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梁山泊都有些什么鬼,天真烂漫李逵

鲍鹏山:梁山泊都有些什么鬼,天真烂漫李逵


*全文约1800字,阅读需约4分钟。


第四人 天真烂漫李逵


原文摘要

第三十七回 

《及时雨会神行太保 黑旋风斗浪里白跳》


戴宗便起身下去;不多时,引著一个黑凛凛大汉上楼来。

 

宋江看见,吃了一惊,便问道:“院长,这大哥是谁?”

 

戴宗道:“这个是小弟身边牢里一个小牢子,姓李名逵……”

 

李逵看著宋江问戴宗道:“哥哥,这黑汉子是谁?”

 

戴宗对宋江笑道:“押司,你看这厮恁么粗卤!全不识些体面!”

 

李逵道:“我问大哥,怎地是粗卤?”

 

戴宗道:“兄弟,你便请问‘这位官人是谁’便好。你倒却说‘这黑汉子是谁,’这不是粗卤却是甚么?我且与你说知:这位仁兄便是闲常你要去投奔他的义士哥哥。”

 

李逵道:“莫不是山东及时雨黑宋江?”

 

戴宗喝道:“咄!你这厮敢如此犯上!直言叫唤,全不识些高低!兀自不快下拜,等几时!”

 

李逵道:“若真个是宋公明,我便下拜;若是闲人,我却拜甚鸟!节级哥哥,不要赚我拜了,你却笑我!”

 

宋江便道:“我正是山东黑宋江。”

 

李逵拍手叫道:“我那爷!你何不早说些个,也教铁牛欢喜!”扑翻身躯便拜。



两个坐下。

 

史进道:“小人大胆,敢问官人高姓大名?”那人道:“洒家是经略府提辖,姓鲁,讳个达字。敢问阿哥,你姓什么?”

 

史进道:“小人是华州华阴县人氏。姓史,名进……”

 

鲁提辖道:“阿哥,你莫不是史家村甚么九纹龙史大郎?”

 

史进拜道:“小人便是。”

 

鲁提辖连忙还礼,说道:“‘闻名不如见!见面胜如闻名。’……”

 

鲁达道:“……你即是史大郎时,多闻你的好名字,你且和我上街去吃杯酒。”

 

鲁提辖挽了史进的手,便出茶坊来。

 


鲍鹏山解读李逵——

 

李逵是成人世界里的孩子。

 

举凡孩子的天真、单纯以及胡闹闯祸、没准头、欠缺是非判断力,他都有。

 

金圣叹评论李逵,说他是“一片天真烂漫到底”。

 

不错,李逵心中,有天赋的质朴的是非观,但是,他欠缺鲁智深那样的悲悯情怀,那是成人才有的,李逵实际上一直没有长大。

 

2011年电视剧《水浒传》版李逵


梁山好汉就其与事的关系而言,有几种类型。

 

有些人是“人遇事”。如鲁智深。

 

有些人是“事找人”。如林冲。

 

有些人是“人找事”。而“人找事”的,典型代表是李逵。

 

他好像总要找点事,生点事,他是梁山第一盏不省油的灯。

 

李逵长相太吓人了:不搽煤墨浑身黑,似着朱砂两眼红。


 

我们知道,宋江自己长得就很黑,刚刚被戴宗骂为“黑矮杀才”,但他看李逵还吃了一惊,可见李逵的外貌,确实有非同凡人的吓人之处。

 

宋江看李逵黑,是心中暗吃一惊,嘴上可没说,这就叫修养。

 

李逵看宋江黑,可就说出来了,他问戴宗:“这黑汉子是谁?” 当着人家的面,就称呼对方为“黑汉子”。


什么叫口无遮拦?

 

就是心口如一。

 

口无遮拦,实际上是心无遮拦。

 

李逵的可爱,主要就得益于这种个性。

 

我们见到的人,绝大多数是说话经过斟酌的,猛然见到李逵这样的说话不经过大脑的,有一种清新的感觉,还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在他面前,我们无须设防。

 

戴宗说他粗鲁,他竟不知何为粗鲁。

 

这真是鱼在水中不知水,人在道中不知道。

 

李逵可能不明白:我说出我心中所想,怎地就是粗鲁了呢?戴宗教他:如果你是说“请问这位官人是谁”,这样便不粗鲁。

 

可是你说的是“这黑汉子是谁?”这便是粗鲁。

 

李逵初识宋江——2011年电视剧《水浒传》     


原来,按社会世俗观念,说话时,称呼对方时,赋予对方社会性的身份或头衔,就叫说话文明。

 

不管是什么人,哪怕是宋江这样的脸上刺字的囚犯,都要称他一声官人。

 

相反,按照生理特征,直接说出对方的个体性特点,就叫粗鲁,不尊重人。

 

知不知道在语言上尊重人,这中间有很大的差别,既是修养的表现,也体现一个人的世界观。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看,这种文明的说话方式,实际上包含着客观上的虚假和主观上的虚伪。

 

而所谓粗鲁的说话方式,不过是直指真相而已。

 

所以,李逵这样的人,在表现出粗鲁和缺乏教养之外,也显示出质朴和真实的一面。


而这一点,又是非常可贵的品格。

 

 

所以,我相信,不管你戴宗怎么教,李逵肯定永远不明白为什么要那样假惺惺地说话。

 

李逵是教不好的。

 

从另一角度看,他是教不坏的。

 

再看李逵道:“若真个是宋公明,我便下拜;若是闲人,我却拜甚鸟!” 李逵改称宋江的字宋公明了,看起来很文明了。

 

可是,下面却赫然出来一个“鸟”字。

 

这个人,若是宋江,便是哥哥;若不是宋江,便是鸟。

 

大丈夫不能随便下拜,是哥哥,当然拜;是鸟,却拜甚鸟!这,完全正确。

 

但是,当着对方的面,说这样的话,对方如果是宋江,当然问题不大。

 

如果对方不是宋江,那该是何等的唐突,何等的尴尬! 李逵确实不知道,对他人应该有起码的尊重。

 


至此,宋江自己站出来,说明自己是宋江,不是鸟。

 

宋江便道:“我正是山东黑宋江。”也顺便在自己的姓名前加一“黑”字。这可能是宋江唯一的一次幽默。

 

是李逵天性中的自然和天真,焕发出了宋江的幽默。

 

那李逵拍手叫道:“我那爷!你何不早说些个,也教铁牛欢喜。”扑翻身躯便拜。

 

你看这动作、语言、心态,是不是一个孩子? 李逵自己毫无艺术细胞,毫无艺术欣赏的意识和能力,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他自己的一举一动,则是极好的艺术。


*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推荐阅读




推荐书目





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