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韩国乐天与辱母杀人案
历史

韩国乐天与辱母杀人案

  因为部署萨德,乐天中国店大量被关门。但近日乐天通过韩国外交部向中国请求,希望乐天玛特能恢复营业。我突然发现这件事和辱母杀人案很像,我给大家讲讲说说。


  先说乐天。韩国为什么会部署萨德?朝鲜半岛局势闹到这个地步,责任究竟在谁?或者说,主要责任在谁?我相信,大多数有反躬自省的人都知道主要责任在谁。1950年代,没有我们出兵并牺牲几十万英勇的志愿军,朝鲜还能存在吗?而现在朝鲜的很多事情却在损害我们的利益,但我们却没办法制止,越来越像个局外人,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步?难道我们不需要深刻反省自己的政策吗?面对像疯子一样的鑫月半,韩国不得不部署萨德,虽然有美国的借口,但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们这个借口呢?朝鲜不断试验核武器,到底对谁的害处更大?

  韩国看中了乐天的高尔夫球场,这对乐天来说是坏运气。他们总会看重一块地的,而这块地属于某个人或某个企业。乐天的运气很坏,他们也不愿意,为此总裁都自杀了。一群反对的高管被撤职,最后换上的都是同意的高管。所以在很大程度上,乐天是被逼的。

  那么,我国惩罚乐天对吗?

  当然对。明知乐天在很大程度上是情有可原的,但身为国家,必须有表示愤怒和反击的行动。这个世界不缺冤死鬼,何况乐天并不是完全冤枉。运气差,没办法,谁都有运气差的时候。

  作为中国人,我们该不该抵制乐天呢?

  应该!

  别说什么在哪儿买东西都一样。就算心里知道乐天(在中国)是个冤死鬼,但美国和韩国部署萨德,对我们不利!别管我们之前在朝鲜半岛的政策是如何的有问题,为了国家利益,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必须站在国家一边。

  所以,一码是一码。我国对朝鲜半岛的局势控制,是一码事,乐天部署萨德,是另一码事,我们为了国家和民族利益,拒绝购买乐天产品,又是另一码事。

  可能又有人会说:你要抵制乐天也行,但为什么不抵制韩国的一切产品,为什么不抵制美国?光抵制乐天,软蛋啊你?

  这又是另一码事了。也就是说,表达愤怒和反击,也要有个尺度。要充分考虑大局,控制事态,毕竟战争乃至全面的核战争,对谁都没有好处。我相信,如果局势真的继续恶化下去,抵制整个韩国的产品甚至抵制美国,也不是不可能的。比如,假如,我是说假如,两国开战了,我们还能买敌对国的东西吗?不管事先谁对谁错,或者谁的错误更大,一旦两国开战,都不可能买敌国的产品。

  总结一下我对萨德和乐天的态度:朝鲜半岛的事情走到今天,主要责任在谁,很清楚。但是不能因此而认为韩国部署萨德是对的,我们必须表达适当的愤怒和反击。为了国家和民族利益,我,坚决支持抵制乐天。我不会再买乐天的任何东西。对于其他韩国产品,在当前的形势下,我不拒绝,但会尽量少买(本来也没买多少)。另一方面,我充分理解韩国和乐天的处境。我不讨厌他们,更不会恨他们。我不认为到乐天购物的中国人不好,更不会到商场里阻拦别人到乐天玛特购物

  我不生气。走到这一步,我只是尽我一个中国人的本分。

  我现在只希望乐天能承担完全退出中国的损失,哪怕这个损失相当巨大。当乐天后来的高管同意部署萨德时,他们就应该做好最坏的准备:完全撤出中国,至少,要大规模缩减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如果要打悲情牌、善意牌,应该早动手。因为之前,我国的媒体已经把萨德闹得满城风雨。

  现在说辱母杀人案,同样是一码是一码。

  现在各种扒粪都出来了,于欢的父母都不是什么好鸟,自己玩高利贷不说,面对借条居然拒不认账,自己的签字都不认账!有这种无赖吗?

