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论教育:一个不仁不义的社会,是教育的失败与耻辱
历史

鲍鹏山论教育:一个不仁不义的社会,是教育的失败与耻辱


导 读

我们自己应该意识到,既然从事教育这个事业,既然体制很难改变,我们仍然不能把体制作为推卸责任的借口。我们每个人,实际上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有做一点事情的空间的。

教育的使命之一,是培养人的价值观和价值判断力。很多教育者以为,教育是让孩子有知识的判断力,有事实的判断力,所以搞了那么多填空题,那么多选择题,全是知识题,全是事实题:比如,秦朝是哪一年建立的?下面几个选择,其中正确答案是公元前221年。考的是什么?知识;选择的是什么?事实。但是能不能不这么考?能不能出个题让学生对秦朝做个价值判断?比如秦朝的政治好不好?秦朝的那套政治在今天还能不能宣扬,能不能搞?


这样的题,就不是一个知识的判断,而是价值的判断。价值判断,比知识判断更重要。教育当然要教学生知识,但教育更要让学生懂得做是非判断。那么,什么叫价值观呢?


这里我先不做那种很学院式的解释,先来看看一个叫雅斯贝斯的德国哲学家,他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一书里,提出一个概念,叫“轴心时代”。雅斯贝斯说的“轴心时代”,一个是时间区间,一个是空间区间。空间,是在北纬30度上下,北纬25度~北纬35度区间内;时间,是在公元前800年到公元前200年之间,尤其是公元前600年到公元前300年这三百多年里。在这个时间里,在这个纬度里,世界上主要的宗教及其背后的哲学,不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都不约而同地同时发展起来了。在中国,出现了老子、孔子、墨子、孟子、庄子、荀子这些人;在古希腊,出现了苏格拉底、伯拉图、亚里士多德;在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在古印度,有释迦牟尼。这很有意思,雅斯贝斯提出的。


那么,在这个轴心时代,人类文明出现了一个什么重大的突破呢?这个突破体现在哪里呢?轴心时代,人类文明的重大突破,就是发生了对人类终级关怀的觉醒。什么叫终极关怀?我们每个人每天都有具体的关怀,关心下课后到哪里吃饭,关心年终考核发多少奖金,关心明年能不能评职称,都是具体的暂时的关怀。终极关怀呢?是关心这个世界什么样,是关心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是关心自己的人格什么样,是关心自己的人格会变得什么样,这就叫终极关怀。正是从那个轴心时代开始,人们开始用理智的方法、道德的方式来面对这个世界,同时产生了宗教。宗教之产生,就源于对人的终极关怀的觉醒。


我不知道在座的诸位,是不是还对宗教抱有一种成见?我们都是从小受唯物主义教育的,对吧,总把宗教看成是建立在一个虚构的基础之上。是否虚构,暂且不论,留待将来证明。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那就是:并不是完全真实的东西才有价值。神话不是真的,神话讲太阳是个神,现在证明不是,但能说神话没有价值吗?价值,并不一定需要有一个事实的基础,有没有天堂和地狱,现在仍然无法证明,但是,能否定其价值吗?天堂和地狱的预设,价值就在于:建立这样的彼岸世界,是为了给人类的道德提供非常重要的一个屏障,是为了让人类在此岸世界活得像一个人,活得体面、尊严。彼岸世界是真的还是假,即使不认为是真,也不能否认其对此岸世界的价值。


所以,今天我们随随便便去否定人类文明史上曾经有过的伟大创造,包括宗教,是很浅薄的。今人未必比古人更聪明。对人类终极关怀的觉醒,这就是人类文明在那个“轴心时代”的重大突破。那时,在中国、古希腊、以色列和古印度,同时取得了这个重大突破。德国的这个哲学家雅斯贝斯,后来又写一本书,叫《大哲学家》。几千年来古今中外的哲学家太多了,所以他在哲学家前加了个限定词,“大”,哲学家里最伟大的哲学家。他列了多少位呢?15位。在15位里,他又单独列出4位。雅斯贝斯认为,这4位,是大哲学家中之“大”,这4位,是最最伟大的思想家,是人类思维范式的创造者。人类思维能是今天这样子,就与这4位有关。哪4位?孔子、苏格拉底、耶稣、释迦牟尼,这4位。4位里,有两位是宗教创始人,耶稣、释迦牟尼;另外两位,是世俗哲学家,孔子和苏格拉底。


