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区斗争-第十四章三次反围剿的胜利
历史

苏区斗争-第十四章三次反围剿的胜利

文/小庄

一、反第二次大围剿

青塘会议统一认识之后,毛泽东迅速集结红军队伍,于四月下旬向西推进二十公里,在群众和地形都比较好的东固一带隐蔽集结。

之所以选择东固,是因为此地不仅群众基础好,而且离之前青塘会议中既定的打击目标——王金钰部十分接近。

三万红军云集于东固大山之中,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然而这一次的敌人,在“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作战方针的指挥之下,并不十分的急躁,也绝不肯孤军冒进,他们总是要待侦察兵把前路情况探清以后,方才逐步推进。


因此,在大山之中等待敌人的红军,与敌军在战前就已经开始了意志力的比拼。

因为敌人迟迟不来,大山之中物资供应又十分困难,所以这对于红军来说也是一场艰难的考验,没有菜吃,他们就上山挖竹笋,山涧摸螺蛳,借以勉强维持着人类所需要的基本能量的摄入。


这支队伍装备落后,补给困难,军队数量上也远远落后于他们的对手,可是他们却有着超乎任何一支武装力量的坚定意志,他们决不允许任何人再来破坏他们分到的土地,找回的平等,赢得的尊严。

因此,他们总能一次次突破自己的极限,去与敌人做最艰难的斗争。


他们于大山之中,隐蔽坚守了二十五个日夜,终于等来了向东固进犯的敌人。

五月十三日这天,王金钰部的公秉藩师,开始逐步推进到东固地区,战斗终于要打响了。

当晚,毛泽东、朱德下达了《攻击富田消灭王金钰公秉藩师的命令》,并作了具体的战斗部署:

彭德怀红三军团担任左路军,负责迂回包抄;黄公略红三军负责正面阻击;林彪红四军和罗炳辉红十二军一部为右路军,抢占九寸岭和观音崖,协助黄公略正面击敌。

总指挥部,就设在东固北侧的白云山。


一切部署就绪,毛泽东还是不放心,当晚又和黄公略一起调查进攻路线,竟然找到了一条小路,可迅速包围敌之右翼。

五月十六日拂晓,毛泽东带着电台来到白云山指挥部,不一会儿朱德也来了,他们就在这里开始指挥第二次反围剿。


这日清晨,公秉藩二十八师与我军遭遇,战斗正式打响,担任正面阻击的黄公略部随即投入战斗之中,林彪、罗炳辉也迅速占领了九寸岭和观音崖,使得敌人处于我军三面包围之中。

此战一直打到下午三点钟,期间多次白刃相接。

这一带原本崇山峻岭,沟壑纵横,红军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此仗大获全胜,公秉藩二十八师全军覆没。

更可喜的是,此仗缴获颇丰,不仅俘虏了近4000官兵,还缴获了步枪、机枪3000余支,外加一台功率100瓦的无线电台。

师长公秉藩在逃亡的路上,被当地赤卫队捕获,但是因为红军有优待俘虏的政策,当时不知道此人就是公秉藩,他佯装自己是营部书记官,所以还领了红军3块银元当做路费逃脱了。

事后在打扫战场时,红军战士在此人的公文包里查出了他的师部印章,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公秉藩。

而另外一边,负责迂回包抄的彭德怀,直接打到了还驻扎在富田的上官云相部,歼敌一个旅,俘敌3000余人,缴枪1000支、山炮两门。


首战告捷,毛泽东和将士们欢欣鼓舞,此时上官云相部败绩已现,而蒋介石其余部队这才发现红军主力在东固附近,赶来增援已是不及。


这一仗为接下来的战斗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不仅取得了战斗的主动权,而且大大鼓舞了我军士气,增强了我军装备。

