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区斗争-第十章熬过了黑夜,你就能看到光明
历史

苏区斗争-第十章熬过了黑夜,你就能看到光明

文/小庄

一、

1930127日,历史上发生了两件看起来似乎毫无关联的事,但是这两件事在随后的几天,竟给一个人带来了空前的压力。

 

127日这天,蒋介石亲抵南昌,召开了第一次“剿共”军事会议,布置了十万军队,策划着对中央苏区根据地的第一次大围剿。

 

而在同一天,由毛泽东派往富田领导肃反工作的李韶九,于当日下午抵达富田,迅速开始了他紧张而严峻的肃反任务。

 

蒋介石的十万大军此刻整军待发:

第一纵队(张辉瓒第18师、许克祥第24师、邓英新编13师)从樟树、丰城一带出发,东渡赣江,尾随红军而去;

第二纵队(谭道源第50师、周志群独立14旅)从西山、靖安出发,寻求红军主力决战;

第三纵队(公秉藩新编第5师、罗霖第77师)继续在赣江西岸驻防。

总预备队(毛炳文第8师)一部留南昌镇守,另一部朝着东固、富田一带而去。

 

毛泽东一生虽从未上过任何军事院校,但是他探索和研究任何事物,从来不满足于一知半解,总是挖根究底,要把事情的大本大源找出来,所谓的“大本大源”就是事物的本质,是事物运行的规律。

就如他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所说的那样:

 

“大家明白,不论做什么事,不懂得那件事的情形,它的性质,它和它以外的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那件事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去做,就不能做好那件事”——《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军事也是如此,只要你探索到其中的奥妙和规律,那么跟你是否上过军事院校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肯花费巨大的心力去研究一件事物的人并不多而已。

 

但是尽管毛泽东有着极强的军事天赋,这一次他还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此次围剿跟以往毛泽东所经历过的数次战斗均有不同,以前来围剿革命根据地的都是地方军阀,这些地方军阀有一个特点,就是只要你不在我的地盘中心晃来晃去,那么我是不会浪费兵力去和你死拼到底的,只要能把你赶出我的地盘就可以了。

 

所以每次红军只要坚持利用好游击战的十六字诀,那么关键时候保命问题总是不大的,因为只要你跑到各方军阀势力的交界之处,那么一般这些地方军阀就不会再花大力气来和你作对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早期的根据地,都是在各方军阀势力的边界周围的原因了。

 

而蒋介石这次的围剿,是绝对不会满足于把你驱散到各省边界就结束的,他们必花极大的代价,要将红军彻底剿灭为止。

 

此时,蒋介石携中原大战胜利之余威前来,形势确实比以往毛泽东面对过的任何一次战斗都要险峻得多了。

 

然而,骨子里坚定而勇敢的人往往遇强则强。

 

毛泽东面对此次蒋军的围剿,先是确定了“诱敌深入”的总方针,将红一方面军所有的将士们集合起来,退却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以逸待劳,准备着强大敌人的到来,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

然而,退到哪里合适?毛泽东经过一番思考,认为红一方面集合之处,应该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第一、  人民积极援助红军;

第二、  作战阵地有利红军;

第三、  红军主力利于全部集中;

第四、  敌人交通阻塞,不便联络;

第五、  敌人耳目闭塞,容易发生过失;

第六、  敌人补给困难,我与敌之周旋能使敌疲劳沮丧。

 

这六个条件其实都围绕着同一个原则——将我军力量发挥至最强,将敌人力量削减至最弱。

以我军之最强,攻敌人之最弱,则强弱转化,我军就有胜利的希望。

 

世间很多事情都是如此,纵然你有千般变化,万般技巧,最终往往回归于常识。

此刻的常识,就是局部战斗来讲,强的总是能打赢弱的,只要局部战斗不断的取得胜利,则最终就会从战略层面实现以弱胜强。

 

所谓的强弱之间,也就发生了转化。

 

这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这就是常识。

 

基于这样的判断,毛泽东把红一方面军全部集中到了宁都西北部的黄陂和小布,同时,在黄陂这个地方,开展了红一方面军的第一次军队肃反——黄陂肃反。

 

这一段我们在前文AB团与富田事变”中已经交代过了。

 

二、

形势千钧一发,到了12月中旬,张辉瓒师已经推进到了冠山、白水一线,谭道源师推进到了牛田一带,这两个师均已经深入到了赣西南苏维埃区域。

其他几路围剿大军,也已经逼近中央苏区。

 

