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朱仝的屈服
历史

鲍鹏山:朱仝的屈服

本文选自中国周刊,共1992字,阅读需约3分钟。


雷横打死了郓城县知县的相好白秀英,知县怀恨,一心要雷横死,派朱仝押解雷横去州里判决。朱仝知道雷横去州里必死,在路上私自放了雷横,自己去顶罪,被断了二十脊杖,刺配沧州牢城。沧州牢城曾经是林冲呆过的地方,我们领教了那里的黑暗和无道,但是我们不必为朱仝担心,因为朱仝碰到了一个好人,这个好人就是沧州知府。


沧州知府见朱仝一表非俗,貌如重枣,美髯过腹,并且知道他是因为私放雷横而得罪,内心对朱仝便有了一份敬重,于是不让他去牢城营服刑受苦役,而是留在本府听候使唤。知府的亲生儿子小衙内方年四岁,生得端严美貌,也很亲近朱仝,知府便吩咐朱仝早晚抱小衙内上街玩耍。



此时的朱仝,一心想的就是挣扎回乡,和家里妻儿团聚,重新回归正常生活。有了这样一个内心中敬重他、信任他并实际上关照他的知府,他的这个愿望应该能实现并且不会等太久。


朱仝碰到沧州知府实在是运气。


但沧州知府碰到朱仝却是天大的晦气——不是朱仝怎么样,而是朱仝有那么几个实在不怎么样的朋友。


刚刚半月,梁山的“朋友”来了——宋江、吴用要逼朱仝上山。


自从宋江上山之后,常常会逼迫一些人上山。虽然他们打着有福同享的旗号,实际上不过是拉更多的人下水,壮大自己。


在大街上,吴用、雷横稳住朱仝,和朱仝说话,而李逵则趁机抱走了小衙内,一直抱到城外树林里,在僻静无人处,一板斧把孩子的头劈做两半个!



朱仝在树林里找到小衙内,李逵在一边拍着腰里的板斧洋洋得意。朱仝追着李逵要拼命,追到柴进庄上。柴进告诉朱仝:“及时雨宋公明,写一封密书,令吴学究、雷横、黑旋风礼请足下上山,同聚大义。因见足下推阻不从,故意教李逵杀害了小衙内,先绝了足下归路,只得上山坐把交椅。”


吴用、雷横也说:“兄长,望乞恕罪,皆是宋公明哥哥将令,分付如此。”


朱仝对众人说道:“若要我上山时,你只杀了黑旋风,与我出了这口气,我便罢。”


李逵听了大怒道:“教你咬我鸟!晁、宋二位哥哥将令,干我屁事!”


朱仝怒发,又要和李逵厮并,三个又劝住了。朱仝道:“若有黑旋风时,我死也不上山去!”



如果要我在梁山好汉中选一个最为正派正气而为人厚道的人,我一定选朱仝。


他把世事看得明明白白,既理解同情梁山好汉的啸聚山林,藏污纳垢有容乃大,又坚持自己皓皓之白绝不自暴自弃;既知道世界污秽滔滔皆是,又操守自持绝不同流合污。


他救过晁盖、吴用等打劫生辰纲的七人,救过宋江,刚刚不久,更是以自己的前途命运为牺牲,救了雷横。


《水浒》中救人最多的,是朱仝;明明白白地用毁掉自己的方式去救人的,也是朱仝。


《水浒》是歌颂义气的,而论讲义气,首屈一指之人,非朱仝莫属。


但是,他救过的宋江,吴用,还有雷横,是怎么报答他的呢?


就是逼得他无法做人,逼得他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无法按照自己的为人处世的原则生活。


他们这样逼着朱仝上山,还美其名曰是报答对方!


更糟糕的是,他们这样做,对一个活泼可爱的四岁孩子公平吗?对孩子的父亲,一个对朱仝颇为关照、心地颇为正派善良的地方官员——沧州知府公正吗?



后来沧州知府亲自到城外树林中来看儿子的尸首,痛哭不已,备办棺木烧化。


这是何等的人间惨剧!


这出惨剧的导演,是宋江,副导演,是吴用,而主演,则是李逵。


朱仝说,若有李逵在山上,他死也不上山去。


他真正想说的,难道不是:宋江、吴用的梁山,他死也不愿意去!


但是,确实如宋江吴用设计的,此时的朱仝,除了上梁山,还真是无路可走了。


朱仝明白这出戏的导演是宋江吴用,但他却只是斥责李逵,把惩罚李逵作为上梁山的条件,而放过追罪宋江吴用,他已经在自欺欺人,已经在内心里屈服,已经在自己铺筑通向梁山的台阶。


是的,他上梁山了。他屈服了。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为怀的事件。朱仝的屈服与此前秦明的屈服相比,更让人心意难平。


秦明是一个缺少心肝的人,而朱仝,则是如此宅心仁厚,内心中充满人性的温暖!


它照出了梁山阴暗的一面,残忍的一面。


也显示了朱仝这样被梁山逼上梁山的好汉们内心的巨大创伤。他们在走投无路之时无奈与隐忍。



有意思的是,朱仝上山以后,根本就没有向宋江问起这件事。


不必问,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一个无路可走的人,已经没有问责别人的资本,也没有了问责别人的心气。


马幼垣先生说,朱仝上梁山后,把这一切都宽恕了。说他是“惟大智慧能饶恕,独仁厚能刚大。”(《水浒人物之最》)


我则认为,朱仝未必有这么高的精神境界,他只是有着无法言说的忧伤与无奈。


面对着无比巨大的黑暗存在,尤其是这个黑暗存在还标榜着仁义道德,拥有无数不明真相或揣着聪明装糊涂的拥趸,渺小的个人不仅没有抗争取胜的可能,也没有成为烈士的道德光荣,甚至还会被抹黑为小丑或奸邪之徒——在这样的绝望之中,只能隐忍与屈服。



这种绝望,不再是对一己得失的绝望,而是对世道的绝望,对人性的绝望;不仅是对现实的绝望,甚至是对未来的绝望,绝望到万劫不复,绝望到斩尽杀绝,绝望到天地玄黄,绝望到宇宙洪荒——面对如此荒凉的世界,我们谁能不形如槁木,心如死灰!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