于是,毛泽东下令全军集结,走出大山之中,趁胜追击,向东一路横扫过去。

5月19日,在吉水白沙歼灭郭华宗一部和上官云相一旅,缴枪2000余支,二战告捷。

5月20日,在永丰中村,与敌高树勋部激战半日,歼敌一个旅,俘敌旅长,缴枪2000余支和一部电台,三战告捷。


5月25日,毛泽东得到消息,毛炳文部有撤退至广昌迹象,敌退我追,毛泽东当晚下令攻击广昌,消灭广昌守敌一个师,击毙其师长胡祖玉,四战告捷。


广昌告捷之后,毛泽东率领红军继续东进,准备攻下建宁,消灭刘和鼎师。刘和鼎竟不知道红军来得如此之快,毫无准备。彭德怀、罗炳辉当晚率军攻下了建宁,缴获了2000多支步枪,并且在城里发现了大批的西药,这对于缺医少药的红军来讲,简直如获至宝,这批药物非常之多,竟够红军使用半年之久。

守城师长刘和鼎仓皇逃去,红军五战告捷。


从5月16日战斗开始,到5月31日攻下建宁,十五天中,红军竟然横扫了近七百里,无坚不摧,无往不胜,五战五捷,一共歼敌近3万余人,缴枪1万余支,并获取了大批军用物资,痛快淋漓的打破了蒋介石的第二次围剿。


第二次反围剿,横扫七百里,五战五捷,这一红军的壮举激发了毛泽东的诗性,他挥笔写下了气势磅礴的《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


白云山头云欲立,白云山下呼声急,枯木朽株齐努力。

枪林逼,飞将军自重霄入。

七百里驱十五日,赣水苍茫闽山碧,横扫千军如卷席。

有人泣,为营步步嗟何及。


二、反第三次大围剿

连续两次的失利,让蒋介石开始重新审视他的对手——毛泽东。

这着实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在极端的兵力悬殊和经济封锁之下,国军又吸取了第一次围剿的经验,竟然还是败在了毛泽东手上,而且损失惨重。


蒋介石做了一个决定,他要亲自出马了,他不再委托任何人担任围剿司令官,决定亲自担任“围剿”总司令之职。

为此,他改组南昌行营,重新调集部队和人马,组成4个大兵团,共18个师,两个独立旅,总兵力达30万人马,并且将进攻的主力部队,全部换成了嫡系的中央军。

为了配合自己的嫡系部队,他还专门调来五个空军队,第一次配备了几十架飞机协同作战。

老蒋似乎还嫌不够,又聘请了德、日、英三国军事顾问,随军参与围剿战争的策划。


历史终于迎来了蒋介石与毛泽东的第一次军事交锋。

这次两人的军事交锋,必将永载史册,成为红军与国军战争史上难以抹去的一笔。

这次围剿战争同第一次、第二次围剿有了本质的区别。


因为这次是蒋介石亲自担任围剿总司令,所以他配备的军队和以往非常不同。

首先第一个特点是,担任主力围剿任务的不再是杂牌军,而是全部换成了他的嫡系部队。

左翼进击军里,分别由赵观涛、陈诚、朱绍良、蒋鼎文任总指挥,这些人不仅个个是中央王牌军出身,而且都是蒋介石的得力干将,心腹之臣。


右路军,虽然还是由各路地方军组成,但是这些地方军都是在前两次围剿中已经取得一些同红军作战经验的队伍,而且这一次因为是蒋介石亲自指挥,所以各地方军互不配合的情况,同前两次又有了一定的区别。

前两次围剿,红军之所以可以找到敌人弱部逐个击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各部军队之间配合度很低,看到邻居部队遭殃,幸灾乐祸的成分,远胜于担忧的成分,所以增援也往往不及时,因此总能给毛泽东找到弱点,实现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的战术方针。


但是这一次,地方军不仅是由蒋介石亲自调配,而且老蒋配备了一个实力强劲的预备队,可以随时处理突发状况,协助各部队完成此次围剿。

这个预备队,就是卫立煌领导的嫡系第十师,外加一个攻城旅。

这个卫立煌,在后来的抗日和解放战争中,也打了不少艰苦大仗,是老蒋手下的一员猛将。


再加上数十架飞机在天空负责侦查和带路,这次的围剿竟如铜墙铁壁一般,丝毫没有任何漏洞,排山倒海的向着苏区奔涌而来。


更加令毛泽东猝不及防的是,此次围剿速度之快,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在第二次围剿取得胜利之后,仅仅过去了20几天,蒋介石竟然能迅速重整队伍,作出一个全新的战略部署,来势汹汹的朝着苏区发动新的围剿。


