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子贡如何花钱
历史

鲍鹏山:子贡如何花钱



 *本文选自《孔子如来》,全文约1400字,阅读需约4分钟。


钱有了使用之处,才叫有“用处”,没花出去的钱,就是没“用处”。

 

所以,那些帮我们花钱的人,其实我们要感谢他,是他们让我们的钱有了“用处”。

 

子贡,复姓端木(公元前520年-公元前456年)


孔门弟子中,子贡算是一个事功型人才,所以孔子说他是个“器”。

 

要知道,孔子可是说过“君子不器”的,所以,当面说子贡是个器,是一种明白的贬低,不过,孔子大概自己也觉得这样的贬低太过分,就又安慰子贡:你是瑚琏一类的器。

 

瑚琏之器


瑚琏是什么东西呢?是在祭祀天地祖先的时候盛放祭品的贵重礼器。

 

那个时代,国家的大事就是“祀与戎”,祭祀和战争(《《左传》成公十三年》),祭祀是国家最严肃的场合,用这样场合下盛放祭品的贵重之器来比方子贡,算是给他一点安慰吧。

 


子贡确实是国之重器,他是一个杰出的外交家。

 

齐国要攻打鲁国,孔子深知,弱小的鲁国只能坚持“用外交手段”保护自己,他对门弟子说:“夫鲁,坟墓所处,父母之国,国危如此,二三子何为莫出?”说是“二三子”,其实这话是说给一个人听的,所以,下面子路请行,孔子止之,子张、子石请行,孔子弗许。

 

孔子在等那一个人。

 

子贡当然明白老师的意思,于是站出来:老师,我去。

 

孔子点点头。

 


接下来,子贡展开穿梭外交,接连访问齐、吴、越、晋诸国,纵横捭阖,折冲樽俎,结果是:

 

“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

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但是,孔子还是要批评他:我只让你阻止齐国攻打鲁国,别的都是不该干的!巧舌如簧,伤害信义,以后要管住自己的嘴巴!(《孔子家语·屈节解》)

 

子贡还是一位杰出的商人,他的经商才能让孔子很惊奇也很不解,《论语·先进》记有孔子的话“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意思是说,端木赐不够听话,跑去买进卖出,不知为什么,他预测市场行情非常准确,弄得富可敌国。

 

孔子大概有点不明白子贡为什么赚钱能力那么强大。

 

司马迁《史记》里有中国历史上第一篇商人传记《货殖列传》,《货殖列传》里面他写的第二个商人就是子贡。


其实,子贡应该是中国有史以来被历史记载的第一位大商人。

 

因为《货殖列传》中第一位写到的陶朱公发财在子贡之后,司马迁不知为什么把他放到子贡前面了。

 

子贡的钱多到什么程度呢?司马迁是这样说的:子贡周游列国,诸侯们对子贡是“无不分庭与之抗礼”,这是孔子都没有得到的礼遇。



但是,子贡最了不起的地方,还不是他神奇的赚钱,而是他独特的花钱。

 

历史上,钱比他多的人,很多;但是,花钱比他花得值的,没有。

 

他的钱,很多都用在老师身上了,司马迁说“夫使孔子名布扬於天下者,子贡先後之也。”(《货殖列传》)这样的钱,花得其所,最得其所。

 

所以,我以为,子贡也许不是历史上最会挣钱的人,但是,子贡一定是中国历史上最会花钱的人。

 

谁能像他那样有福,把钱花在圣人身上呢?

 

钱有了使用之处,才叫有“用处”,没花出去的钱,就是没“用处”。

 

所以,那些帮我们花钱的人,其实我们要感谢他,是他们让我们的钱有了“用处”。


 

子贡的钱,花在孔子身上,就是在赞襄民族文化,就是在赞襄天道,不灭斯文。

 

这是他的无上光荣,也是他的无比幸福。

 

不是孔子要感谢他,恰恰相反,是他要感谢孔子。

 

这一点,他非常明白。

 

子贡名列“孔门十哲”,这比他的外交生涯,比他的商人名头,更让人心向往之。

 




鲍鹏山| 推荐课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