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把《论语》当训示录是鸡汤厨师的误读
历史

鲍鹏山:把《论语》当训示录是鸡汤厨师的误读



《论语》是孔子身后其弟子为他编的语录,并没有经过夫子自己审定。我觉得《论语》的编者没有这么严肃,他们很活泼,没有把自己的老师塑造得高大完美。虽然他们在编一本“正经”,但他们自己却并不一本正经,老夫子生前的那些或严肃或调侃,或语重心长或心不在焉,或深思熟虑或随意咳唾,都被他们记录下来,流传千古。所以,《论语》有格言,却不是格言集,把《论语》看作世故老人的人生经验谈和道德训示录,是黑格尔的走眼,更是今天很多“鸡汤厨师”的误读。


《论语》中,主要是弟子们怀着对老师炽热的敬爱之情,“论”——回忆、揣摩、讨论老师留下的——“语”,他们记录老师这些“语”的动机,是为了复活老师的“人”,在回忆老师的音容笑貌中一次又一次沐浴于老师的温暖。


看《雍也》: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伯牛生病,孔子去探望他,从窗户握着伯牛的手,说:“要失去他了,这是命吧!这样的人竟有了这样的病啊!这样的人竟有了这样的病啊!”


看《子罕》: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凤鸟不飞来,黄河不出图,我这一生也将要完了!这些句子,哪里是什么人生教诲?我们看到的,不是圣人的智慧和强大,恰恰相反,是圣人的脆弱和无奈——无论是面对他人的不幸还是自己的命运,无论是面对历史还是现实,圣人,有时也是脆弱的。他也会被伤害,因为他并非披盔戴甲,他和我们一样以血肉之躯面对世间刀剑。但正因为他并非披盔戴甲,我们才能拥抱他,感受他的体温和心跳。


引起最严重后果的,我觉得应该是下面这句话了:


《阳货》: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因为这句话,夫子几乎成了全体女性的公敌。其实,我觉得学者们根本无须费劲为夫子辩解,女人们也无需对夫子耿耿于怀:夫子只是偶然未费思量冲口而出发个牢骚罢了!怎能把这话当成是他对所有女人的观点呢?孔子曾经说过子路“无所取材”,骂过宰予“朽木不可雕,粪土之墙不可杇”,要开除冉求并呼吁众弟子“鸣鼓而攻之”,你以为这是孔子对他这三个弟子的真实评价?非也,只是夫子一时气急,发脾气说气话罢了。


我们凡人,要允许圣人发脾气,并且,一不要把圣人的脾气话当圣旨,对自己有利时沾沾自喜;二不要因为圣人说气话而生气。


圣人,有时也需要凡人的宽容。


原载《太原日报》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