在这种绝对优势力量面前,蒋介石也无须再顾及什么“步步为营、分进合击”等等战术方针了,他决定凭借这股巨大的优势力量,长驱直入,直接捣毁整个苏区,然后再开始逐步的清剿。

毕竟,任你毛泽东战略战术如何的出神入化,在绝对力量的碾压之下,老蒋相信,没有任何人有机会翻盘,也没有任何人能扛得住这种绝对优势力量的打击。


这一次围剿与反围剿的战争,是毛泽东和蒋介石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军事较量,苏区的红军队伍还是三万,之前的俘虏兵很多都领着红军发给他们的3块银元回家了,虽然补充了一些进来,但是加上牺牲的队伍,此时红军还没能继续补充新的队伍,而且蒋介石第三次围剿来得实在太过迅速,红军也根本来不及补充。

3万红军对30万国军,这场较量将在1:10的兵力悬殊之下开始,而且此次进犯的军队,主力全部都是蒋介石嫡系部队,实在可以说是一场绝境中的较量。


如果不是历史上真实的发生了这样一场战争,稍有常识的人都无法想象这样绝对力量的差异之下,仗该怎么打?也没有人会认为红军有半分胜利的希望。


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是没有以少胜多的战役,但是这些战役往往颇具神秘色彩,或因优势方的领导者纸上谈兵、昏聩无能,或因弱势方的领导者施以巧计,奇谋化解。

总之给人的感觉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在里面。


毛泽东既没有办法在战争的关键时刻,突然搞来一场大火大风什么的自然力量帮助他力挽狂澜,也没法像冷兵器时代一样,带着一群特种部队搞凌晨突袭。

而蒋介石那边,也不会犯纸上谈兵,优柔寡断的错误,更不会被对手整几个做饭的灶台就忽悠得不着边际。


事实上,蒋介石绝不是白痴,对于军事来讲,就是把他放进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去对比,他的战绩也足以吊打古今绝大多数的名将。

更不要提此人有着超常的政治手腕了。

蒋介石本身就酷爱军事,早年他东渡日本,在日本陆军炮兵联队当过二等兵,并学习了日本军队的作战技术,他有着自己对于军事独立的思考和认识。

在他看来,一支富有战斗力的军队,必须具备三个要素:绝对服从命令;军队官兵要有信仰;军队才是士兵最优质的职业学校。


而且蒋介石这个人,也一样是熟读兵书,他看过《孙子兵法》、《防海纪略》、《地形学》、《蒲鲁美战略论》、《初级战术》、《拿破仑本纪》、《大演习战略地图》、《俄国革命史》、《法国革命史》、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巴克尔战术》等等中外典籍。

他在北伐战争中,不断的击败曾经在北洋系统里不可一世的军阀首领,后来又在蒋、冯、阎的中原大战中,以30万兵力的劣势,战胜了70万兵力的冯玉祥、阎锡山的联合军队。


毛泽东在1938年说过:“蒋介石代替孙中山,创造了国民党军的全盛时代。他视军队如生命,经历了北伐、内战、抗日三个时期。过去十年的蒋介石是反革命的,但是他创造了一个庞大的中央军”。


他参与领导和创建的黄埔军校,为那个时代培养了无数的军事专家,我党很多军事人才,也是由黄埔军校中分化而来。


所以,谁若是低估了蒋介石的军事水准,那谁就是愚蠢的。


然而,蒋介石偏偏遇上了毛泽东。


毛泽东的军事指挥艺术,已经不能简单的把它归为军事层面的艺术,而是上升到了哲学层面。

毛泽东没有任何科班经历,更没有接受过任何军事专业的训练,但是他思考的战争却超脱了战争本身,而是上升到了战争的本质规律。

他想明白了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战争,搞清楚了一个人会为了什么而打仗,他深刻的理解了正义在战争中发挥出来的巨大威力。