实际上,对轴心时代的研究并不一定要等到德国的雅斯贝斯。在中国,汉朝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可以说是最早研究“轴心时代”的历史学家,他对人类轴心时代四个区域(中国、古希腊、以色列、印度)中的中国,做了深入研究,将轴心时代之中国哲学思想,概括为六家,阴阳家、儒家、墨家、名家、法家和道家。正是这六家,给后来的中国人构建了一个价值体系与道德基础。就如同现在我们会场用的电灯,源自伟大的发明家爱迪生,没有他的发明,我现在PPT上也什么都显示不出来。那么,中国这些伟大的思想家们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就是我现在PPT上显示出来的这些,比如,道德仁义礼智信……这些是概念,但这些概念是什么?它们不是知识。知识的对象是事实。这些概念跟事实也无关。它们构成的,是我们中国人精神领域中的价值体系,是中国人社会生活的道德基石。


科学家、发明家,是给人类建立生活中的物质基础。电灯,就是爱迪生的发明。思想家,是给人类建立人生中的价值基础。没有这样的价值基础,我们不能成为人。一个人,没有道,没有德,没有仁,没有义,那还叫人吗?你说你不信,那我们可以做个实验,我能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你不仁不义?我骂你不仁不义,你马上会跟我翻脸,我怎么不仁不义了?看起来,两人是在针锋相对,其实,里面有一个基本的共同点,都认可仁、义。没有这共同点,争吵都不存在。这就证明两人之间有共同的价值基础存在。我曾经在广州一次讲座完了以后,一下子围了五六个小孩上来,大的大概五六年级,小的一二年级,蹦蹦跳跳的。我问了他们三个问题。第一个,你们知道孔子吗?知道。挺好,都知道孔子。第二个,你们读过《论语》吗?没读过。我有点失望。但是问到第三个问题,他们的回答让我感到特别欣慰。我问:你们长大了想做君子还是想做小人?所有的孩子一点都没有犹豫,都说:我们要做君子,才不做小人呢!你看,当孩子都这样回答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国家还是有希望的。也许,他将来未必做得成君子,但是他即使做不成君子,做了一个小人,他也不愿意让人说他不仁不义。不是吗?你明白吗,即使是坏人,坏人也不愿意你说他是坏人。这就是坏人心中也有一个价值标准在。有了这个标准,哪怕互相对立、针锋相对,人与人才有对话的基础。所以,人类生活没有一个价值基础,根本不可能组成一个社会。


这就是价值,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教育要讲这个价值。价值,需要的是认同。我曾经和教育界的一位名师一起吃饭。我说,知识和价值不一样,知识是让人认知的,但是价值是让人认同的。他说,不对,在西方社会,学校里什么都可以讨论。我说,讨论的目的还是最终走向认同,而不是最终走向否定。比如,做人要仁义,可以讨论,但是不能讨论到最后走向否定,变成做人就应该不仁不义。基本的价值观,必须认同。不认同,人没法在社会上立足。如果我现在公开宣布我就不仁不义了,你能把我怎么样,那你们马上就把我轰下去了。偷偷摸摸地不认同,鬼鬼祟祟地不认同,也可以,但就是不能公开宣称不认同。所以,教育就是要让受教育者,让一代一代的民族的未来,认同基本的人类价值观。


但是,今天,我们的基础教育到底做得怎么样呢?从小学一直到高中,孩子们毕业了。作为一个中国人,到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你问他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是什么意思,德是什么意思,仁是什么意思,义是什么意思,礼智信是什么意思,他都答不上来,一窍不通,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从事教育的人的失职呢?孩子们高中一毕业,没办法了,因为他进大学学某类专业去了。他都18岁了,成人了,不知道什么是人类的基本价值观,一个国家的基础教育,是不是很失败?我们老师都在干什么啊?我这样讲,不是把责任推给在座的诸位。我是想告诉大家,我们可以不接受别人推来的责任,但是,我们自己应该意识到,既然从事教育这个事业,既然体制很难改变,我们仍然不能把体制作为推卸责任的借口。我们每个人,实际上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有做一点事情的空间的。


