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资本主义瘟神病,一场旷日持久的历史斗争
历史

资本主义瘟神病,一场旷日持久的历史斗争

文/小庄

01

1959年11月中旬,毛泽东在杭州会议期间,曾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讲了这样一段话:

“仗我们是不怕打的。帝国主义要想“和平演变”我们这一代人也难。可下一代、再下一代,就不好讲了。中国人讲“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英国人说“爵位不传三代”,到我们的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情形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啊?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鲜血就白流了…”——毛泽东在杭州的讲话

彼时,毛泽东对国际战争环境的判断,是短时期的大规模战争已经结束,世界将迎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和平发展时期。所以帝国主义的侵略方式,则极可能由军事手段逐渐转变到“和平演变”的手段。

于是,毛主席就有了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这段话不仅道出了毛泽东的一种担忧的心境,同时也道出了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个死局。

这个死局就是——资本主义的瘟神病,而到了2019年的今天,我们的生活环境,就面临着这种资本主义瘟神病的侵袭。


02

“瘟神病”的提法,最早出自于共产党宣言里面。

指的就是——商品的相对过剩,导致的周期性的经济危机。

前段时间,知乎上几个很热的问题:

1,为什么现在的实体经济越来越难了?

2,为什么现在很多年轻人的生育欲望越来越低了?

3,为什么有钱人越来越有钱,穷人越来越穷?

这三个问题看似没有关联,其实都可以从资本主义瘟神病的角度,找到答案。

改革开放之初,各种大、中、小型企业,凭借着中国强大的人口红利,都获得了良好的发展,通俗点说,你生产个啥都能卖得出去,中国的内需太强大了嘛。

自然而然的,与生产型企业配套的服务和销售型企业,也可以获得十分良好的机遇。

但是这种完全依靠人口红利的增长,总有到头的时候。因为一旦一个产品推入市场,获得不错的反应,就会有无数的工厂,疯狂的加工和生产,把市场需求以最快的速度,全部占满。

当市场需求到了一定的饱和程度以后,企业为了保证自己产品的市场占有率,相互之间就会出现残酷的竞争,然后相对劣质的企业就会被洗牌出局,出现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局面。

大的企业,凭借资金、技术、管理、销售等方面的优势,会迅速的击溃小企业,且这种趋势不可阻挡。之所以不可阻挡,是因为这种趋势是进步的。

好的产品,优质的产品不断将劣质的,山寨的产品洗牌出去,难道不是一种进步吗?

正因为它是进步的,所以才会如暴风骤雨一般,势不可挡。


这样一来,就必然造成接下来的局面,就是资本逐渐开始集中到少数的企业手里,那些在残酷的竞争中,通过资本改造,技术改造,生产管理改造等一系列手段,使自己的企业越来越强大的人,将会占有这个社会大量的资本和财富,于是贫富的两极分化就出现了。

当然,在资本的驱使之下,除了市场竞争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些从一开始就掌握了常人没有掌握的资源,信息,政策的部分人,也在这种制度条件下,纷纷下海,短时间内就积累了大量的财富,比如柳传志、王健林、王石等著名企业家,就是这一类型的代表。


而这种财富的两极分化,会进一步自我强化,出现我们常说的马太效应——有钱的越来越有钱,没钱的越来越穷。

这并不难理解,越是有钱的人,能承担的容错率会越高,承担风险的能力会越大,掌握的信息、资源会越多,所以竞争力就会比常人强很多。

所以,在资本主义的制度之下,贫富的两极分化不断加强,是一种必然事件,且不可逆转。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钱人越来越有钱,穷人越来越穷的问题了。

那么贫富的两极分化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资本主义瘟神病了——商品的相对过剩。

社会的财富集中的极少数的人手里,但是他们的消费能力却是很有限的。

马云再有钱,一个人也只能睡一张床,吃三餐饭,即使他住着几十亿的别墅,坐着几千万的豪车,但是这些消费,跟广大的人民群众比起来,仍旧只是沧海一粟。

反之,这种财富的两极分化,使得人民群众的消费能力越来越低,因为广大人民群众手里没钱了嘛。

然后,就出现了大量的商品生产出来,但是卖不出去的现象。

之所以卖不出去,不是人民的需求被完全满足了,而是消费能力不足以支撑他购买商品,所以我们称之为商品的“相对过剩”。

这种现象一旦发生,那么企业因为商品过剩,就会减少生产,开始裁员,有的工厂则会因此倒闭,如此一来,又导致大量的失业人员出现。

而大量人群的失业,则会进一步的导致消费能力疲软,接着出现更多的企业倒闭,更多的失业人员出现,消费能力持续恶化,进入一个可怕的循环之中。

于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因此爆发。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现在的实体经济会越来越困难。