所以,毛泽东对于任何只从军事层面去理解战争的指挥官,那都是一个降维打击,两者是不可能在同一个层面作战的。

当毛泽东想明白了这些,他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三、打破围剿

然而,不管你是哲学层面组织战争,还是军事层面指挥战争,仗始终都是要靠人打的,蒋介石和毛泽东的第一次军事较量终于还是要开始了。


在第二次反围剿作战中,毛泽东、朱德一路率军打倒了闽赣边界,在取得五战五捷的胜利后,敌人退兵了。于是他们分兵发动群众,组织分田分地,建立政权的工作去了。


此时,闻言蒋介石仅仅过了20天便整军来打,一下子也陷入了短暂的紊乱之中。

然而毛泽东迅速收拾心情,开始思考如何才能打破这来势汹汹的第三次围剿。

毫无疑问,要想打破围剿,以红军3万余人的军队力量是不可能的,按照以往的经验,必须依托根据地的有利地形,以及良好的群众条件,在有利地形和群众配合下,方才有希望战胜敌人。


于是他迅速发布命令,将所有分散在各个地区发动群众分田分地的队伍,全部集结起来,迅速撤退到赣南根据地。

只有在那里,才有一丝丝胜利的可能。


因此,此次战争一开始,两军需要比拼不是耐力,而是速度,此时毛泽东、朱德领导红军已经离开根据地近一千里路程,他们必须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千里回师的任务,赶回赣南根据地,以安排新的作战部署。


7月10日开始,红一方面军相继从各自工作区域出发,冒着盛夏酷暑,紧急行军,绕过敌人进攻的锋芒,沿着闽赣边界的武夷山脉南下,到了根据地南部的瑞金,再折向西北,同各路军马在于都北部集中起来。

随后,稍经整顿,继续向西北方向转移,来到了兴国北部的高兴圩地区,完成了千里回师的战略任务。


在蒋介石发起进攻20多天的时间里,30万大军由北而南,汹涌而来,一下子几乎占领了苏区所有的根据地,雪花般的战报纷纷传到蒋介石的行营里,“青天白日旗飘扬在广昌城头”,“宁都不战而克”,“瑞金落入国军之手”,南昌行营好一阵欢快娱乐的氛围。


可是欢快过后,蒋介石发现30万大军驰骋了20多天,竟然连一个红军的影子都没看到,更谈不上找到红军主力决战了。


红军主力到哪里去了?

蒋介石虽然奇怪,但是也并不十分担心,纵然那毛泽东有飞天遁地之术,只要30万大军假以时日,必能找出其主力,将其彻底歼灭。


而此时隐蔽在兴国高兴圩附近的红军,也已经陷入了极其危险的境地之中,虽然敌人还没有发现红军主力,但是红军却已经知道自己处在了敌人四面包围之中,30万实在是一个可怕的数字,他们即使不知道红军在哪里,但是凭借着如此多数的兵力,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就将红军全部包围了起来,试想一下,此刻若是红军稍有暴露,哪里还有生存的半分希望?


毛泽东生平经历无数恶战,曾经在大柏地一战中,亲自提枪上阵,但是那时候红军整体十分弱小,虽然凶险,但是却不像此次这般,身负巨大压力。

一旦暴露位置,3万红军将毁于一旦。


怎么办?四周都是铜墙铁壁,围得密不透风,哪里才能找到一个突围的缺口?如果再找不到缺口突围出去,敌人迟早发现我们。

千钧一发之际,侦察兵带来一个情报,敌军主力向兴国急进,在富田那里暴露了一个缺口,只有三个团的兵力留守富田,可以作为突围的口子。


于是毛泽东迅速整军,开始准备带着大家往富田方向突围。

可是祸不单行,红军刚刚行动起来,就被蒋介石的飞机侦查到了动向,发现了毛泽东欲往富田突围的意图。

这样一来,情况立刻发生了变化,红军不但暴露了自己,而且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缺口,被陈诚命令部队迅速堵上了。


危险又加重了,敌军发现了自己,纷纷朝着兴国的高兴圩这个地方包围而来,似乎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

怎么办?