然而就在毛泽东整军备战,四处查看地形、策划战术方法的时候,从富田传来了一个令他十分焦虑而不安的消息,李韶九在富田肃反激起了富田事变。

 

这无疑给正面临蒋军第一次围剿的毛泽东雪上加霜。

这种在对敌作战的关键时候,来自于内部残酷的政治斗争,往往最是容易击垮一个人的意志,使人倍感压力大增的。

但是现在,无论多么大的压力,他都必须要扛下来。

 

毛泽东在红一方面军的集结地黄陂,召开军以上干部的总前委扩大会议,会议的气氛庄严而紧张,“富田事变”的干扰,使得毛泽东的心情看上去不大好。

但是,作为军中的最高统帅,他依然以坚毅和乐观的情绪,在会上分析了粉碎敌人围剿的几个胜利的条件。

他所说的话准确深刻,却又是娓娓道来,无疑给正在备战的指战员们以坚定的信心。

他在这个会议上说了胜利有利于我们的八个条件:

 

“除了国际形势和国内形势这两个有利于我们的条件之外,我们至少还有六个明确看得到的胜利的条件”

 

“其一,军民一致,人民一致援助红军,这是最重要的条件;

其二,我们可以主动选择有利于作战的阵地,设下陷阱,把敌人关在里面打;

其三,我们可以集中兵力,歼灭敌人一部分;

其四,我们可以发现敌人的薄弱环节,捡弱的打;

其五,我们可以把敌人拖得筋疲力尽,然后再打;

其六,我们可以造成敌人的过失,乘敌之隙,加以打击”

 

毛泽东的声音坚定洪亮,无疑给即将投入战斗的每一个人以胜利的信心。

 

后来战争的演化和发展,近乎完全按照这六个实际条件去发展一般。

 

1225日,毛泽东到达小布,他需要在这里做战前的最后一次动员,于是召开了一场“苏区军民歼敌誓师大会”,动员根据地所有军民,一起起来为保卫我们的苏维埃根据地而战。

 

在宽阔的小布河滩上,红军和苏区数万群众参加了这次誓师大会。

只见人群密密麻麻,红旗招展,枪矛林立。

主席台两侧的柱子上,这一次竟多了一副对联,只见对联上写着: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操胜算;

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


越往后,在经历了中国近代战争中的无数次巨大规模的战役之后,人们就越会发现这则对联中所包含的军事思想,是多么的智慧和璀璨。

 

誓师大会上,群众呼声雷动,一呼万应,群情激奋,雄壮的口号声宛如滔天巨浪,一场伟大的战斗,正在等着他们。

 

三、

我时常在想,一个人的内心是要有多么的强大,才能在那种对外有严峻的军事围剿,对内又发生了富田事变那样的政治斗争之下,还能顶住如此巨大的压力,指挥若定的呢?

难道就因为他具有领袖的潜质吗?

如果说是因为他身上就是有领袖的潜质的话,那么这种潜质到底表现在哪些特点之上呢?

后来慢慢的随着自己阅历的增长,我看明白了,毛泽东身上至少有一点,是很多人这辈子都做不到的,就是他永远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是的,纵观毛泽东的一生,不管形势多么艰难,环境多么险恶,他永远都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

蒋介石大军来剿又怎么样?

只要按照“诱敌深入”的方针去指挥,把群众条件充分发挥好,再加上苏区各种有利的条件,那么敌人虽看似强大,却又会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变得弱小起来。

只要你相信人民,相信群众的力量,围绕着人民战争去思考,去布局,去指挥你的每一场战争,那么你就必然走向胜利。

这就是毛泽东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所以他无所畏惧。

 

同时,针对富田事变来讲也是一样,他已经叮嘱了李韶九“暂免职务,监视审查”的肃反方针了。

这样的方针,已经是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之下,他能提出的最安全和最保险的方针了。

他从来没有搞什么宗派主义,也没有因为自己的私利去制定政策,去参与肃反斗争,他做的每一件事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

他完完全全的做到了问心无愧。

 

一个问心无愧的人,他还有什么好害怕跟畏惧的呢?

 

一个人抗压能力不行,本质上是对自己在做的事情产生了怀疑,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敢确定自己那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


自我的怀疑和否定,才是使得自己变得脆弱的根本原因。

 

每个人都会在旅途上遇到很多艰难险阻,面对每一次大难的时候,问一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如果你想清楚了这个问题,那么你就要相信,熬过了黑夜,你就能看到光明。



历史文章推荐:

AB团与富田事变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