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寡情的柴进
历史

鲍鹏山:寡情的柴进


本文选自中国周刊,共1809字,阅读需约3分钟。




林冲流放途中去柴进庄上,柴进大喜,设宴招待,其间柴进新聘任的洪教头来搅局,弄得柴进极端尴尬,以至于柴进最终弃旧迎新,彻底站在林冲一边,一心要林冲赢他,灭那厮的嘴。


林冲倒是在想,这洪教头是柴进的师父,打翻了他,柴进面子上不好看。柴进却暗示林冲:此位洪教头也到此不多时,此间又无对手。林武师休得要推辞。小可也正要看二位教头的本事



林冲见柴进说开就里,方才放心。


柴进太想林冲使出本事来,教训教训洪教头了!


两个开打,柴进却叫道:“且住。”

叫庄客取出一锭大银来,重二十五两。


柴进道:“二位教头比试,非比其他。这锭银子权为利物。若还赢的,便将此银子去。


柴进心中只要林冲把出本事来,故意将银子丢在地下。


林冲彻底明白:柴进就要林冲打翻洪教头!


可怜洪教头,到此还不明白,最终被林冲一棒打翻。


接下来柴进的表现,近乎残酷:

柴进大喜。叫:“快将酒来把盏!

下面的描写是:“众人一齐大笑。


柴进大喜,众人大笑,这场面对洪教头而言,是何等残酷?



打翻洪教头身体的,是林冲;打垮洪教头精神的,是柴进和他的庄客。


洪教头自己挣扎起来,,众庄客一头笑着扶了,羞惭满面,自投庄外去了。


柴进竟然毫不挽留,甚至一个目送的眼光都没有,他大笑着,携住林冲的手,再入后堂饮酒,并大叫将利物来送林冲。


洪教头可厌,因担心有人来抢饭碗,而大失风度,丢棒又丢人。虽然可以说是他咎由自取,但柴进竟然一句挽留的话也没有,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一句圆场的话也没有,这就显示出柴进的绝情。


而因为柴进的绝情,最后在众人搀扶下自投庄外去的洪教头,留下的,却是一个令人同情的背影。


再看看柴进如何对待武松。



宋江杀了阎婆惜,与弟弟宋清流落江湖,来到柴进庄上,庄客入去通报,不多时,只见那座中间庄门大开,柴大官人引着三五个伴当,慌忙跑将出来,拜在地下,口称道:“端的想杀柴进,天幸今日甚风吹得到此,大慰平生渴仰之念,多幸!多幸!”接下来就请宋江弟兄两个洗浴。随即将出两套衣服、巾帻、丝鞋、净袜,教宋江弟兄两个都穿了新衣服。又邀宋江去后堂深处,十数个庄客并几个主管,轮替着把盏,伏侍劝饮,一直喝到华灯初上。何等热情,何等温暖!


而此时,凛冽的寒风里,有一个人,害着疟疾,当不住那寒冷,在外面的廊下,抖抖索索,把一锨火在那里向!


端的好对比!

这是谁呢?


这可不是一个凡角,他是被金圣叹称为“天人”的武松啊!



武松初来投奔柴进时,也一般接纳管待;次后在庄上,就因为脾性不好,性气刚,酒后庄客有些顾管不到处,武松便要下拳打他们,因此满庄里庄客,没一个道他好,都去柴进面前,告诉他许多不是处。柴进就相待得他慢了。


柴进的眼光,也就一般庄客的水平啊。


用如此冷漠绝情甚至遗忘来对待武松这样的人物,柴进,暴殄天物!


这就是他万不及宋江处。这就是他往往花出了真金白银,却最后在梁山,没有一个真正兄弟的原因!


再看他如何对待自己的枕边人。


他后来在征方腊时自称“文武兼资,智勇足备,善识天文地理,能辨六甲风云,贯通天地气色,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无不通达。”和燕青一起混入方腊队伍,又谎称自己识得云气,恭维方腊是真命天子,方腊大喜,“自此柴进每日得近方腊,无非用些阿谀美言谄佞,以取其事。未经半月,方腊及内外官僚,无一人不喜柴进。次后,方腊见柴进署事公平,尽心喜爱,却令左丞相娄敏中做媒,把金芝公主招赘柴进为驸马,封官主爵都尉。”“柴进自从与公主成亲之后,出入宫殿,都知内外备细。方腊但有军情重事,便宣柴进至内宫计议。


在宋江征方腊的最后一战中,他阵前倒戈,在方腊的注视下,与燕青一起在背后突然动手,杀了措手不及的方腊的侄子,也是方腊的最后一员大将方杰,方腊仓惶出逃,方腊寨破。且看下面的情形:


燕青抢入洞中,叫了数个心腹伴当,去那库里掳了两担金珠细软出来,就内宫禁苑放起火来。柴进杀入东宫时,那金芝公主自缢身死。柴进见了,就连宫苑烧化,以下细人,放其各自逃生。众军将都入正宫,杀尽嫔妃彩女、亲军侍御、皇亲国戚,都掳掠了方腊内宫金帛。



燕青的行为令人不齿,而柴进尤其绝情寡义。他竟然是引兵“杀入东宫”,发现往日的枕边人已经自杀,柴进竟然毫不动情,把公主尸体连同宫苑,一把火烧了,然后,纵兵掳掠,杀戮。虽然他的这种做法,可以称得上是“政治上正确”,但是,夫妻一场,恩爱百日,哪怕是假的,也是你存心欺骗,对方却毫无愧对你处。李贽此处批曰“柴进忒薄情”。其实,在对洪教头时,对武松时,柴进的薄情,已经显现。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