红军似乎真的已经陷入了绝境,四周都笼罩着巨大的危险。


这次真的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


崇山峻岭,高峰险峻的大山之中,成了毛泽东、朱德率领的红军唯一可以躲避的地方了。

于是,毛泽东下令,所有红军队伍走进大山之中,只有在这山峦重叠的大山之中,才可以避免全军覆灭的危险。

这里面别说30万军队,就是来了100万军队,一旦分散进了崇山峻岭之间,就变得稀疏而零散了。


然而即便如此,也还是有着极大的困难,你3万人不能在大山里待一辈子,你甚至连一个月都待不了,因为大山里没有那么多吃的可以供应队伍生存下去。

因此,还是要突围,只有突围出去,甩开包围圈,方才有一丝生存下去的机会。

毛泽东等到了一个机会,他们缴获了一份电报,这封电报是何应钦发给各路军的指挥官的电报,电报中详细的记述了各路兵团的行动部署。


就是在这样绝境的时刻,这份关键的情报,给毛泽东送来了一线生机,他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上官云相。


在敌第一路军和第四军团之间,有将近20公里的缝隙,而穿过这个缝隙,就到达了上官云相部驻扎的莲塘、良村一带。

这个上官云相,不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而且是地方部队中实力比较弱的一支,在第二次反围剿的时候,就被毛泽东列为首要的打击对象。


这一次,上官云相再一次暴露了出来。


说起上官云相,此人原本在第二次围剿中,就吃过红军的亏,但是他回去以后,听说第九军军长王金钰因为在第二次围剿中作战不利,引咎辞职了。为了升官发财,顶替第九军军长职位,他筹集了40万大洋,上下疏通,最后才搞到一个第九军军长的职务。


但是他升任军长还不到一个月,就被老蒋再次派来参与第三次围剿了,他原本以为这次主力作战都是老蒋的嫡系部队,他就跟在后面捡个漏,沾个光就行了,毕竟他也想不到,红军有能力逃掉这次大军的围剿。


可是他却忽略了,毛泽东向来喜欢集中优势兵力,歼敌弱部,也就是说每次打仗都是先挑最弱的打,你上官云相当然就是最弱的,你能比得了老蒋的嫡系部队吗?

所以他这次真是不走运了,毛泽东就挑他作为突破口,决定狠狠的揍他一顿。


当晚深夜,毛泽东、朱德命令全军从蒋军包围圈的20公里缝隙中穿插出去,这是一个极难的任务,因为没有高德地图、也没有行车导航,你不一定能走直线,而且敌军也是在运动之中的,所以表面看有20公里的缝隙可以穿出去,但是实际上,根本不可能有20公里的回旋余地,一旦稍不留神,就有撞到敌人的风险。

因此,毛泽东、朱德命令红军采取一切隐蔽措施,将所有发光、明亮的东西,全部包裹起来,马嘴都用马口塞塞紧,防止嘶鸣,白马都穿上了伪装服,队伍不准交流说话,全部用毛巾绑住手臂,用作识别,一路不设任何路标。


就这样,在敌军四面包围之中,红军当晚穿过了20公里的缝隙之中,直达上官云相部队所在的莲塘附近。

8月6日晚,红军以突然猛烈的袭击发起攻击,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喊杀声惊呆了,上官云相做梦也没有想到,红军竟然摆脱了重重包围,出现在他的驻地。

这次战斗仅仅用了2个多小时,速战速决,歼灭了上官云相大部军队,取得了莲塘的第一个胜仗。


接着,上官云相急向驻扎在良村的郝梦龄部队移动,请求增援。

红军早已料到,在结束莲塘战斗后,迅速朝着良村追击而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上官云相的残部和郝梦龄的五十四师,再次歼灭了这支部队的大部力量。


良村一战,缴获颇丰,不但有步枪、迫击炮、电台、子弹以及马匹之外,还缴获了几十头骆驼。

上官云相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刚刚花了40万大洋换来的第九军军长,竟然在一天之内损失殆尽,自己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


红军一鼓作气,当天结束战斗后的凌晨时刻,他们来不及休息,探悉到毛炳文只有一个师驻扎在黄陂,于是又集中所有兵力,朝着黄陂而去。

在黄陂一带,林彪和彭德怀率军勇猛进攻,在几个小时内,歼敌4000余人,缴获步枪3000余支,机关枪30余挺,迫击炮11门,子弹40万发,获得重大成果。

红一方面军,在近乎绝望的险恶环境中,竟然找出了一线生机,从一个20公里的缝隙中走出敌人严密的包围圈,以极快的速度,乘敌不备,连续在莲塘、良村、黄陂取得三次战斗的胜利,三战三捷,实在叫人不可思议。


