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诗选·《漫长下午图书馆独坐》
历史

鲍鹏山诗选·《漫长下午图书馆独坐》



没有任何地方比图书馆更危险,

更使人衰老与麻木。

多少英雄进去时雄姿英发,

出来时两鬓苍苍,尘霜满面。

 

现在我叙述那一个下午。

我一直往藏书室的深处走。我是忽然发现一种悸人气氛的包围的。

在那里,那些书比肩而立,互相掎倚与排挤。

我不敢翻动它们。我担心一打开书页,便有蛰居已久的灵魂“哑”地飞出。

我不敢弄出一丝声响。在这里我才顿悟什么是沉默。什么是不能惊醒的巨灵。

 

在这小小的深深的角落里,浓缩有多少骨哽在喉的未吐之痛?

有多少被大限强掐喉咙,而心怀不平的济济块垒?

我感到一双双死而未瞑的眼睛,我感到一种死不服输的杀气,

我亦感到一种死而未绝的相思与柔情,

与死而未绝的怜悯,

与死而不停的絮絮之口,在叙述着一些遥远遥远不相关的故事,

而薄薄的灰尘是时光的锯末吗?

 



时光压服一切。使一切闭嘴。


但在这些被迫卷起的图谋里,在这些阖然无声的纸薄尽头,是否夹藏着荆轲的毒剑?

我无法坦然自得地阅读像赢政当年沾沾自喜地指点燕人的督亢地图。

 

二十五史肃穆地排在那里。但我不知道这肃穆是真的威严抑或仅仅是掩饰自己的滑稽了。

有满满的一大书架。竟有满满的一大书架。

仅仅满满的一大书架?

且像压缩饼干一样依次排列,供我们来饕餮?

 

不论是痛苦的呼号,还是狂欢的歌谣,

或夜间悄悄的啜泣,或角落里扼腕的咒骂,

或堂皇的宣判刑戮、政府文告,

或阴暗的谋划机变、密室私议,

或文字密林中游击的仇恨,

或爱情的誓言与背叛,相思的苦闷与柔情,

或离客悲秋,或病中絮语,

诗人的灵感,哲人的思想,

此刻一并沉默,在一层薄尘之下。

 

而那些伟大的帝国和威严的皇帝,

与不可一势的将军及他的座骑和宝剑,

与情不自禁的诗人及他的酒壶和秃笔。

卑鄙的政客与仗义的侠士,

显赫的官僚与江湖的隐士,

趋炎附势的门客与侠肝义胆的妓女,

以及无名无姓地耕种和收割庄稼自己又被历史像庄稼一样茬茬收割了的代代农夫——都一并搅压其中,成为肉馅?!

我担心有个刺客悄悄地伸剑于书中,直逼我的咽喉。

 

我悚然四顾,孤身一人。

而他们则阵容庞大,重重包围。

杀人岂独是剑!

被刺穿的岂独是肉体!

 

我突然如受雷击:一个可怕的思想如峥嵘的鬼魅终于出现:

文化是最大的阴谋,

并且是最大的杀手!

而我,以及不可计数的前驱者和后来者,

都是自投罗网,且死不悔悟。

 

漫长下午的图书馆独坐,

我大彻大悟,虚弱不堪。


外面,云山苍苍,星汉茫茫。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