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我们为什么要兄弟
历史

鲍鹏山:我们为什么要兄弟

本文选自中国周刊,共2365字,阅读需约4分钟。


鲁智深在大相国寺菜园里为泼皮们演练禅杖,泼皮们一叠声叫好喝彩,鲁智深人来疯,禅杖越使越活泛。这时,墙外走过一个官人,这官人看了一会,喝彩一声:“端的使得好!”



见大家都看着他,他又赞叹道:“这个师父端的非凡,使得好器械!”


这人就是林冲,是鲁智深和他第一次见面,两人当即结为兄弟。



鲁智深在渭州一见史进便认作兄弟,在这儿一见林冲,林冲也马上要结义鲁智深为兄,《水浒》108人,都好结交异姓兄弟。这和《三国演义》相比,大有径庭大有趣:《三国》中的男人,个个都斗得像乌眼鸡,见面就互相掐,掐死拉倒。一时不能明掐的,也是暗自算计着对方,肚子里想着何时用什么方法弄死对方。



《三国》中的男人,哪怕原先是朋友,是兄弟,玩着玩着就成了敌人,成了你死我活的仇人;


《水浒》中的男人,哪怕原先是对头,是仇人,打着打着就成了兄弟,成了肝胆相照的哥们。


《三国》中的男人与男人,互为敌人。只要是英雄,双方就是竞争的对手。


《水浒》中的男人与男人,互为兄弟。只要是好汉,大家就是合作的朋友。


《三国》与《水浒》,体现了男人与男人之间最典型的两种关系式。


值得指出的是,鲁智深结交史进时,他是提辖,史进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待业青年;现在林冲提出与鲁智深结交兄弟时,他是八十万禁军教头,鲁智深只是是一个十来亩菜园的菜头,是大相国寺和尚里层次最低的执事僧。显然,他们在结交兄弟时,根本不考虑对方的身份、地位。


《三国》讲利害,《水浒》讲义气。《三国》讲权谋,《水浒》讲道德。



但是,有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他们那么热衷于结交异姓兄弟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那是一个人民的基本安全得不到切实保障的时代,官方可以迫害你,流氓可以欺压你,豪强恶霸可以鱼肉你。


我们现在常说我们是受法律保护的,但是,在《水浒》所写的那个时代,当林冲受迫害的时候,法律保护他了吗?金翠莲父女受镇关西欺压的时候,法律保护他们了吗?桃花庄刘太公刘小姐被强盗逼婚的时候,法律保护他们了吗?瓦罐寺的老和尚们被两个恶棍欺压的时候,法律保护他们了吗?在那个时代,法在哪里?官府在哪里?


不守法度,是个人的问题。不信法度,是社会的问题。


为什么有那么多英雄眼中无法,只相信他们自己拳头和手中的刀剑?因为当百姓受欺压的时候,官府完全不见踪影,于是他们只好自己解决问题——私力维权。



反而是好人挺身反抗抗暴除奸之后,官府却随之而来要惩罚好人:当镇关西作恶时,我们看不见法律,但当鲁达杀了他之后,我们看到官府来了,要缉捕鲁达;当西门庆潘金莲杀死武大郎时,我们看不见官府,但武松杀了西门庆潘金莲后,官府来了,要流放武松。


这样的官府,坏人作恶时,它装聋作哑不作为,甚至助纣为虐,所以坏人不怕;好人惩恶时,它倒出现了,打着法度的名义,惩罚好人,所以好人担心。


可见,官府,很多时候,就是恶人的保护伞!


为什么在中国封建时代,有那么多帮会组织?帮会组织后来确实大多数都演变为危害社会欺压人民的黑恶势力,但究其产生之初,何尝不是出自一盘散沙的无助的人自我结义以寻求互保的动机!


这样的人民基本权力无保障的状况,三国时代也一样。但是,《三国》和《水浒》所写的人不一样。


《三国》所写的人,都是社会上层人物,他们操纵别人的命运;


《水浒》所写,都是社会中下层人物,他们的命运被别人操纵。所以他们要结义,从而使自己更有力量,在遭到迫害时,能有人出手相救。


事实上,《三国》中也有结交的例子,典型的就是桃园三结义。但是,我们注意到,当刘关张结义时,他们恰恰是身处下层。后来诸葛亮加入刘备集团,刘备与他情好日密,如鱼得水,但是,他们却没有结交,他们不可能再是兄弟,而只能是君臣。


可见,结交兄弟,一般都是下层人民的做法,是由于他们缺乏安全感造成的。


结交是为了自保,这是一个基本事实。马上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林冲本人的经历。



当林冲在野猪林里,被董超、薛霸绑在树上,要加以杀害的时候,只听得松树背后雷鸣一声,一条铁禅杖飞将来,把薛霸的水火棍一隔,飞出九霄云外,松树后面跳出一个胖大和尚来,林冲睁眼一看,鲁智深!


鲁智深拔出戒刀,把绑林冲的绳子割断了,扶起林冲,开口第一句便是:“兄弟!”


我读《水浒》,至此二字,热泪横飞!


这段时间里,谁把他当人?只有陷害,蹂躏,折磨,侮辱。此时,一声兄弟情,双泪落君前!


鲁智深接着告诉他:“俺自从和你买刀那日相别之后,洒家忧得你苦。自从你受官司,俺又无处去救你。打听的你断配沧州,洒家在开封府前又寻不见。却听得人说,监在使臣房内,又见酒保来请两个公人说道:‘店里一位官人寻说话。’以此洒家疑心,放你不下。恐这厮们路上害你,俺特地跟将来。见这两个撮鸟带你入店里去,洒家也在那里歇。夜间听得那厮两个做神做鬼,把滚汤赚了你脚。那时俺便要杀这两个撮鸟,却被客店里人多,恐防救了。洒家见这厮们不怀好心,越放你不下。你五更里出门时,洒家先投奔这林子里来,等杀这厮两个撮鸟,他到来这里害你,正好杀这厮两个。”



一口“你”,一声“洒家”,有一张杀人的大网罩住你,使你一步步走向死亡,但同时,也有一双热切关注的双眼,来自你的兄弟,在你不知不觉之中,他已成了你的保护神。——你我分别,我忧得你苦;你受官司,我无处救你;你断配沧州,我去开封府寻你;见有人请公人说话,我疑心,放你不下;恐这厮在路上害你,我特地跟着你;见这厮不怀好心,我越放你不下!见他们害你,我正好赶上救你!


是什么人在天地一片黑暗之时为林冲点燃一支蜡烛?


是谁在天罗地网之中为林冲杀一条生路?


是什么人在林冲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地时候,忧得你苦、放你不下、越放你不下?


是谁不惜千里尾随暗中保护,使林冲逃脱这无所逃乎天地之间的陷害大网?


是谁一口一声“你”又一口一声 “洒家”,让你知道,你一直被他关注,被他牵挂?纵使全世界都放弃了你,他仍然紧紧拉住你,不肯让你陷落?


是他的智深兄弟!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