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性命攸关的力量
历史

鲍鹏山:性命攸关的力量

本文选自光明日报,共1310字,阅读需约2分钟。


《史记·儒林传》说到孔子死后,子夏居西河,田子方、段干木、吴起、禽滑釐之属,皆受业于子夏之伦,为王者师,然后,司马迁下一断语曰:“是时独魏文侯好学。”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孔子既没,子夏居西河教授,为魏文侯师。” 


子夏的这些学生,魏文侯的这些助手,其实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智谋之士,如翟璜、李克、吴起。


一类是道德之师。他们是子夏、段干木、田子方。


智谋之士,那可是帮忙魏文侯做了很多大事的。比如翟璜推荐乐羊,攻灭了中山国;推荐西门豹,治理了邺城;推荐了吴起,收复了西河。



而道德之师呢?有意思,除了说说,没见过什么具体的功业。


比如段干木,不愿做官,守道不仕。皇甫谧mi《高士传》记载,魏文侯想见他,已经到了他的门外了,他竟然翻墙而走,避文侯如避瘟疫。而魏文侯却在车上,对着他的房子凭轼致敬,人家爱屋及乌,他是爱人及屋。其仆问曰:“干木布衣也,居轼其庐,不已甚乎?”文侯曰:“段干木,贤者也。不移势利,怀君子之道,隐处穷巷,声驰千里。吾敢不轼乎?干木先乎德,寡人先乎势。干木富乎义,寡人富乎财。势不若德贵,财不若义高。”


魏文侯与田子方饮酒,旁边有乐队歌姬表演。魏文侯突然说:“钟鼓之声不够协调。左边的声音高了。”田子方冷笑。魏文侯问:“笑什么?”田子方说:“我听说,君主贤明则精于考察官员,君主不贤明则精于察听音乐。我看你对音乐听力这么好,我担心你在考察官吏上是聋子啊。”



子击被父亲派去驻守刚刚平定的中山国,在路上碰到了田子方的马车。子击让自己的马车靠边,请田子方的车子先过,自己甚至下车行礼。但田子方傲慢地过去了,并不还礼。子击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轻慢,拦住田子方的车,问:“是富贵的人可以傲慢待人,还是贫贱者可以傲慢待人?”子方哈哈一笑,说:“当然是贫贱者可以傲慢待人。诸侯傲慢待人就会失去其国,大夫傲慢待人就会失去其家。贫贱者么,行不合,言不用,去楚也行,去越也行,海阔天空任我行,离开这里,就如同脱下一双破鞋子一样!”(《史记·魏世家》)


跟智谋之士出谋划策屡建奇勋相比,不少人会认为像段干木、田子方这样的人并无实在的功业,只有空洞的教训。但是,他们忘了,让魏文侯或子击这样的一国之君或储君知道自己并不是天下至尊,知道自己不是什么东西或知道自己所拥有的不是什么东西,甚至不过是一只破鞋子,知道有一种价值比自己更崇高,知道别人拥有的可能比自己的更重要,知道“势不若德贵,财不若义高”——知道这些,非常重要。

为什么?


看看历史——知道这些的,成了唐太宗,不知道这些的,成了秦始皇、秦二世。知道这些的,成了商汤王,不知道这些的,成了商纣王。知道这些的,成了周文王、周武王,不知道这些的,成了周厉王、周幽王……


对普通人也是如此:不知道这些的,官二代成了李启铭,富二代成了胡斌,一个在保定撞死了陈晓凤,一个在杭州撞死了谭卓。



我们是愿意做李启铭、胡斌,还是陈晓凤、谭卓?


如果不想杀人,也不想被人杀,还真要尊重和弘扬这些无形的价值,它们具有无形的力量——可以保护强势者的人性,可以保护弱势者的人命。


是的,文化与价值,是一个民族的性命,且与每一个人性命攸关。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