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君子三变
历史

鲍鹏山,君子三变



 *本文选自《孔子如来》,全文约1000字,阅读需约3分钟


孔子的学生陈亢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老师孔子在周游列国的时候,每到一国一地,很快地就能获得当地人的信任与亲近,从而很快地就能掌握该国该地的政治、风俗和人情。

 

他对老师具备的这种超乎寻常的亲和力感到不解。



于是,他就请教师兄子贡:“我们老师每到一国一地,一定能够获知其国其地的政治民情。

 

他是刻意求知的呢,还是人家主动告知他的呢?”

 

子贡回答说:“先生是以温和、良善、恭敬、检点、谦让的态度得来的。他老人家获得信息的方法总是和别人不一样吧!”

 

子贡是一个特别善于总结的人,更是对自己老师非常懂得的人,他揭出的“温良恭俭让”五个字,不特画出了孔子的温煦气象,还给后人修养身心提出了一个可资对照的努力方向。



简言之,这五个字的包含的人格、气质内涵,大致如下。

 

·温,为人温和,不激烈,不尖锐,不尖刻。

 

·良,不仅仅是善良,它是指对万事万物都有一种善意和敬意。

 

·恭,就是谦恭,和睦,对人、物有恭敬心,敬畏心。

 

·俭,指做事有分寸感,能够对自己的行为有所节制。

 



个人生活有分寸感,那就不奢糜浪费,所以生活节俭是俭的一个方面。

 

比如说,恭敬很好,但是恭敬过头就不好。

 

所以,孔子反对“足恭”。

 

在大街上碰到老师了,你说:老师好!打个招呼,很好;给老师鞠个躬,也很好。

 

但是你趴在大街上就给老师磕头,就不好,过分了,老师会尴尬。

 

如果是有意作秀,炒作自己,那是对师长的“绑架”——那就是人品不好了。

 


所以,过分的“恭”,往往有不良的企图,对这样的行为,孔子表示“耻之”。


做任何事,哪怕是正确的事,也得要有分寸感,从哲学上讲,就是度。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这个“俭”,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

 

让,谦让。


这个社会总有竞夺,竞夺总不能以力量为唯一胜算,总不能以一切据为己有为唯一目标,那人类社会就变成丛林,弱肉强食了。


所以,人一定要学会“让”。

 

人类学会“让”了,人类文明的曙光就出现了。

 

但是,有意思的是,孔子后期的学生子夏,却对君子的气质有这样的表述:

 

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论语·子张》)

 

意思是:君子的气质有三种变化:远望他的外表,很严肃;近距离接触他,很温和;听他说话,很严厉。

 

望之俨然,不可犯。

 

即之也温,可亲近。

 

听其言厉,是诤言。

 

君子有大德,不苟且,此俨然也。

 

君子有大度,能容物,此温煦也。

 

君子有教益,能育人,此言厉也。

 

俨然者,礼貌恭敬。

 

温煦者,仁德内充。

 

言厉者,义气发扬。

  

君子三变者,不过是礼、仁、义三种内涵的依次流露而已!

 


孟子说大丈夫“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不也是说君子的三变!

 

子夏说的是谁?还是孔子啊。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

鲍鹏山|推荐阅读



鲍鹏山|推荐书目







鲍鹏山|推荐关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