我有一点失望在于,每当我和老师们讨论这些问题时,很多人是不屑一顾的,你给我讲这个有什么用啊?你讲什么讲啊,然后说这是体制的责任啊。我想问:如果不首先讨论这些问题,我们又如何改变体制呢?我刚才念了PPT上“道德仁义礼智信”这些概念,每一个概念的背后,都蕴含着深刻的思想。这些思想,是对整个人类文明和人类道德使命的思考。这些思考,变成人类文明的成果积淀下来;这些积淀,最后成了人类生存的价值观和价值基础。教育,就是要把这样的价值观赋予我们的后代,让全社会在这样的一个价值基础上文明地运作。这样,国家就有秩序了,人类就有文明了,民族就有尊严了。


中国现在很厉害,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很多人动不动就今天跟那个发狠,明天跟那个拼命,但是,我要问,在拼命之前,你有没有首先在道义上站得住脚?你了不了解现在国际上对中国人整体印象是什么样子的?评价极低:没有秩序,没有文明,没有信仰,没有规矩。事实就这样。我看见有两个国际调研机构,调查全世界最不受欢迎的旅游者排名,其中一个得出结果是,中国排第一。另外一个的调查结果是,中国排第二。那排第一的是谁呢?我告诉你,你可能会很高兴,是美国人。但是下面还有让你不高兴的。这两个调研机构调查的最受欢迎的游客,结论一样,都是日本人,都是我们中国人最讨厌的日本人。可是他们最受欢迎。看到这个调查结果,我真的是悲欣交集啊!为什么悲欣交集呢?日本人我这么讨厌他,他怎么还受欢迎呢?这是悲。为什么又欣呢?日本人跟中国人一样,也没有全民信仰的宗教,但日本人整体的文明素质,在全世界得到了认可。而日本人,就是古代中国人的影子啊,也就是说,日本人今天所达到的文明程度,完完全全是我们中国人更应该达到的,我们是有理由、有能力达到的。日本人,历史上深受中国儒家思想影响。


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曾经教化出了全世界最有文明素质的民族。我曾经在微博上感慨,英国哲学家罗素到中国来,是1921年,那时候的中国,经济多么落后啊,但罗素对中国人整体文明素质评价非常之高。这是一个外国人看1921年的中国人。再来看看中国的学者胡适。胡适14岁从老家安徽绩溪去上海,那时交通不发达,他沿着徽杭古道,走了七天七夜。那是1904年,中国经济很落后吧,但胡适回忆说,那七天七夜,一路上走,他没有看到一个警察,没有受到任何侵扰,他觉得非常安全。我再讲一件事,抗战期间,乱世吧?但是从北京寄一个包裹寄到广州,会花长一点时间,但是会收到。那么个乱世,不说广州大城市,就是寄个包裹寄到湖南一个乡下,也能收到。为什么?因为那时的人做事有规矩。孔子讲过一句话,“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只要人民有一个文明的秩序在,国家乱了,人有规矩。人有规矩了,你把东西交给我,你就放心,因为我有规矩,会照规矩来做。


与西方宗教教化不同,中国人是通过世俗的教化,让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变成了世界最文明的民族的。这是一个文化的奇迹。然后,我们又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让全世界最文明的民族变成了世界上最不文明的民族,这也是一个奇迹。关键问题出在哪里?教育。所以在座的诸位,我们都是同行,我希望大家都来反思一下。有时候,大家需要务实。有时候,大家来务个虚,好不好?教育,是一个有理想的事业,做老师,眼睛要看得远一点。不要老想着我这个班平均分数95.3分,他那个班平均分数95.2,我比他高0.1分,我下一步要怎么怎么样保持,然后超过更高分的。不要老看这个。做教育工作者,一定要有一点理想。


(根据2013年保定演讲录音整理,之二)



鲍鹏山:文学博士,学者、作家,上海开放大学教授,多所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等。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主讲《鲍鹏山新说水浒》、《孔子是怎样炼成的》。《光明日报》、《中国周刊》、《儒风大家》、《美文》、《中学生阅读》等报纸杂志专栏作家。

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出版《风流去》、《孔子传》、《孔子如来》、《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先秦诸子八大家》、《论语导读》、诗集《致命倾诉》等著作十多部。作品被选入人教版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及多省市自编的各类大学、中学语文教材。

2013年9月,上海创办浦江学堂。

2014年6月,北京创办花时间读书社。

2015年9月,北京浦江学堂成立。


敬请关注:北京朝阳区图书馆金台书院文化精品项目鲍鹏山“浦江学堂”国学“德金班”2016年春季开学信息。


媒体联络:010-58481659/15313298421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