然而,摆脱了面前的危险,还有更大的危险向着他们袭来。


这莲塘、良村、黄陂三战,都是在敌人来不及增援的情况下,以极快的速度打击敌人弱部取得的。

手法应该说和前两次反围剿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这一次反围剿却又跟前两次不同,不会因为你打退了其中一两路杂牌军,其余各路就会自动撤退,放弃围剿的。

因为这次来的不是杂牌军,而是嫡系部队,只要蒋介石不下令撤退,谁也不会撤退。

红军虽然取得三战三捷,但是打击的只不过是非嫡系的杂牌部队,根本没有伤到蒋介石的筋骨。

相反,却因为莲塘、良村的战斗,暴露了红军主力的位置。

蒋介石很快命令,所有嫡系部队,全部东进,以密集的大包围朝着红军主力扑来,企图决一死战,叫嚣着决不能失去这次绝好的战机。


就在这顷刻之间,所有蒋军的武装力量,近20万人,全部朝着黄陂一带赶来,红军瞬间又陷入了巨大而严密的包围圈之中。


这次的危险程度再一次升级,他们周围连一个杂牌军都没有了,包围他们的全部都是蒋介石亲自指挥的中央军部队,战斗力十分惊人,你想要捡个像上官云相那样的软柿子捏,都没有任何机会。


何应钦讨好蒋介石的说道:“朱毛共军,这一次那是插翅难飞了。”


蒋介石却说道:“什么插翅难飞,千万不要小看毛泽东这个人,他不是孙猴子,不用插翅,也不用翻筋斗。他是土行孙,有遁地的本事。告诉陈铭枢他们,千万不可大意,跑掉几千赤匪不要紧,千万别让毛泽东跑了”


蒋介石并没有大意,在他看来,任何奇迹都有可能出现在毛泽东的身上。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往往就是你的对手。


红军终于迎来了万般艰险的时刻,毛泽东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这种压力从四面八方向着他袭来,密不透风,毫无破绽,竟如排山倒海一般使人几乎透不过气来。


古有韩信设下十面埋伏之阵,最终把项羽逼到了乌江。


今天毛泽东面对的四面八方涌来的危险,丝毫不亚于当初韩信围攻项羽的包围圈。


这一刻,确实是在所有三次反围剿战争以来,毛泽东所能感受到的最大危险的时候,在后来他写给中央的报告中,这样描述到这一危险时刻:

“自7月初敌人发动第三次围剿以来,我军由闽返赣,绕道长汀瑞金,两月奔驰,全无休息,疲困已极,疾病甚多。既入兴国,仓促应战,初向富田,折回兴国,由西向东,深入黄陂,又疾驰250公里。在约三个星期中,出入敌军重围之中,争取良村、黄陂胜利,至8月16日,两次被包围,是为一年来三次战争中最艰苦的时刻”。

能让毛泽东在后来发出这样的感叹,可想而知,当时的情况已经危险到了什么地步。

8月16日夜,红军来到永丰、宁都、兴国三县交界的地方,毛泽东命令部队停下来。

这里是一个峡谷的谷底,两旁高山耸立,一道溪水从山涧中流出来,发出清脆的响声。

峡谷四周山影朦胧,一阵阵夜风略过,给一种深浅莫测的感觉,更增添了此刻红军队伍中的沉重紧张的气氛。


前途在哪里,如何才能突出这个包围圈,四周的铜墙铁壁竟没有一个薄弱环节,现在红军又脱离了群众武装,陷于四面包围中,全军也集中到了一处,更无半分可以前来救援的力量。


要怎么打破这次围剿,把红军带出去?

这成了萦绕在毛泽东、朱德等人心中的一个大难题,这个难题解决不了,则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那么红军最后到底是如何突出重围的呢?

我们下一章再聊。



历史文章:

苏区斗争-第十二章 王明、博古上台之谜

苏区斗争-第十三章  实事求是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