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美国的黑人运动,应该学学《毛选》中的方法
历史

美国的黑人运动,应该学学《毛选》中的方法

文/小庄

一、

最近美国的黑人运动愈演愈烈,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美国已经有70多个城市爆发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而且这次黑人们的抗议活动中,伴随着大量的暴力行为,打、砸、抢、烧的现象非常明显。


这样一来,我们首先就会去思考一个问题:如何看待暴力?


历来在多数人的观念中,暴力都是不好的,是应该被杜绝或者遗弃的。

但是如果我们稍微用辩证一点的观点去看待暴力,就会很容易想明白,暴力这件事至少有两种性质。


第一种,是某些集团或者个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和私利,以强制手段施加于其他团体或者个人身上的伤害。这种暴力带有侵略、压迫等特点,是非正义性的暴力,是应该被坚决抵制和遗弃的。


那么与之相反,自然就存在第二种暴力。

那就是为反对侵略,反抗压迫,为争取和平和正当权益而采取的一种剧烈的反抗手段。

这种暴力具有正义性,本质是在促进社会安定和谐,世界和平发展的。

这种暴力一旦被组织起来,就变成了正义的战争。


说到这里,很多人一定会表示困惑。

如果暴力有非正义性和正义性的区别,那么这次美国黑人运动,显然不属于第一种非正义性质的。

那么难道它属于第二种正义性的?如果说它属于正义性的暴力,那打、砸、抢、烧难道也是正义的吗?


基于这种困惑,我们就看到了很多人虽然也表示支持美国的黑人运动,理解并同情他们,但是同时又觉得打、砸、抢、烧的行为实在是过激了点,颇有些“痞子运动”的感觉,其呈现出来的是极其糟糕的画面。


而且很多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如果美国的黑人运动依旧以这种打、砸、抢、烧的方式搞下去,其实它是难以持续的。

因为这次的运动,背后推动它们前进的是长久积压起来的愤怒,以及不公正的待遇,糟糕的环境等等。


所以,如果美国黑人的这次抗议活动,对于改变他们长期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以及残酷的阶级压迫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话,就必然难以持续下去。


二,

很多人看出了这一点,因此呼吁他们必须要有自己的纲领,有自己的政治诉求,这样才可以通过抗议活动,来获取自己的阶级利益,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但是这个呼吁是不切实际的,纲领必须建立在有组织的群体之上。

比如,《毛选》中提到过的早期的湖南农民运动,这些农民实际上已经以农会的形式自发的组织起来,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但是他们没有阶级意识,不懂经济也不懂政治,缺乏维持他们继续发展的上层建筑。

这时候,一旦给他们一个纲领,那么他们就能逐渐地构建起符合自己阶级利益的上层建筑,那么这个运动就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最后真正实现他们想要的公平和自由。


中共早期组织农民建立自己的政权(苏维埃政府),开展自己的经济活动(打土豪、分田地),组建自己的军队(工农红军),一步步构建起自己阶级的上层建筑,因此最后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要想有效的先组织起来,那就可以先学学《毛选》中的方法。

《毛选》中有一篇很著名的文章——《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面讲述的农民运动,也有暴力活动,但是却非常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潜力,真正的星星之火,其实就是从这篇文章中的农民运动烧起来的,最后烧出了燎原之势。


湖南的农民运动有什么特点,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第一,他们的暴力活动有准确的击打目标:

农民的主要攻击目标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旁及各种宗法的思想和制度,城里的贪官污吏,乡村的恶劣习惯。——《毛选第一卷,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你看,同样是暴力运动,但是我们伟大的中国农民绝不会无差别伤害,他们的斗争很有针对性,主要是向着直接压迫他们的土豪劣绅开展起来的。


而且他们心里有极其明白的算计,打击谁,放过谁一般都不会出错。

凡是反抗最力,乱子闹得最大的地方,都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为恶最甚的地方。农民的眼睛,全然没有错的。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最甚,谁个稍次,谁个惩办要严,谁个处罚从轻,农民都有极明白的计算,罚不当罪的极少。——《毛选第一卷,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你看这样的精准度,完全不亚于今天的大数据画像啊。


在这样的“精准分析”之下,不会伤害到无辜人群,不容易引发内斗,而且能获得更多人的认可和同情,有助于发展自己的支持者。


第二,他们会自发的建立统一战线

基于第一个特点,他们斗争都有精准的目标,所以他们就有了一个建立统一战线的基础。

因为参与农民运动的,也不是所有农民,而主要是农民群体中的贫农。

富农和中农,那都是中间派,是非常摇摆的。

你看富农的态度是什么?

