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长征-第五章血染湘江
历史

长征-第五章血染湘江

文/小庄

一、

1934年11月25日,中央红军总政治部发布命令:抢渡湘江。

一支超级“特种部队”登场了。

这支部队就是林彪红一军团旗下,二师第四团,我们以后就叫他们“红四团”。

在以后的长征轨迹中,我们将会屡屡看到这支红四团的身影,那些无数次突破人类极限、挑战人类认知的作战任务,将会不断的由这支红军中的“特种部队”去完成。

他们的武器是简陋的,装备是残破的,用“特种部队”去形容他们,好像有些违和,但是他们身上展现出的意志和力量,是无坚不摧的,他们完成的那些不可思议的作战任务,足以令他们担得起一切荣誉和称号。


红四团的团长:耿飚,

红四团的政委:杨成武。


现在,林彪要给他们安排一个重要的任务,抢占中央红军湘江渡口的左翼防守阵地——界首。

原本渡口左翼的阵地,是由彭德怀红三军团负责防御,但是眼下因为红三军团部队还没有赶到这里,而敌军正在湘江剩下的这最后一个渡口上不断集结,如果不及时抢占并拿下界首,那别说渡河了,所有人都可能死在这湘江河畔。


这也是红军无比强大的地方,他们绝不会因为左翼的防守不是我们军团的责任,就弃之不顾,相反,他们常常为了更好的实现总的作战目标,不顾自己的牺牲去保护和支援友邻部队。


红四团接受了作战任务,而在同一时间,桂军也疯狂的向着界首一带奔袭而去,两军开始了速度上的比拼。

然而这种比拼却是不公平的,因为红四团靠的是腿,桂军靠的是车,这怎么比?

战争从来也不跟你讲什么公平。

耿飚和杨成武带着红四团,从各种山渠沟壑的林间小道里朝着界首而去,而桂军坐着卡车沿着通往界首的羊肠大道悠然行驶。

这两支队伍都是双方的突击队,任务都是抢占界首,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坐卡车走羊肠大道的桂军在同一时间与从林间小道穿插而来的红四团相遇了。


双方随即展开战斗,红四团的作战位置处于公路两旁的山林之中,居高临下,短暂的射击和冲锋之后,桂军的这支突击队四散逃开,红四团打了个胜仗,还缴获了几箱白金龙牌香烟,这实在是稀罕物。


占领了界首以后,耿飚和杨成武迅速带领部队构筑防御阵地,随后红三军团先头部队也赶到了界首,红四团将阵地转交给三军团,便立刻离开了,因为此时,还有一项更重要的作战任务等着他们。


红一军团防守的右翼,有一个制高点,也是防御阻击的绝佳地点——全州。


几乎也是在红四团抢占界首的时候,林彪派出了另外一支部队开始抢占全州,然而当这支部队接近全州的时候,发现全州已经被湘军刘建绪部占领,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激战之中,红一军团将面临一场极端险恶的战斗。


林彪已经嗅到了这种危险,可是眼下他只能在全州左侧约十六公里的觉山、脚山铺、鲁班桥一带构筑新的防御阵地。


彭德怀负责防御的左翼界首一带,距离林彪防御的右翼脚山铺一带,差不多有三十公里。

这中间的三十公里,就是留给中央纵队过河的地带,如果林彪和彭德怀不能守住这两个防御阵地,那么湘军、桂军、中央军就会倾泻而下,历史便要就此改写。


二、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为什么在蒋介石如此精心布置下的第四道封锁线中,还是给红军的先头部队留下了三十公里的真空地带?


这个问题不仅大家疑惑,老蒋此刻也很疑惑,他不仅疑惑,还很愤怒 ,他给湘江纺线上的五路大军同时发去了一份电报,电报的大意是: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全州至咸水之线为何无兵可守,任匪渡河,简直都是些饭桶。


这个疑惑不难解答,我们虽然说湘江封锁线就如铁桶一般,密不透风,然而怎么可能真的是铁桶?

包围圈讲究的是一个配合,你就是100万军队手拉手实际上也不可能将道县至湘江一带方圆200多公里的地域全部围起来。


这种大规模的战役,靠的就是友领部队密切的配合,任何一个可能跳出包围圈的防御点都有军队防守,一旦某一处发现红军主力,那么其他各路大军立刻尾随而至,实行聚歼。


而老蒋的部队什么都不差,最差的就是配合,事实上,别说什么密切联系,你侬我侬了,在同红军交战之前的关键时刻,周浑元中央军的一个营已经同桂系打了一仗了。

原因就是因为周浑元的部队不小心踩过了桂军的纺线,白崇禧早就说过,防共也要防蒋。

结果双方不顾上级命令,一顿开火先突突一个小时,桂军把中央军这个营全部缴了械方才罢战。


这原本是一件小事,可是从这个小事中,我们就可以看到老蒋同地方军阀之间的矛盾,必将屡屡在关键时刻拖他们的后腿,所以出现这三十公里的突破口,也并不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


