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林冲的两个兄弟
历史

鲍鹏山:林冲的两个兄弟

本文选自中国周刊,共1801字,阅读需约3分钟。

林冲在上梁山之前,有两个兄弟。一个是自幼相交,长大后一直是同事,陆谦陆虞候是也;一个是偶然缘分,一朝相见,互相佩服,当下便结为兄弟,鲁达鲁智深是也。

中国人极重友道,朋友之谊被列入“五常”。而且,《尚书》上还说,“人惟求旧”,老朋友要胜过新相识。所以,林冲对陆谦就比对鲁智深好,他也更信任陆谦。


林冲和鲁智深的相识和结交是在东京大相国寺的菜园。那一天鲁智深为他的泼皮粉丝们表演禅杖,林冲正好陪夫人林娘子去岳庙上香,途经菜园,见鲁智深一根禅杖,端的使得好,便跳过围墙相见,两人当即惺惺相惜,结为兄弟。

可就在这时,林冲上香而去的娘子被高衙内拦住调戏,林冲得信,撇下智深,慌忙赶去,恰待下拳打时,认得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内,先自软了,放走了他。



这时却见智深提着铁禅杖,引着那二三十个泼皮,大踏步抢入庙来,叫道“我来帮你厮打!”刚刚相交,便两肋插刀,这是典型的中国传统江湖文化中的朋友之道。


却是林冲赶紧劝阻:“原来是本管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妇,时间无礼。林冲本待要痛打那厮一顿,太尉面上须不好看。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林冲不合吃着他的请受,权且让他这一次。”


鲁智深大声说:“你却怕他本管太尉,酒家怕他甚鸟!俺若撞见那撮鸟时,且教他吃洒家三百禅杖了去!”——这样直接批评林冲,直揭痛处和软肋,直指林冲心中的小九九,又正是传统士大夫阶层极为忌讳的“交浅言深”。鲁智深之所以胜过千千万万个琐碎委琐的鸟读书人,正在此。


《水浒》接着写:

林冲见智深醉了,便道:“师兄说得是;林冲一时被众劝了,权且饶他。”


鲁智深却转过来对林冲娘子说话:“阿嫂,休怪,莫要笑话。”

这像是醉人的话吗?


不是智深醉了,而是林冲觉得智深的话是醉人的话。一直谨小慎微的林冲,哪敢说出这样的话?这样的话他听着都怕。“酒壮怂人胆”,大概是林冲把鲁智深看成怂人了。


又对林冲说:“阿哥,明日再得相会。”

又道:“但有事时,便来唤酒家与你去!”


但是,林冲对鲁智深“明日再得相会”的建议,一声不吭。林冲后来有那么大的麻烦事,他也没有来唤鲁智深。


为什么?因为他觉得鲁智深与他不是一种做事的风格。他怕鲁智深会毁了他在官场的前程。

《水浒》下文写到:从此往下,“林冲连日闷闷不已,懒上街去。”


就是不见鲁智深啊。


实际上,那几天,他很闷,很想上街,找人喝喝酒,散散心,只是,不愿找鲁智深而已。


那怎么办呢?没关系,他的另一个朋友来了。这个朋友,就是陆虞候。


陆虞候在高衙内那里接受了一桩重大的任务:第一,把林冲骗出家门;第二,告诉林娘子是把林冲叫到他家里;第三,出门后,再找借口,不去家里,把林冲引到樊楼。


这样做的目的,是把林冲引出家门,然后再用林冲醉酒的借口把自从受高衙内调戏之后不再出门的林娘子骗出家门,骗到陆虞候家——那里等待她的,不是丈夫林冲,而是高衙内。

也就是说,陆虞候要完成两个任务:第一,把林冲调虎离山;第二,把林娘子送入虎口。


显然这是一份高难度的任务。因为,第一,陆虞候要经受道德上的考验,不要忘了,他是林冲自幼相交的朋友,如此陷害朋友,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严峻的道德考验。第二,陆虞候还要经受智力上的考验,这样一份曲曲折折的任务,包含着三个互相矛盾的目标,要完成它,没有相应的智力,不行。


陆虞候不愧是受大宋政府教育多年,政治上很成熟,道德上很经得起考验,他几乎没有一秒钟的犹豫,就接受了这桩光荣的任务,并且,他完成得非常好。


客观地说,陆虞候之所以能顺利地完成这个任务,有一大半的功劳应该归功于林冲:林冲太信任他了。

陆虞侯来叫他,他马上就和陆虞侯一起上街喝酒去了,而且,还吐露胸襟,吐露郁闷,直至锦儿来报信:他的老婆被骗关在陆虞侯家,高衙内正在纠缠调戏。


林冲与陆虞候的友谊,至此宣告结束。


当然,陆虞候还会在林冲面前出现,不过不再是作为朋友,而是作为追杀者和被杀者:在神秘的天意帮助下,追杀者陆虞候被林冲所杀。完美地验证了《尚书》中的名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所有用心险恶者,在天道面前收敛一点吧。

而鲁智深在林冲性命交关的时候也再次出现:当林冲在野猪林里,被董超、薛霸绑在树上,要加以杀害的时候,只听得松树背后雷鸣一声,一条铁禅杖飞将来,把薛霸的水火棍一隔,飞出九霄云外,松树后面跳出一个胖大和尚来,林冲睁眼一看,正是他的另一个兄弟鲁智深!


鲁智深把绑林冲的绳子割断,扶起林冲,开口便是:“兄弟!”


我读《水浒》,至此二字,热泪长流!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