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庄子超越经验

鲍鹏山:庄子超越经验

本文共1009字,阅读需约2分钟。

翻开庄子,第一篇就是《逍遥游》。

《逍遥游》开头,劈面就是这样的虚构: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评价这段文字,一个词最合适:荒诞不经荒者,远也,北冥也。诞者,妄为大言也,不经者,不合经义不合经验也。


庄子为什么要把这样的大鱼放在“北冥”呢?


因为庄子是南人,他把这样的大鱼放在遥远的任谁也没有去过的淼茫的北方,才能不至于在读者阅读时,引起 “经验的反抗”。


极言之,他总不能说,我家门前一条小溪,溪中有鱼,其名为鲲……凡实有之湖海都不足以安放这样的大鱼。那个大跃进民歌“队里肥猪长又长,猪身横跨太平洋”就自打嘴巴:你那个生产队多大啊?谎言需要一个自证系统。夸张需要一个逻辑体系。虚构需要一个自洽世界。


但是,当人们读到“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这样的“妄为大言”时,还是会出现阅读中的“经验的抵抗”:怎么可能!

且不说海中的几千里长的大鱼,我们来想象一下,某天,我们突然觉得头顶不对劲,猛一抬头,只见几千里长宽的大鸟,在天空中黑沉沉的移动……我想,这次,不是庄子说的半个中国人吃饱了鱼,而是半个中国人吓死或吓疯了……


是的,带着经验去阅读,是一般的阅读心理。一般的情形之下,经验也是我们判断作品的基本标准之一,越是合乎我们经验的,越是说出我们经验的,所谓说出“人人心中所有”的作品,越是我们认为的好作品。


但庄子不信这个邪。不,他要破这个规矩——他的思想使命,就是来破这个世界的种种规矩的。

他一开始,说大鱼大鸟,妄为大言,其实就是在设立阅读门槛:带着经验或经义的,不必再往下看


这是危险的。其实他知道这种危险,《秋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所以,“北冥”云云,几千里云云,是一种孤傲,是一种拒绝,甚至,是一种自绝:自绝于人们的阅读经验,自杀于人们的阅读抵抗。


他的孤傲体现在:若要往下看,请放弃你的经验、知识、常识、成见,因为,我们要面对的,不再是一个封闭局限的世界,而是无限的世界


这当然会让很多人转身离去。正如在下文里说到的:“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岂唯形骸有聋盲哉?夫知亦有之。


但是,那些怀着好奇心,愿意放下经验哪怕是暂时放下经验,来体验他的虚构的美丽新世界的,就是他要的理想的读者。


这样的读者,才能摆脱对经验的依赖,而入于“无待”的境界。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