三、

11月28日,双方的战斗激烈展开了。

而此时,中央纵队和军委纵队,才刚刚从距离湘江渡口70公里外的文市出发。

大家记住这个70公里的数字,这将成为湘江战役中一个让人郁闷难言,却又心痛无比的数字。

战斗的展开,首先从彭德怀的红三军团防御的左翼阵地开始,与之交战的正是那个曾经想要给红军留下一个“走廊”的白崇禧。

然而此刻,等待红军的已经不是“走廊”,而是凶狠的杀戮。


桂军战斗力一向很强,打仗狡猾却又固执,一旦杀红了眼,就变得分外凶狠。


战斗的残酷让红五师的师长李天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桂军不仅装备精良,而且作战十分勇猛,李天佑觉得自己从战那么多年来,从未经历如此惨烈的阻击战。

战斗刚刚开始,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团级政委、团长负伤的消息,这意味着不仅仅是士兵,而是所有的团级别指挥员都已经战斗在了前线。

如果他们牺牲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师级干部上阵,师级干部牺牲了,那就轮到彭老总亲自上阵,到了那时,也就几乎可以说到了全军覆没的时候了。


这一刻并没有让他等多久,桂军火力异常猛烈,在交战到28日下午时,桂军居然还派来了飞机加入战斗,红军阵地遭到轮番轰炸,陷入一片火海。


很快传来消息,五师参谋长胡震中弹牺牲,战斗仅仅开始的第一天,便已有师级干部牺牲,残酷可见一般。


战斗进行了一天一夜,没有人来得及休息,到了二十九日凌晨,桂军很快又发起了新的冲锋,十四团团长沈述清,没来得及看到29日升起的太阳,便牺牲在了桂军发起的冲锋之下。


彭德怀命令四师参谋长杜中美接替十四团团长的职务,坚守阵地,然而这个团在杜中美的手里还没有超过一个小时,全团牺牲,杜中美阵亡。


林彪那边也遭遇了同样惨烈的战斗,负责攻击林彪脚山铺一带防御阵地的是湘军刘建绪部,何健刚刚收到蒋介石那封“你们都是饭桶”的电报之后,无奈之下又给刘建绪加了两个师,还出动了十五架飞机为刘建绪助战。


如此一来,刘建绪也不敢丝毫懈怠,那么强大的资源给你,你要是把红军放走了,仕途基本也就结束了,所以刘建旭此刻已无退路,唯有死战。


很快,战斗开始以后,湘军的炮火几乎瞬间把脚山铺一带夷为平地,28日一天的战斗,几乎消耗了红一军团在防守线上近一半的兵力。

第二师经过28日的激战,只剩下五团政委带着两个连的士兵们参与阻击,到了29日清晨,这个师的最后两个连也牺牲在了脚山铺一带,政委易荡平战至最后一刻,把剩下的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


耿飚、杨成武带领的红四团,这支将来会在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突破腊子口等一系列载入史册的神级战斗中,发挥“特战作用”的尖刀队,此刻正在同抢占阵地的湘军展开白刃战。


他们的子弹,已经在28日那天的战斗中打光了,耿飚此刻正拿着他那把寒光凛凛的马刀,同湘军绞杀在一起。


当这场战斗持续到11月30日凌晨的时候,林彪负责的防御阵地已经残破不堪,红军手里的弹药已经消耗的所剩无几,眼下全凭着他们顽强的战斗意志,在同敌人抵抗。


局面已经进入非常危险的时刻,湘军的部队有一次几乎已经冲进了林彪的指挥部。

为此,一项沉默寡言的林彪,居然用命令式的口吻,给军委发了一封电报,要求他们必须在三十日晚上渡过湘江,否则局面可能难以收拾。


当朱德看到这封电报的时候,便立刻明白,红一军团的承受能力已达极限,否则按照林彪的性格,如何会用措辞如此严厉的电报去跟军委发出“指示”?


然而,等待林彪的是一个让他近乎绝望的消息,这个消息也让同样守在左翼界首一带的彭德怀陷入恐惧和痛苦之中。


红军中央纵队和军委纵队,至少要在12月1日下午,方才能完全渡过湘江。


这时候,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看那70公里的数字,从28日清晨文市出发,到达70公里处的湘江,即使除去在渡河中耽误的时间,他们这70公里,几乎走了近三天。

也就是说,他们每天平均只走了25公里还不到。


70公里,对于一支执行急行军作战任务的部队来说,绝不会超过一个昼夜。事实上,后来红四团飞夺泸定桥的时候,一个昼夜行军120公里。


我们当然无法要求军委纵队跑出这个速度,可是一天行军25公里是什么鬼?


