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柔软的心灵
历史

鲍鹏山:柔软的心灵

本文901字,阅读需约2分钟。


“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

——《论语·述而》


孔子只用竹竿钓鱼,而不用网捕鱼;只射飞着的鸟,不射夜宿的鸟。


钓鱼,是给鱼选择的机会,是鱼儿主动上钩。且所钓之鱼,总是有限。网鱼,是鱼别无选择而置之死地。且往往一网打尽,赶尽杀绝。

射飞着的鸟,是给鸟以逃生的机会。


射夜宿的鸟,则是出其不意。于鸟而言,没有逃生的机会,于人而言,机心尤其歹毒。


人类为自己的生存,不可能不杀生。


但人类有灵魂,有爱心,杀生要有其道,要有节制,有游戏规则。尤其不能在滥杀、虐杀中培育恶的种子。事实上,人类性情中的残忍之瘤,往往是在被虐杀的动物的鲜血中吸取营养的,虐杀是恶的狂欢。


因此,反对虐杀,既是保护相对于人类显得弱小无助的动物,更是保护人类灵魂中的善。


商汤网开三面(亦作网开一面),孔子钓而不网,弋不射宿,孟子倡导“君子远庖厨”——他们要保护的,其实是人类的心灵。

今天,很多人捕鱼,已经不用网了,用什么?用雷管、用炸药、用电击!


往水边一站,雷管往水里一丢,一声闷响,一应水族,全部漂在水面上!


然后,把大的拣起来,往塑料袋中一扔,背起来,转身再去别的水域。


何等有效率。


什么是最可怕的人?


就是这类只讲效率不计其他的人。


什么是最可怕的文化?


就是只讲效率功利不计其他的工具文化。


什么样的民族没有未来?


就是只讲效率、只讲利害、只讲功利、以成败论英雄的民族!


因为,这样的人,这样的文化,这样的民族,都是没有心灵的。


再看看孔子如何对待一条死去的狗。


孔子的看门狗死了,孔子很难过,让子贡去埋掉它。交待子贡说:“马死了,用帷幔裹好了再埋;狗死了,用车盖裹好了再埋。风俗中,人家破旧的帷幔不丢弃,为的是留着埋马;人家破旧的车盖不丢弃,为的是留着埋狗。现在,我贫穷,没有车盖,你埋狗的时候,给它弄张席子吧。不要让它的头直接埋在土里啊。”(《孔子家语·曲礼·子夏问》)

这个故事的发生,应该在孔子归国的晚年,此时,子贡已经四十多岁了,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杰出的外交家,这样的一个人,埋一条狗还不会吗?孔子为什么还要啰啰嗦嗦的交待?因为孔子一想到狗的头直接埋在土里,他就受不了啊。


不仅孔子受不了,看他描述的我们先民的风俗:留下破旧的帷幔和车盖以便将来埋葬家中的动物——我们的祖先,何等良善,他们都受不了啊。


为什么有些人心地纯善?


就因为他常常受不了。


为什么有些人心地残忍?


就因为他常常受得了。

什么叫文明?


文明就是对很多东西受不了。


什么叫野蛮?


野蛮就是对很多东西受得了。


什么叫文化?


文化就是软化,就是把我们的心灵柔软化。


柔软不是软弱,柔软是让世界领受温柔的伟大力量。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