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区斗争-第十六章两条路线

苏区斗争-第十六章两条路线

文/小庄

一、赣南会议

三次反围剿胜利后,中央又来信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可能很多人都已经会下意识的感觉到某种不祥的预兆。

从井冈山时期开始,几乎每次只要有特派员带来所谓的中央的指示,那么接着就多半会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杜修经带着中央指示到了井冈山,接着就有了“八月失败”。

刘安恭带着“二月来信”到了赣南,然后毛泽东就离开了红四军。

后来又陆续有人带了几封信到中央苏区,红一方面军就执行了“立三路线”。


可是这些所有的来信加起来,也没有这次来的这一封造成的后果严重。


因为从这封信开始,中央苏区正式开启了两条路线的斗争。

以前的中央和根据地之间,虽然也时常都有激烈的争论,但是这些争论大多是意见、观点的斗争。

即使后来出了一个立三路线,但是“立三路线”的问题,归根结底它是一个认识上的问题,我们之前就讲过,立三路线的根源在于对中国革命的不平衡性和长期性认识不足。

认识问题,只要一放到实践之中,要不了多久就立马可以被检验出来,所以即使造成比较严重的损害,但是绝不会到达近乎毁灭的地步。


而思想和理论问题则完全不同,这两者一旦具备了完整的形态,那么除非它们彻底走向毁灭,否则你几乎不可能将其纠正。

接下来的历史就会证明这一点,往后的很多历史还会不断证明这一点。


这次的信是王明上台以后组成的临时中央写的,信中对中央苏区的工作提出了一系列严厉的批评和指责。

我们先看看这封信重点指责了一些什么,然后再来分析其背后的指导思想。


第一、对于红军的成分,仅仅提出“洗刷流氓”,但是却没有“以清洗地主、富农、商人为中心”,这是模糊了阶级路线。


第二、在土地政策上,没有实行“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的政策,却执行什么“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土地政策。这是完完全全的富农路线。


第三、苏区党包办一切,各级政权机关被富农、商人把持,一直保持着游击主义的习气,忽视“阵地战”和“街市战”,是严重的右倾机会主义。


第四、在根据地问题上,是狭隘的经验主义,总是“傍着发展”,走波浪式的推进政策,这是农民习气,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打通赣东北和湘鄂赣苏区,向着中心城市扩大根据地。


很明显了,这封信所指责的所有错误问题,刚好都是毛泽东之前制定的一系列政策。

信中虽然没有直接点毛泽东的名,但是苏区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是向着毛泽东来的。


这封信中的关键四点的批评,为后来苏区的崩溃埋下了伏笔。

第一点,因为提出没有洗刷以富农、地主、商人为中心的革命同志,所以自然而然的,接下来就要开始大力洗刷革命队伍中的地主、商人、富农成分了。由此使得已经开始的内部肃反运动不断扩大化,而且无论怎么纠正,都停不下来。


第二点,因为要执行“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的政策,导致后来大量苏区的地主、商人、富农受到严重打击,纷纷出逃,毛泽东之前答应给大家分田、鼓励商人自由贸易的政策, 惨遭打脸。这也给苏区的经济带来严重的后果。


第三点,指责红军身上都是游击习气,这就为后来的红军战术从游击战、运动战转向阵地战、堡垒战埋下了伏笔。


第四点,指责农村包围城市路线是狭隘的经验主义,是农民习气,必须逐步向着大城市发展,这就为后来再次进攻中心城市,否定原先的波浪式向前推进的政策打好了基础。


而这上面的指责,自然而然地随之衍生出来相应的新政策,这些政策背后的指导思想,毫无疑问,那便是苏联社会主义革命的那一整套指导思想和理论。

因为在社会主义革命中,富农、中间派被苏联认为是最危险的敌人,而苏联的革命又是以中心城市的胜利而胜利的。


所以王明上台以后,便有了上面那一整套完备形态的指导思想和理论依据了。

这样看来,同毛泽东的路线斗争,归根结底是苏联共产国际路线与毛泽东实事求是的中国革命实际路线之间的斗争。


为什么苏联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有着如此巨大的影响力?我们在之前的文章:

