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梁山泊都有些什么鬼,道德弃子潘金莲
历史

鲍鹏山:梁山泊都有些什么鬼,道德弃子潘金莲

*全文约1800字,阅读需约5分钟。

原文摘要


第二十三回《王婆贪贿说风情 郓哥不忿闹茶肆》



武松劈手夺来,泼在地下,说道:“嫂嫂!休要恁地不识羞耻!”把手只一推,争些儿把那妇人推一交。

 

武松睁起眼来道:“武二是个顶天立地噙齿戴发男子汉,不是那等败坏风俗没人伦的猪狗!嫂嫂休要这般不识廉耻!倘有些风吹草动,武二眼里认得是嫂嫂,拳头却不认得是嫂嫂!再来,休要恁地!”

 

那妇人通红了脸,便掇开了杌子,口里说道:“我自作乐耍子,不直得便当真起来!好不识人敬重!”搬了盏碟自向厨下去了。



——鲍鹏山解读潘金莲


*插图:武大郎与潘金莲


潘金原是大人家婢女,因那个大她,潘金不肯依从,被大白白地嫁与了武大,算是她的惩罚

 

武大娶潘金是运气;潘金嫁武大是晦气。

 

武松、潘金,叔嫂第一次相,很平常。

 

但是,两人心中一定都在犯咕。

 

小叔子会想:平庸的哥哥怎么娶了么漂亮的嫂子?

 

嫂子会想:平庸的丈夫怎么有这样英俊豪杰的兄弟?

 

*98版央视水浒传 丁海峰饰武松 王思懿饰潘金莲


于女人来,尤其是那个代的女人来,婚姻与情感的意度,是她们对自己生活是否意、人生是否幸福最重要的甚至唯一的尺度。

 

然婚姻与情美未必就能决定人生的美,但是,婚姻与情不美人生一定不美

 

所以,潘金守着武大郎,她一直有着枉人一世的憾。

 

她一定不安于室,一定试图命运。

 

武松,她就得武松才是她得的命运。

 

她甚至忘理,迫不及待向武松示

 

武松拒嫂,武松打虎。

 

打虎易,打死即是。

 

拒嫂在不能简单地一拒了之。

 

潘金是嫂子,是家庭内部成,在传统中国家庭里,有“母”的法,尤其是像武大、武二这样父母双亡的兄弟,更是如此。

 

而且,激怒了潘金,不仅导致叔嫂关系破裂,重要的是,哥哥武大在老婆和兄弟之,何以自?更重要的是,潘金必然迁怒于武大,更加仇恨武大,夫妻关系也必然为继


* 2010年版水浒传,潘金莲 


上,情可以升,也可以化。

 

理得好,情可以一种持久恒定的互相之的默契和关心,近乎于情的情感。

 

理不好,会因生恨,刻骨的仇恨。

 

潘金情,需要武松的道德;化潘金情,需要武松的智慧。

 

但是,武松把事弄了。

 

武松打虎,他用了两件西:一根哨棒,一双拳;武松嫂,实际上,里面也有一根大棒,一双拳

 

根大棒,就是道德。

 


你看,武松潘金做了道德上的严厉贬斥,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潘金做道德的判。

 

而且,拿自己做比:自己呢,“是个天立地噙齿带发男子”,嫂嫂你呢,是“俗没人”!“休要般不廉耻”,连骂两次潘金“不羞耻(廉耻)”,甚至她的行等同猪狗。

 

一番正大光明的道德宣判来得到《水评论家的喝彩,像金圣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赞叹武松的所“神威”,两次武松的番言“字字响”;李贽连声道:“武二真是个天立地子,不可及,不可及!”其很无

 

他人行道德批判,很容易声音洪亮,慷慨激昂,但未必使人心服口服。

 

要知道,“明于知礼,陋于知人心”,是我们传统文化的毛病之一。

 

本来,知礼在知人心。

 

当武松拿出道德的大棒来棒潘金莲时,潘金的感受是怎的呢?

 

*98版央视水浒传 王思懿饰潘金莲


,潘金一定非常清醒地意到,道德不但不会保她的幸福,反而是在剥她的幸福:当初,因不肯依从大,道德陷她于不幸的境地;在,又阻止她脱不幸。

 

她成了被道德抛弃的人,不受道德保的人。

 

那么,她什么要遵循恪守道德呢?

 

所以,武松的种做法,潘金看到的,是道德的狰狞,是道德的残忍,是道德像她这样的弱女子的弄和榨。

 

潘金后来完全不道德,决而去,道武松没有

 

武松不用道德大棒来棒潘金,他真的亮出了他打死老虎的拳呢:“武二眼里得是嫂嫂,拳却不得是嫂嫂!”用拳一个弱女子,哪里算得上英雄好呢!

 

潘金的行背道德理。

 

武松舞道德这样战无不的大棒,一下子把潘金推离了自己,但也把她推离了武大。

 

本来潘金与武大的夫妻关系就非常脆弱,全靠封建持,全靠封建道德予男人的特权维持,在,武松潘金更加望了,在望中更加不一切了,后来她真的不廉耻投入了西门庆怀抱。

 

最后,不可收拾,武松嫂。

 

*越剧“武松杀嫂”片段


如果我在使用道德这样的武器指责别果不是人信服道德理,反而使之更加决地破坏道德,道能们赢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 推荐课程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