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通往奴役之路
历史

鲍鹏山:通往奴役之路

本文选自中国周刊,共1658字,阅读需约3分钟。


在《水浒》108人中,李逵是最胡作非为的一个,是最天不怕地不怕,心中眼里最没有规矩,随时打破规矩的一个。


他好像总要找点事,生点事,他是梁山第一盏不省油的灯,梁山好汉,谁都怕和李逵一起出差。盖他随时可以做出来,惹是生非,无事生非,防不胜防,与他在一起,提心吊胆,擦不完的屁股。

按说,这样的人,天生不服管。

但是,这样的人,往往又总是怕着一个人,服着一个人的管。李逵在江州牢城营做牢子时,就服一个人管:戴宗。

 宋江刺配江州,与戴宗相见,二人在江州临街的一家酒肆吃酒。才饮得两三杯酒,只听楼下喧闹起来,过卖(旧称饭馆、茶馆、酒店中的店员)连忙走入阁子来,对戴宗说道:“这个人只除非是院长说得他下,没奈何,烦院长去解拆则个。”


戴宗问道:“在楼下作闹的是谁?

过卖道:“便是时常同院长走的那个唤做铁牛李大哥,在底下寻主人家借钱。

戴宗笑道:“又是这厮在下面无礼,我只道是甚么人。兄长少坐,我去叫了这厮上来。


戴宗便起身下去,不多时,引着一个黑凛凛大汉上楼来。就是李逵了。


他为什么如此服戴宗?为什么只有戴宗一个人说得他下?


因为,戴宗是他生计的来源,是罩着他的人。

李逵看着宋江问戴宗道:“哥哥,这黑汉子是谁?


戴宗告诉李逵:“这位仁兄,便是闲常你要去投奔他的义士哥哥。


李逵冲口而出:“莫不是山东及时雨黑宋江?


戴宗喝道:“咄!你这厮敢如此犯上,直言叫唤,全不识些高低,兀自不快下拜等几时?


李逵道:“若真个是宋公明,我便下拜;若是闲人,我却拜甚鸟!


同一个人,站在面前,若是宋江,便是哥哥;若不是宋江,便是鸟。

是宋江,当然拜;是鸟,却拜甚鸟!


逻辑上完全正确。


可是,为什么不是宋江就是鸟?


因为除宋江外,他全不服。


为什么就服宋江?为什么李逵闲常总说要去投奔宋江?因为宋江是“及时雨”。


及时雨者,及时银子而已。

李逵拜了宋江,大家坐下吃酒。


宋江问道:“却才大哥为何在楼下发怒?”其实,这宋江早已知道。他只是要挑起话头,以便及时送出银子。果然,李逵说是为了向别人借十两银子,别人不借。宋江马上便去身边取出十两银子,把与李逵————及时雨。


李逵接得银子,道:“我去了便来。”推开帘子,下楼去了。


李逵得了这个银子,马上去赌钱。只两把,就把这十两银子输掉了。


输掉了,却不服输,要赖账,直至大打出手,他就地下掳了他输掉的银子,又抢了别人赌的十来两银子。急得十二三个赌博的一齐上,要夺回被李逵抢走的银子。李逵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打得这些人没地躲处,然后一脚踢开了门,便走。


那伙人随后赶将出来,都只在门前叫喊,没一个敢近前来讨。


正在这时,李逵却突然满脸惶恐,非常害怕。

他的面前出现了两个人:戴宗和宋江。


李逵惶恐满面,便道:“哥哥休怪,铁牛闲常只是赌直,今日不想输了哥哥的银子,又没得些钱来相请哥哥,喉急了,时下做出这些不直来。


宋江听了,大笑道:“贤弟但要银子使用,只顾来问我讨。


笑声大,口气大。


笑声大,让周围的人听,显示自己。


口气大,是要把自己说得很有身份。


那就显得李逵很没有身份。


这句话,明显地已经显示出宋江在李逵面前的心理优势。


这个优势建立在什么基础上?银子。

 

宋江又说:“今日既是明明地输与他了,快把来还他。


这口气,是命令,又是哄他。


双方的身份关系出来了:我是老大。

刚才还蛮横无理的李逵,一下子特别乖,从布衫兜里取出银子来,都递在宋江手里。


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细节。


按说,李逵应该把钱直接还给小张乙,可是,他却交给了宋江,再由宋江交给张小乙。


在心理上,李逵已经完全臣服宋江,把他看做自己的主人了。


铁牛瞬间成小猫。

十两银子,宋江就买到了一个奴隶。


十两银子,李逵就丢掉了尊严。

 

宋江叫过小张乙来,把银子给他。小张乙只拿了自己的,把原先李逵的十两原银不要了,他怕李逵报复。


宋江坚持给了小张乙,道:“兄弟自不敢来了,我自着他去。



这是当众宣布:我可以支配李逵。

李逵不敢来了,意思是:有我在,他不敢。

 

如果一个人有自尊心,有平等意识,如此被人在人前埋汰挤兑,一定很不高兴,但李逵却毫不知觉。

他甚至还觉得很温暖:又有人罩着他了。


人是多么容易成为奴隶啊。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