“苏区斗争-第十二章 王明、博古上台之谜”中已经交代过,这里不再赘述。


在这封针对毛泽东的指示信发出以后,为了引起中央苏区所有人的重视,王明为首的临时中央又特意发来紧急电报,要求苏区的中央局召开一个政治会议,讨论信中的内容。

并且指示要取消原先的军事领导机构,成立新的军事委员会,来领导苏区的军事工作。


这个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在临时中央这封具有明显针对性的信发来以后,毛泽东几乎不可能在新成立的军事委员会中再被选举为相关领导人了,这就是变相撤职。


很快,这个临时中央要求的政治会议就开始了,这就是历史上标志着毛泽东离开红军领导岗位,失去军事领导权的会议——赣南会议。


会议上,原先由临时中央派往苏区的三人团,任弼时、王稼祥、顾作霖开始了对毛泽东的批判,其中尤其以任弼时、顾作霖两人批斗的最狠,他们手持“尚方宝剑”,攻势十分凌厉,“右倾机会主义”、“狭隘经验论”、“农民习气”、“山沟沟里的马列主义”、“富农路线代表人物”等等一顶顶帽子卡在了毛泽东的头上。

当然,此刻这两人都不会想到,几年之后,他们就会成为毛泽东的铁杆粉丝,最忠实的拥护者。然而这却是后话了。


此次会议上,因为毛泽东之前在富田事变中,也失掉了一部分群众基础,因此整场会议下来,他几乎都是出于挨批的位置,哪里还有半分分辨的余地,他沉默了。

自此,刚刚领导红军取得三次反围剿胜利的毛泽东,在苏区党内领导层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


不过好在,事情并没有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因为之前10月间的《中央致苏区中央局第一号电》中已经批复了毛泽东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的职务,因此总算还保留了一点余地,不能一下子完全排除毛泽东的领导地位。

虽然后来,毛泽东这个苏维埃主席的职务,几乎等于名存实亡,但是它的意义却是非常重大的,因为这个职务总归算是苏维埃共和国的高层领导,虽然发展到后来没有任何的实际权力,但是却为后来的长征中,毛泽东重新回到军事领导的核心岗位保留了一个名分。


当然,它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意义,就是从那时开始,大家对毛泽东的称呼不再是以前的总政委、毛委员了,而是换成了一个既尊重又亲切的称呼——毛主席。

从此,这个毛主席的称呼,就再也没有变更过了。


二、攻打赣州

赣南会议后,紧接着就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因为前三次反围剿的胜利,此时的苏维埃区域,已经将赣南和闽西打通并扩大和联系在了一起,红军的实力也有了较大的增长,随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正式成立,中华苏维埃区域(我们所说的中央苏区),迎来了历史上的鼎盛时期。

此时中央苏区红军数量达到了6万多人,管辖县区达到152个(以当时的划分县区为准,建国后这些县区陆续有合并),面积达20万平方公里,人口达860万人。

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虽然红军政权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但是他们的力量仍旧十分弱小,甚至还远不如一个占据中心城市的地方军阀强大。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找到一些原因,就是为什么会有人犯了革命的急性病,恨不能马上打下几个大城市,然后迅速取得革命的胜利。


因为他们还没有看到星星之火,要以怎样的形势发展成燎原之势。

所以他们很着急,可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着急是没有用的,越着急往往就越危险。


彭德怀此刻就十分危险。


在一个小会议室里,周恩来、毛泽东、朱德、彭德怀、项英、任弼时、王稼祥、顾作霖等人,围坐在一起,正在讨论着是否攻打赣州的军事计划。

为什么周恩来会在这里呢?

