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五两银子林冲命
历史

鲍鹏山:五两银子林冲命

本文选自中国周刊,共1760字,阅读需约3分钟。


林冲在柴进庄上赢了洪教头,也赢了二十五两的大银,辞行要去牢城营。临行之时,柴进为了林冲到牢城营得到关照,除了又送他银子二十五两,还写书信两封:分别给与柴进有很深的交情的牢城营的管营和差拔,让他们关照林冲。


柴进如此慷慨好义,他的朋友也不会太差吧。但是没想到,一进牢城营,囚犯们就告诉林冲,这管营、差拔只认银子,是个专门诈人钱物,十分害人的人。真说着,差拔就过来了。



差拔一来,就问:“哪个是新来的配军?”林冲赶紧答应:“小人便是。”那差拔不见他拿钱出来,马上就变了面皮,指着林冲骂道:“你这个贼配军!见我如何不下拜,却来唱喏!你这厮可知在东京做出事来!见我还是大刺刺的!我看这贼配军满脸都是饿纹,一世也不发迹!打不死,拷不杀的顽囚!你这把贼骨头好歹落在我手里!教你粉骨碎身!少间叫你便见功效!”把林冲骂得“一佛出世,”那里敢抬头应答。


这一段骂,是骂林冲:

一,贼——在东京做出事来。

二,贱——满脸饿纹,一世也不发迹。

三,顽——打不死,拷不杀的。

四,傲——不下拜,大剌剌的。

五,身份——配军,囚徒。

最后是恐吓:教你粉骨碎身!



实际上,林冲并不是不愿意出钱,他不但愿意出,主动出,而且还打听好了大致的价位,他只是还没来得及拿出来——这个差拔根本没有给林冲拿钱的时间!


他其实何尝不知道林冲哪怕一时没有送钱,哪敢不送呢?既然这样,他为什么如此凶暴,痛骂林冲呢?


这种人心理上,往往都有一些问题。显然,这个差拨有以下心理毛病:


一、迫害狂。他内心阴暗,有着迫害狂的症状。


二、强迫症,焦虑症。这种人不仅贪财,而且还有焦虑症和强迫症,他要在第一时间见到钱,否则便没有耐心,


三、一顿臭骂,既可以立威,也可以威吓对方,使对方不仅快快拿出钱来,而且还让对方在恐吓之中,因为恐惧,拿出更多的钱来。


还让对方在恐吓之中,因为恐惧,拿出更多的钱来。


林冲待他骂过了,发作完了,赶紧取出五两银子送他,还拿出10两银子让他转交管营。


差拔马上转怒为笑,道:“林教头,我也闻你的好名字。端的是个好男子!想是高太尉陷害你了。虽然目下暂时受苦,久后必然发迹。据你的大名,不是等闲之人,久后必做大官!”


十九世纪俄国短篇小说大师契诃夫,曾写过一篇特别著名的小说,叫《变色龙》,刻画了一个叫奥楚蔑洛夫的警官形象,其实,在中国,在元明之际,也就是在十四、十五世纪之交,《水浒传》的作者就塑造出了差拔这一变色龙的形象,而且似乎更精炼,更突出,而且,更真实,更可信,更自然!



在骂林冲时,他骂林冲是“贼”,他说:“你这厮可知在东京做出事来!”做出什么事来呢?当然是做出违法犯罪之事,现在是罪有应得


可是在得到钱以后,就成了:“想是高太尉陷害你了。”


于是,第一条:“贼”变成“冤”了。


骂林冲时,他说林冲“贱”:“满脸都是饿纹,一世也不发迹!


得到钱后,就成了“虽然日下暂时受苦,久后必然发迹。”“久后必做大官。”


于是,第二条:“贱”变成“贵”了。


骂林冲时,说林冲“顽”,是“贼骨头,是打不死,拷不杀的顽囚”。


得到钱后,就成了“端的是个好男子。必不是等闲之人。”


于是,第三条:“顽”变成“好”了。


骂林冲时,说林冲“傲”,是“不下拜”,“大剌剌的”。


得到钱后,就变成了“据你的大名,不是等闲之人。”


于是,第四条:“傲”就变成“正”了。


骂林冲时,对林冲的称谓是“配军”,“顽囚”,连名字也没有。


得到钱后,就成了:“林教头,我也闻你的好名字。”“据你的大名,这表人物。”


于是,第五条:侮辱性的称谓变成恭敬性的称谓了。


五两银子,林冲就变了一个人。是林冲变了吗?林冲还是那个林冲,变了的,是差拨。


五两银子,改变了林冲的世界,五两银子,改变了差拨的人心!



接下来,林冲又拿出柴进的书信,说道:“相烦老哥将这两封书下一下。”


差拨道:“既有柴大官人的书,烦恼做甚?这一封书直一锭金子。”


中国有一个词,叫“值钱”。一个东西好不好,怎么判断?拿钱来衡量。李贽在此眉批曰:“只因柴进是舍钱的大财主,故一封书值得一锭金子,不然,还是五两十两银子当得百十个柴进。”


不是柴进有面子,是柴进有钱。


差拨将林冲给管营的十两银子偷偷昧下五两,只将五两银子和柴进的书信送给管营,在管营面前,备说林冲是个好汉,又有柴大官人书信相荐,又是高太尉陷害配他到此,无十分大事。于是二人合计看顾林冲,免了他的一百杀威棒。


林冲叹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端的是这般苦处!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