这个速度将会使得红军付出沉重的代价。


四、

时间果然持续到了12月1日,那天中午,博古和李德到了湘江河畔,此时博古才第一次感受到战争的无情和残酷。

湘江上面浮着的是一眼看不到头的尸体,界首和脚山铺两个保护军委纵队过江的防御阵地已经处于半崩溃状态,敌军机枪和飞机的射程已经靠近湘江渡河点,无数战士的尸体已经躺在了湘江河畔,而放眼望去,一片湘江河水,已经被战士们的鲜血染成了红色。


博古何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长久以来,他们凭借着熟读马列经典,照搬苏联教条来指挥战役,当无法决策时,便将权力交给那个所谓的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军事顾问李德。

至于毛泽东那一套农村路线,则向来是被他们看不起的。


在洋房子里指挥战争,固然不会看到如此血腥的画面,而只有亲身处于战场之中,他才能感受到那种血腥带来的惨痛和残忍,也许到了此时,他才能真正明白什么是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看着湘江边上留下的那些辎重,什么缝纫机、X光机、山炮、印刷机,还有一大摞一大摞的苏维埃印刷的钞票,此刻都散落在湘江沿岸,而负责携带这些辎重的很多战士的尸体,就躺在这些物资的旁边。


浮桥上行军渡河的速度极其缓慢,一边有人在渡河,一边有人不断的从浮桥上倒下去,血水立刻混入湘江河水之中,起初湘江河水的颜色还并不明显,到得下午时分,湘江的水已经完全变成了血水,让人看着不寒而栗,却又心痛致极。


早在队伍刚刚出发没多久,毛泽东就建议抛弃那些辎重,轻装上阵,决不能使得红军最擅长的运动战被束缚起来。

那时候周恩来也觉得能扔的就全部扔掉,可是心中却始终怀着一些侥幸心理,扔来扔去,很多重要的物资终究还是没舍得扔掉。

这也是为什么70公里的路程,他们走了三天时间的原因。


而此时,到了湘江之上,看到了这般惨痛的场景,再想让大家扔掉物资,却已然不及了。

所有的渡河部队混作一团,却哪里还能去一个个下命令?


傍晚时分,中央红军总算是渡过了湘江,赶在后面追来的红八军团政治部主任罗荣桓此时方才赶到湘江,湘江之上以归于一片死迹。

敌军似乎已经完全退去,只剩下被炸烂的浮桥和红军无数尸体浮在江面之上。


红八军团此次担任护卫中央纵队的侧翼,但是这支部队是红军长征之前,在苏维埃地区临时筹建的一支部队,很多新兵都没有打过仗,手里分配到的武器也是最差的。

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此次湘江一战,被从侧面包围上来的周浑元部尽数全歼,一万多人的部队,最后只有不到一千人突围而出。


这不到一千人的队伍,来到湘江河岸,已是傍晚时分,天气转凉,河水冰冷,浮桥已经被炸,他们只得涉水渡河。


冰冷的血水之中,让罗荣桓感到不寒而栗,等他渡过河岸以后,转过身来,看到身边有一位小红军还跟着他,这个小红军大概14、5岁的样子,此刻已被刺骨的冰水冻得嘴唇发紫,全身颤抖。


可是这个小红军的身上,依旧还背着一台油印机。


罗荣桓告诉他:“孩子,赶紧把油印机扔了,这东西会拖垮你的。”


小红军回答道:“这是我们连长交给我的任务,说是让我一定带到新的苏区去的。”

罗荣桓一听,一阵悲伤酸楚的情绪涌上心来,当下强忍着心中痛苦,告诉这个小红军:“我们以后还会缴获更多的油印机,这个我们就把它砸了,不要留给敌人,我会去跟你们连长说的,他不会怪你。”

小红军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的神色,随后便将这台油印机扔进了湘江水中。


罗荣桓说:“这就对了,我们现在就去找我们的主力部队吧。”


小红军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随后往前方奔跑而去,罗荣桓看着这个孩子的背影,再回头看了一眼湘江河水,当下再也抑制不住,眼泪喷涌而出。


而此时,大家都还不知道的是,并不是所有的部队都完全渡过了湘江,还有一个担任后卫任务的三十四师,被留在了距离湘江渡口75公里外的阵地上,此刻他们已经被敌军从四面八方包围,这个师的师长,名字叫——陈树湘。


历史文章:

长征-第一章 于都河畔

长征-第二章 主要矛盾

长征-第三章 走向绝境

长征-第四章  桂军“借道”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