原来远在上海的中央机关,因为顾顺章、向忠发相继被捕,中央机关的位置被暴露了,大家在上海也就待不下去了,只得纷纷疏散。

王明去了莫斯科,周恩来于12月底到了中央苏区,博古、张闻天、康生、陈云等人成立了临时中央政治局,博古任总负责。

这些人随后两年的时间里,陆陆续续来到了中央苏区根据地。


博古此时的称呼,之所以是总负责,不是总书记,是因为王明自己想留着这个职位,等到以后自己来选的,但是后来历史的发展却又不是他预期的那样的了。


周恩来到了苏区根据地,开始担任苏区中央局的书记,成为当时苏区的最高领导人,他开始办的第一件事就是讨论是否进攻赣州的军事计划。


这个计划,便是博古任总负责的临时中央的一个指示,是在鼓励大家进攻中心城市的基础上衍生而来。

所谓的进攻中心城市,不过是立三路线的老调重弹而已。

这是一次具备了完整思想形态的,比李立三更“左”的进攻路线,苏区的危机终于要慢慢到来了。


毛泽东虽然在赣南会议之后已经被边缘化了,但是因为他在军中长久以来积攒的威望,所以他的话仍旧很有分量。

他认为此刻进攻赣州,依然没有取胜的希望,不同意攻打赣州的计划。

而对于周恩来来讲,这是临时中央的指示,临时中央要求在赣州、吉安、抚州等几个中心城市中,择一而攻。如果这几个城市一个都不打,那显然又违背了中央的指示。


会议上所有人经过讨论,大多数人都认为应该执行攻打赣州的计划,毛泽东成为了少数派。

但是以往的经验已经无数次证明,听了毛泽东的,往往就对了,而每次只要不按照他的意见去办的事情,最后多半都走向了失败。

所以会议上大家都无法统一意见,陷入了左右摇摆的局面,这时候有一个人的话,使得这种原本处于摇摆的天平瞬间倾向了多数派,毛泽东立刻成了众矢之的。

这个人就是彭德怀。

彭德怀说:赣州就由我三军团来打吧,这也怕那也怕,还打个什么仗?


彭德怀的话是很有分量的,因为他在三次反围剿中已经打过无数次的胜仗,如果说任弼时、顾作霖、项英等人虽然是多数派,但是苦于自己没有亲自指挥过战争,所以他们的意见起不到绝对作用的话,那么彭德怀此刻的话,无疑给多数派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这样一来,多数派立刻跟打了鸡血一样,对毛泽东说话的用词纷纷激烈起来。

右倾保守主义,退却主义的帽子纷至沓来,似乎有了彭总的承诺,他们已经看到了赣州城的胜利一样。


有人扬言:打下了赣州,再来和老毛算账。


毛泽东瞬间从原本的少数派,变成了被批派,会议下半场的局面已经不是什么意见、观点之争了,而是变成了一场毛泽东的批斗会。


从“赣南会议”以来,毛泽东在苏区的地位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人似乎突然不像以前那么尊重他的意见了。

而此刻,大家简直把他看成了一个灾星一样,言语之中处处针对,处处贬低,不管他说什么,都能被扣上一顶顶帽子。


这段时间以来,毛泽东从提出“诱敌深入”的方针开始,就连续作战,好几次身处险境之中,都能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力,带领红军化险为夷,取得一次次的胜利,他从来都是斗志昂扬,充满了乐观的精神。

但此刻他突然觉得有些疲惫了,这种疲惫来源于同志们的指责和不理解,来源于大家对他的不信任,来源于这种被排挤和被边缘化的感觉,这种感觉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以往他和大家不是没有过不同意见,比如和朱德就经常会因为对事物的不同看法有过争执,但是那是革命同志间的争执,不会含有排挤和指责的成分在里面。

这一次,他真的有些疲了,也有些倦了。

他在会议上提出了想要修养一阵的想法,会议当然也毫不列外的同意了他“修养一阵”的想法。


这次会议就这样结束了,彭德怀领军出发,朝着赣州而去。

另外一边,总务处给毛泽东安排了一个修养的地方,是瑞金以东二十多里外东华山上的一个古庙。


那天早晨,毛泽东脱下了平时出门开会才会穿的那双布鞋,拿出来一双草鞋换上。

警卫员忙说:“主席,你还是穿上布鞋吧,现在天气还很冰冷,容易冻伤”

毛泽东说道:“不必了,草鞋走路方便,过日子嘛,要学会细水长流,能省一点是一点嘛”

警卫员心中有些酸楚,但是他知道毛泽东的脾气,便也没有再劝。

随后又有总务处长给他送来一套棉衣,说是东华山雾气比较大,怕他着了凉。

毛泽东说道:“我现在和我身上穿的这套已经有感情了,再对付一阵就开春了,这个你就留给战士们吧”。


随后,他和警卫员缓步朝着东华山而去。

东华山算得上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这里满山的翠松古柏,一条山间小道弯弯曲曲通向山顶。穿过一座小桥,一座古庙出现在半山腰间,毛泽东一行人到达这座古庙里,看见庙里有一个厅堂,厅堂正面还供着一个神像,香案上似乎还有人来进过香火。

