答应吗?而且,那王英王矮虎是什么货色啊?好色,无赖,无能,委琐,肮脏,还是扈三娘的手下败将,是在对她意图不轨时被打败的手下败将。

 

我们一定觉得扈三娘不会答应。

 

但是——“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推却不得,两口儿只得拜谢了。

 

这扈三娘怎么如此没心没肝呢?有心肝的人能干出这样的事吗?

 

这宋江真是有德有义之士吗?这梁山,奉行的是什么样的道德标准呢?

 

我们说,宋江干这样没心肝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当初他把花荣的妹妹嫁给秦明时,秦明元配妻子的首级还挂在青州城楼上,被宋江设计杀掉的秦明一家老小的尸首也还卧在血泊之中。

 

那时,我们痛感宋江没心肝,更痛恨秦明没心肝。

 

因为,秦明原本是可以拒绝的。

 

那么,扈三娘是不是也如同秦明一样,是个没心肝的人呢?

 

不是。


我们看到的扈三娘,从此以后,成了一个木头人,一个几乎不开口说话的人了。

 


整部《水浒》,只有在袁无涯一百二十回本的第五十五回和第九十八回,扈三娘各说了一句话。

 

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的心死了。

 

潘金莲死于武松的硬刀子,扈三娘死于宋江的软刀子。

 

为什么扈三娘此时没有拒绝宋江呢?

 

答案是:她无法拒绝。

 

第一,她所有的亲人都被杀了,包括她的未婚夫祝彪。

 

根本没有人能保护她,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突然之间,她的世界全部坍塌了,张眼望去,眼前全是灭家的仇人,且个个大呼小叫,群魔乱舞。

 

她如果拒绝,她会被撕成碎片。

 


第二,把她撕成碎片的,还有所谓的纲常伦理。

 

按照封建纲常,她的婚事应该由父兄做主。

 

她自己的父亲扈太公被杀了,现在,她的所谓的“义父”是宋太公;她自己的大哥被逼逃走江湖了,现在,她的所谓的“义兄”是宋江。

 

现在,她的婚事就必须由这个“义父”、“义兄”做主。

 

义父、义兄做主,众头领做媒,大义纲常在此,你能拒绝?

 

第三,把她撕成碎片的,还有所谓的江湖义气。


 

扈三娘知道,此时,她那个温馨的小天地已经被踏平了,现在她置身在江湖之中。

 

这里,有这里的规矩,有这里的道理。

 

在这个强盗世界里,有强盗世界的道,盗亦有道,不遵循这样的道,就不能立足于这样的世界。

 

在这样的群体里,扈三娘内心中的深哀剧痛,能和谁说呢?她成了一个一言不发的人。

 

她身世太惨,冤屈太深,委屈太大,黑幕太重,她无处告诉!

 

《水浒》中的女人,就说话而言,有三类:

 


潘金莲、潘巧云说反动的女人话。

 

顾大嫂、孙二娘说正确的男人话。

 

扈三娘呢?既不能说女人话,又不愿说男人话,那就只能不说话。




《水浒》作者基本不让扈三娘说话,原因有二:

 

一,他不知道扈三娘该怎么说话。所以,写不出来。

 

二,他不愿意让扈三娘说那种男人腔,他不想破坏扈三娘美好的形象。

 

这是作者心中有对扈三娘隐藏很深的温情。

 

潘金莲、潘巧云是身死;扈三娘是心死。

 

二潘死于礼;扈三娘死于义。


*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 推荐课程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