  但是,不管于欢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当他们面对暴力讨债时,当自己的母亲被剧烈侮辱时,于欢动刀拼命是完全应该的,否则不是人子,自己都没有脸活在这世上!

  一码是一码!不能因为于欢的父母在很大程度上是无赖,和那帮高利贷讨债者一样,本质上都是无赖,就可以被侮辱。于欢挺身而出保护母亲,是完全应该的!哪怕那帮要债者不是那么流氓,但天天跟着,烦扰自己的父母,严重烦扰父母的生活,身为子女,都有充足的理由动手!哪怕因此而被判有罪!

  一码是一码。

  但是,有点让人泄气的是,根据最新的扒粪,于欢好像也不是那么有勇气。首先,他动刀的直接原因是被拦阻不让出门,而不是母亲正在受辱。其次,他母亲到底受了多大的侮辱,判决书上没有,但《南方周末》的报道却绘声绘色。到底谁的话是真的?我们是更相信判决书,还是相信已经被揭露隐瞒了很多关键信息的一篇记者的文章?第三,他是突然动刀。否则在双方激愤之时,他没有机会能抓起一把刀连捅数人。

  只能有一个结论:于欢是突然动刀。

  以下是双方证言,谁更像真的,一目了然。下面是苏银霞(于欢的妈妈)的证词:

  在苏银霞口中,于欢因为被打,所以拿起一把刀连捅对方三四个人。而且,那把刀子平时就在接待室的桌子上放着。

  下面是一个高利贷要债人郭彦刚的证词:

  从郭彦刚的描述来看,于欢站在桌子南边,面朝北,然后他们四个(要债者,包括死者杜志浩)从北往南走,然后就看到于欢拿出一把刀子(从哪儿拿的,桌子上吗?),捅了一人一刀。郭彦刚看见立刻就跑,被从后面抓住脖领子,后背捅了一刀。

  这四个讨债者没有拿任何武器,但于欢却有一把刀。而且,事后于欢没有任何伤。怎么“被打”了呢?苏银霞说她儿子被打,到底有多大可信性?

  我们可以说讨债者老奸巨猾,游走于法律边缘。说的没错!但,这是另一码事,一码是一码。在于欢捅人这件事上,他很难说是完全的正当防卫。但是他为了保护自己的母亲,做出过激的事情,又是完全可以理解和称赞的!一码是一码。

  这个态度客观吗?无条件挺于欢(也就是认为于欢捅人根本无罪)的人,恐怕更不能面对对于欢更刻薄的分析吧。比如已经有人说了:“于欢捅人并不是因为他们侮辱了他的母亲,甚至眼睁睁看着他们侮辱了一个小时(当然,并没有什么jb塞嘴巴抽脸之类的剧情),之后在他们要打于欢的时候,于欢不能忍了,打我娘可以。不能打我。”

  这就是语言的力量。这种阴阳怪气的挖苦,无条件挺于欢者能接受吗?但这种挖苦我也是不赞成的。做人要厚道,我认为于欢捅人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母亲遭到了暴力侮辱性逼债。但他为什么没有马上爆发?可能是他的脑子里一直在斗争和权衡,毕竟捅人这种事很严重。是无动于衷、以后无法面对世人的戳戳点点,还是该出手时就出手?!也可能对方十一个人在某个时候都是凶神恶煞,如果当场动手,自己万一被打死,不仅不能报仇,父母可能更伤心。总之,当时于欢到底在想什么,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当他拿起刀的那一刻,当他使出最狠的手段时,我知道他想清楚了。他像个男人一样拿起了刀!在很大程度上是为母报仇,这是对的!作为一个男人,该出手时就出手,哪怕为此付出代价!

  但是他捅了人,杀了人,也是有罪的。这一点也不能否认。只是防卫过当的考量,还是留给法官吧。一码,是一码。

  写了乐天和于欢,我只是希望国人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能有“一码是一码”的态度。以后当本民族面对危难时,不管之前怎么样,都要维护我们民族的利益。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