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庄子瞧!那只猴!
历史

鲍鹏山:庄子瞧!那只猴!

本文共1606字,阅读需约3分钟。


庄子不大喜欢和人来往,他宁愿和动物打交道。如果说孔孟荀韩的头脑是个议会大厅,整天闹哄哄的君臣打架,庄子的头脑就是一个动物园,鸟飞鱼跃,兽奔鸟散。我们看一个故事。


《齐物论》:


 

狙公赋芧曰:“朝三而暮四。”众狙皆怒。曰:“然则朝四而暮三。”众狙皆悦。



养猴人给猴子分橡子,说:“早上分给三升,晚上分给四升。”猴子们听了非常愤怒。养猴人便改口说:“那么就早上四升晚上三升吧。”猴子们听了都高兴起来。


我们知道,庄子从来不会无端去骂动物,他只骂人。这个地方说的是猴子,其实他是借始祖骂后代——达尔文说人是从猿猴“进化”来的,庄子在两千多年前,就为达尔文预留了一个问题:真的吗?您确定是“进化”而不是“退化”吗?




这个故事,庄子要说的,是人似猴子。


当然,猴子也比人高明不到哪里去,“它们”(猴子)有时候也像“他们”(人)。德性像人,倒霉也像人,《天地》篇就这样嘲弄猴子:“猿狙之便自山林来。”——猿猴因为行动便捷而被人从山林里捕捉来。人呢?不也“以其能苦其生”(《人间世》)?


《应帝王》:

 

阳子居见老聃,曰:“有人于此,向疾强梁,物彻疏明,学道不勌。如是者,可比明王乎?”老聃曰:“是于圣人也,胥易技系,劳形怵心者也。且也虎豹之文来田,猨狙之便执斄之狗来藉。如是者,可比明王乎?”


阳子居拜见老聃,说:“假如有这样的人,迅疾敏捷、强悍果断,对事物洞察透彻,学道不倦,可以比肩圣哲之王了吗?”老聃说:“呵呵!这样的人,就像小公务员供职办事,循规蹈矩,劳身苦心。记住!虎豹因为毛色美丽而招来猎捕,猕猴猎狗因为敏捷善捕而招致绳拘。这样的动物,也可以拿来跟圣哲之王相比吗?”


呵呵,动物中能以技炫人沾沾自喜的,还真是猴子;就这一点看,猴子还真比其他动物更像人。好吧,再看看《徐无鬼》中的那只猴子:


 

吴王浮于江,登乎狙之山。众狙见之,恂然弃而走,逃于深蓁。有一狙焉,委蛇攫抓,见巧乎王。王射之,敏给搏捷矢。王命相者趋射之,狙执死。


王顾谓其友颜不疑曰:“之狙也,伐其巧,恃其便以敖予,以至此殛也,戒之哉!嗟乎,无以汝色骄人哉!”颜不疑归而师董梧以锄其色,去乐辞显,三年而国人称之。

吴王的打猎队来了,群猴四散奔逃。却有一个猴子不在乎,在树枝间腾挪抓攫,向吴王炫示它的灵巧。吴王用箭射它,它还真行,竟然能敏捷地接过飞箭。吴王大怒,下令左右随从一起射箭,箭如雨下,猴子躲避不及抱树而死。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no zuo no die。是这个意思吧?不作就不会死。但是,生而为猴,那么聪明,聪明而近乎人了,哪能不作呢?作,是人和猴子最大的共同点。作死,是他们最大的命运。


吴王回身,对他的朋友颜不疑意味深长地说:“这只蠢猴!炫耀灵巧,仗恃便捷,挑衅蔑视我,活该!您要以此为戒啊!唉,不要用你的傲慢对待他人啊!”颜不疑回来后便拜贤士董梧为师用以,铲除自己的傲气,弃绝淫乐辞别尊显,三年后,国人都称赞他。


当然,猴子毕竟是猴子,它自有“人”不可及的地方:虽然有不少猴子德性已经堕落得很像人,但更多的猴子还是保持自我的本性,根本就不屑于做人,即使让它做人中的圣哲明王它也不稀罕。《天运》:

 

今取猨狙而衣以周公之服,彼必龁齧挽裂,尽去而后慊。


给猴子穿上周公的衣服,它必定把衣服咬碎撕裂,直到全部剥光才心满意足。


这样的猴子,是猴子中的“真猴”——如同庄子眼中人中的“真人”。真人者,脱去一切伪饰,赤裸婴儿也。


有一个人以猴子来比况项羽,说项羽其实是个猴子,只是洗洗猴骚,戴上人类的帽子而已。项羽把他杀了。


是的,你可以杀掉说真话的人。但是,你无法杀掉真相。


杀掉说真话的人,恰恰证明了此人说的是真话:你就是一只猴子。



但是,还有更残酷的证明,那就是:自杀。


项羽在自杀之前,会否在乌江边上,照照自己的影子?他看到的自己,是不是很像猴子?



其实,岂止项羽?整个人类,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猴类。那个被项羽杀掉的无名氏,说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真相:人,其实就是沐猴而冠。


这样妙手偶得,他一定读过庄子吧。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