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辱母杀人案沸沸扬扬,背后没那么简单

辱母杀人案沸沸扬扬,背后没那么简单

  最近辱母杀人案沸沸扬扬,各个公众号都在谈。对于这种风气,我是不太赞成的。不是说不能谈,而是大家一窝蜂地谈,并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目的是什么呢?

  因为大多数公众号,其实是想吸粉。

  我现在也谈了,我也想吸粉。但我必须给出更合理和深入的分析,看看能不能获得足够的转发。

  首先,咱们谈谈案子本身。

  1、不管案子怎么样,当着儿子的面,尤其是成年儿子的面,侮辱对方的母亲,而且绝不是一句简单的“C你妈”,而是各种具体的侮辱行动,这种行为就是在找死,极大概率会遭到剧烈的报复。社会垃圾杜志浩,该死。

  2、但我们也要看到,儿子于欢的母亲苏银霞虽然是个企业家,但之前获得过银行贷款。2015~2016年间,苏银霞及源大工贸面临借款者、银行的诉讼金额近2000万元。她向银行借款将近2000万,对于一家200人的企业,之前银行的支持力度不算小。但是为什么她还不上呢?换不上,可能有银行催款原因,但也可能是她自己经营不善。但不管怎样,她都不应该借高利贷。但是苏银霞不仅借了高利贷,搞非法吸储,而且还成了高利贷的玩家,这就过分了。

  3、所以,苏银霞后来被催债催得那么惨,也有其自身因素。没有吴学占向她催债,也会有别人。发生暴力催债的事,是迟早的。当然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应该遭到人身侵害和侮辱,尤其是那么大的侮辱。

  4、作为高利贷“同行”,吴学占太过分了。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然后不断利滚利,即使还了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一共254万,但还有余款十几万。于是吴学占继续逼债,而且是暴力逼债。吴学占太过分了。既然过分,理应受到惩罚。

  5、吴学占也许已经用类似手法逼过很多人,而苏银霞,也未必没有逼过逼人。因为暴力逼债是“规”。只是这次事情搞大了,有新闻效应,所以被曝光了。

  6、苏银霞的儿子于欢,并不是直接因为辱母杀人。他杀人最直接的原因是再次被殴打,而不是母亲被污辱或警察不管。这样,“正当防卫”的理由就大打折扣了。当然,侮辱他母亲的杜志浩肯定是该死的,这一点我再次强调。只是于欢动刀的直接原因是自己被打。而且警察刚出门,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院子里了解情况。这,是不是给了他更大的胆量呢?

  7、于欢并没有杀死杜志浩的动机,否则早就应该动手。而且杜志浩挨刀之后还能活蹦乱跳,甚至自己开车到医院,说明受的伤是完全可以治好的。从医学角度来看,杜志浩受的伤并不严重,只要及时治疗就行,只是他自己为了充面子,故意显得活蹦乱跳,导致出血过多,延误治疗,所以不治而亡。

  8、第6、7条,对于为于欢定罪很关键。第6条加重他的罪,而第7条减轻了他的罪。两者是否相抵,怎么算,我不清楚。考虑到杜志浩当面侮辱别人母亲实在罪大恶极,所以可以轻判于欢,但不能不判。

  以上,是我对案子本身的看法。

  其次,咱们谈谈这个一年前的案子是怎么曝光的。

  此案发生于2016年4月,基本上是一年前的旧案。为什么当时没有曝光,现在却曝光并引发了轩然大波?

  因为此案是被一家有实力的媒体:《南方周末,首先在3月23日曝光的。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案子结了(或者初步结了),而且对于欢判得很重,可以看成被曝光的直接原因。加上报选题、采访、修改,用一个月左右发文,可以理解。从媒体角度看,当着儿子的面侮辱母亲然后被杀,保护母亲的儿子被判无期,女企业家被房地产老板放高利贷催债,都很吸引眼球。

  但是,作为一家有影响力的大报,报道这种3600多字的整版文章,肯定有多重考虑。除了案子本身颇为引人注目之外,有没有其他原因呢?

  《南方周末》的文章,既然没有报道苏银霞之前获得过几家银行的借贷、苏银霞自己也在从事非法吸储和高利贷、于欢并不是在母亲被辱的时刻杀人、警察离开房间但仍然在院子里了解情况,那么,人们看了《南方周末文章后的几种主要反应就是:

  1、于欢为母报仇,判得太重了!

  2、杜志浩这种人渣,之前涉嫌驾车撞死一名14岁女学生并逃逸,现在居然堂而皇之地被高利贷公司雇佣,造成进一步恶果,这究竟是为什么?

  3、地方警察不作为,导致于欢亲手复仇。

  4、进而,连母亲都保卫不了,何以保卫祖国?

  5、实业难做,高利贷猖獗,为什么一个实体企业家被高利贷逼成这样?

  那么,当了解了更全面的信息之后,大家是否觉得只有第1、2点是有道理的,而其他3点都是过于情绪化了呢?当然,我也认为这种事情非常恶劣,越是小地方,越容易发生这样的事。这件事出在聊城某县,据说该县过去曾经因为计划生育“百日无孩”而受到表彰,溜须拍马到了极致,所以现在出这样的事也就不奇怪了。但因为民间的一件事而上纲上线,是否有点小题大做?不要因为有人助人为乐,就认为人人都是雷锋;也不要因为出现这种极端事件,就认为好像到处都是黑暗。最起码,《南方周末》能报道这样的事,难道不是积极的一面吗?现在事情闹大,涉案的黑社会团伙都被抓,《人民日报》也为此发声,山东高院也发声,说已受理当事人上诉,这些不都是积极现象吗?

  从经济角度分析此案,如果在去年4月份还没加息的时候,高利贷已经导致了这种暴力事件,那么今年刚刚开始实际加息几个月,并有延续下去的趋势时,以后会不会出更多暴力催债案呢?

  当然更有可能。

  那么可以合理地推测,《南方周末》是不希望这种事件继续发生的(这也是我们绝大多数人的想法)。那么,是否意味着借助媒体的力量,有些人希望不要提高实际利率呢?

  南方周末,隶属于总部位于广州的南方报业集团。

  一旦提高实际利率,之前不管是买股票还是买房,还是做实业,只要加了杠杆,借了高利贷,就很可能爆仓,从而导致催债的事情大增。而之前加杠杆的人有多少?2015年买股票,加杠杆成风,2016年买房,更是加杠杆成风。

  人们为什么要加杠杆?难道加杠杆乃至借高利贷的责任,都完全是加杠杆者自身的责任吗?非得提高实际利率,让更多的人爆仓吗?出现更多坏账乃至治安事件,是大家愿意看到的结果吗?

  所以,提高实际利率,好像很困难。

  希望于欢上诉成功,极大地减轻对他的判罚!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男人,他毕竟出手了,应该赢得掌声,赢得喝彩,赢得人们的敬重。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