厅堂两侧各有一间房,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了。

“真是个好地方,还很幽静,确实适合修养”毛泽东说道。

贺子珍接过话说:“这回你就好好休息一样吧,忙了那么长时间,你眼窝子都凹下去了”。


毛泽东当然没有真的修养,从中央来的这些人,一个个指责他是“狭隘经验主义”,是“山沟沟里的马列主义”,是“农民思想”,现在他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读一些马列的书。

在他来东华山的时候,他带了很多书,其中就有一本书,是著名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


三、请毛泽东下山

话分两头,彭总这边可就惨了。

赣州久攻不克,伤亡惨重,但是却迟迟看不到攻下这个城市的希望。

彭德怀现在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因为当初是他在会议上拍着胸脯的承诺,一定可以把赣州城给打下来。

现在战争进入了拉锯之中,敌人坚守在城墙之中不出,红军进攻已经一个多月了,什么攻坚战术都用过了,却迟迟没有任何胜利的迹象。

你要说撤退吧,那就不仅打了自己的脸,也打了当时在会议上支持他的人的脸,但是如果说不退吧,眼下又毫无胜算,伤亡却是越来越大,再打下去,是捞不到半分好处的了。


就在这种矛盾思想的影响下,彭总没有及时撤出战斗,战场上的形势立刻急转直下,比原先的情况还严重了起来。

原来,他们久攻不克,却又迟迟不撤退,敌人的援军很快就赶来了,红军立刻陷入了两面包围,前后夹击之中,这样一来,再想撤退,就变得万分危险了,已经不是你想退就退的了。


而此时,因为久攻不克,战士们的焦躁情绪也滋生出来,敌人的援军已经赶到,红军很快就陷入了两面包围之中,有极大的可能会出现被包饺子的结果。


在第三次反围剿的时候,红军也曾陷入过被四面八方的敌军包围的局面,但是那时候大家是在战前统一过思想的,一致以打破敌人围剿为原则,且处于群众条件极好的根据地内。

所以即使在万分危急之中,毛泽东依然可以从一个10公里的小缝隙中突围而去,这里面少不了群众的情报,根据地百姓的配合。


而此时,情况却又不同,属于我方主动攻击敌人的城市,周边群众条件不好,想要获取准确情报,以及得到百姓的帮助是非常困难的,这样一来,此时的红军就成为了一支孤军。

不止于此,因为战前大家的思想是进攻赣州,直到打下赣州为止,现在如果说要撤退,在思想上也会有一定程度的混乱。


局面持续恶化,现在已经不是你打不打得下赣州的问题了,而是能不能安全撤退的问题了。


这时候,朱德提议了:“不如我们把老毛请来,一起参考一下该如何应付接下来的局面?”

其实此时,大家心里都没了谱,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接下来的局面,如果毛泽东此刻能来的话,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以前每次到了危机时刻,他总能想出破解的办法,兴许这一次他也能想到好的办法。


这时候,因为局面已经失去了控制,且在不断的恶化下去,所以此刻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周恩来接受了朱德的提议,派项英骑快马昼夜奔袭,赶到东华山去请毛泽东下山。


项英飞马赶到瑞金,很快来到毛泽东修养的地方——东华山。

毛泽东急忙问道:“这么早赶来,是军中发生了什么事吗?”

项英神色严峻的说:“润之,恩来同志派我来,请您马上下山,赣州久攻不克,我军现在伤亡不少,敌人援军又把我们包围了起来,形势很严峻啊。”

说着掏出一份电报,电报里写道:“我军攻赣至今,苦战一月不胜,3军团反被敌人援军包围。请润之暂停修养,赶赴前线决策。”


毛泽东之前预料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可是局面已经如此被动,毛泽东能怎么办呢?这不是武侠小说里的环境,往往在危机出现的时刻,一个高手出现,可以凭借高超的武功力挽狂澜,力挫各大派敌人。


这是两支军队之间的战争。

这一次,毛泽东要如何化解这次危机?


历史文章:

苏区斗争-第十二章 王明、博古上台之谜

苏区斗争-第十三章  实事求是

苏区斗争-第十四章  三次反围剿的胜利

苏区斗争-第十五章  绝处逢生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