很多人把原因归咎于很多企业不思进取,不肯创新,混吃等死等等。

这当然是原因,但是只是以局部观点来看待事物的外因。


03

同时,马克思指出: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这句话,道出了资本内在的“剥削”和“增值”属性。

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的百年近代史,也可以说是资本的一场对华侵略史,一段血淋淋的战乱史。

资本这个东西,具有自我增值,和不断剥削的天然属性。

它会朝着实现不断自我增值的方向流动。

于是,财富集中到少数人手里的另外一个现象就是: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和金融行业。

因为这两个行业是最赚钱的行业,换句话说,如果哪天出现了比这两个行业更赚钱的行业,资本又会无情的抛弃金融和地产,向着更有利于它增值的方向流动。

这一来,信贷消费过度膨胀,造成了市场的虚假繁荣,加剧生产与销售的矛盾。

大量的资本涌入房地产和金融行业的结果,就进一步造成消费者手里没钱,甚至未来几十年,下半辈子的钱,都已经提前放到资本家的房地产行业里了。

每个月工资5000,有一半要用来还房贷,未来的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是在还贷中渡过的,你说消费疲不疲软?商品过不过剩?

共产党宣言里说:

当厂主对工人的剥削告一段落,工人领到了用现钱支付的工资的时候,马上就有资产阶级中的另一部分人—-房东、小店主、当铺老板等等向他们扑来。

这跟今天的房地产,金融消费是不是很像?

即使你知道房地产会捆绑你的未来,但是你没有办法,你不买的话,更惨。

什么是刚需,跟你的孩子上学,跟你娶不娶得到老婆,跟你能不能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直接挂钩的东西,那就是刚需。

所以,无论如何,你还是会买。

资本的逐利性是十分可怕的,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赚你的钱,把你现在手里的钱赚完了,就开始考虑赚你未来的钱。

我们看现在什么花呗,还呗,借呗,贷呗,总之各种呗,其理论基础就是赚你未来的钱,连什么360,小米,都跑出来给大家贷款了,这是什么原因还不明白吗?

你一个生产手机的,一个搞杀毒的,也跑来搞金融了,为啥?

赚钱啊。

于是,马克思的另外一句断言,又成为现实了:

在这种占有下,工人仅仅为增殖资本而活着,只有在统治阶级的利益需要他活着的时候才能活着。


这样一来,就解释了,为什么现在很多年轻人的生育欲望越来越低了,因为剥削越来越严重了。

同时也解释了近些年来一直讨论的一个热点——阶级固化。

人们在雇佣关系里,看起来是公平的,自由的,但是其实本身也已经被商品化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开始体现为商品之间的交易、买卖关系。

我作为一个商品,你购买我的时间、体力劳动,或者脑力劳动,以货币的形式支付这种商品应有的价值。

虽然我们之间是平等的,自由的,我们都有选择终止交易的权力,但是我却没有办法改变我的商品属性,我不是卖给你,就是卖给另外的资本家,只要我还想继续活下去。

这种人类商品化的现象一旦出现,我们就具有了互相买卖的“商品属性”

于是,妓女这类处于商品食物链最底端的“商品种类”就出现了。

呜呼哀哉。

这时,我们回到文章开头,再看看毛主席说的那一段话,就能体会到他老人家的担忧和良苦用心了。


04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作为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者,我们看待任何一段历史,都应该放在一定的历史条件,和一定的阶级地位上去看。

今天的经济制度,同毛主席领导的时期,已经大不相同了,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今天发展取得的成就,而否定那个时期,因为如果没有那些年打下的坚实的工业基础,建设起来的强大的国防力量,后来的改革开放是不可能实现的。

同理,我们不能以毛主席时代的政策,借以否定今天发展中出现的问题。

历史总是朝着生产力进步的方向走着的,历史最终也是人民来创造的。

今天社会出现的种种问题,资本主义瘟神病也好,人类的商品化也好,若干年后,历史总会给出公正、合理的评价。


全文完

往期文章:

《毛选》里面,竟然也讲了“婚姻和爱情”?

人生有一种牛逼,叫做“我能写出来”

公众号:八角楼上,读毛选,写毛传。
喜欢的朋友,关注一下吧。

点击右下角“在看”,也是对作者极大的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