“什么农民协会?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种了几十年田,没见过什么农民协会,也吃饭,我劝你们不要办的好。”

“什么农民协会,砍脑壳会,莫害人”

——《毛选第一卷,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这就是富农的态度啊,人家吃的饱,穿得暖,谁个有兴趣跟你搞暴力运动?

别说富农,就是中农,人家也不愿意,你看中农的态度:

中农呢?他们的态度是游移的。他们想到革命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他们锅里有米,没有人半夜里敲门来讨账。《毛选第一卷,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你看,别说富农,人家中农都不愿意跟着你闹。


但是你猜贫农们干了些什么,就把富农、中农拉到自己阵营里来了?

他们自己在那里努力禁牌赌,清盗匪,农会势盛的地方,牌赌禁绝,匪盗潜踪,有的地方真个道不拾遗,夜不闭户。——《毛选第一卷,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他们不仅禁赌,清匪,而且还禁烟。

鸦片,禁得非常严,农会下命令缴烟枪,不敢稍违抗不缴。醴陵一个劣绅不缴烟枪,被捉去游乡。——《毛选第一卷,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你看,同样是暴力运动,农民们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他们不双标,在禁烟,禁赌上都是无差别打击。


这样一来,他们的运动对富农,中农也是有好处的,尤其是他们帮忙清理了盗匪,这对于一些做生意的小商人来说,简直是请了最可靠的护卫镖局啊,还是免费的。

时代的进步,果然是对一些行业的降维打击啊,干镖局的都得纷纷转行了。


这样一来,逐渐的就开始有中农,富农也加入进来。

农会势力一旦强盛,那些小劣绅就害怕起来了,以往欺压农民的念头那是想都不敢想了,为了保自己的安全,也纷纷请求加入农会。

但是农会还不是你想加就能加的。

“我出十块钱,请你们准我进农民协会。”小劣绅说。

“嘻,谁要你的臭钱”农民这样回答。

好些中小地主,富农乃至中农,从前反对农会的,此刻求入农会不得。我到各处,常常遇到这种人,这样向我求情:“请省里来的委员作保。”——《毛选第一卷,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这样一来,农会就有了可持续发展的群众基础了,它跟普通的暴力游行,打、砸、抢、烧便完全的区别开来。


第三,他们推动地方建设

有了组织,有了势力,他们就有能量开始推动地方建设了。

各地农会不但有力量开始在政治上打击地主,比如把不法地主戴高帽,拉去游街,而且可以提出减租减息的要求。

“以往土豪劣绅经手地方公款,多半从中侵蚀,账目不清。这回农民拿了清算的题目,打翻了很多的土豪劣绅。”

“从前有鱼肉农民的劣迹,或现在有破坏农会的行为,或违禁赌牌,或不缴烟枪,在这些罪名之下,农民决议,某土豪罚款若干。被农民罚过的人,自然颜面扫地。”——《毛选第一卷,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不仅如此,农民还自发的组织起来,开办自己的学校,推翻祠堂族长的族权,修道路,修塘坝,造福社会,为广大农民谋福利。

农民干的这些大事,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竟然记载了十四件那么多。

这十四件事,没有一件不是正义的,也没有一件不是促进社会发展,维护广大群众利益的。


三、

同样是暴力运动,可是湖南农民组织的农会形式的暴力运动,就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当他们的事业遇到瓶颈期以后,出现了共产党,给了他们纲领,目标,斗争手段,帮助他们搭建起了上层建筑,所以他们最后胜利了。


那么,我们回到一开始的困惑,大家就能明白,同样是正义的暴力运动,那也是有区别的。

美国黑人的抗议运动,虽然正义,但是不够先进,缺乏时代的进步因素啊。


你打来打去,你没有打到真正压迫你们的阶级,没有触动上层建筑。

压迫的体制还在,歧视的文化还在,那么你们的境遇就难以改变。


那些烧掉的建筑物,是美国底层人民亲手建起来的,你们抢劫的那些店铺老板,也许有很多和你们同处一个阶级。


所以,这样的暴力虽然具有正义性,但是同时又兼具野蛮性和落后性,它会制约这场运动的发展,最后导致失败。


这就好像历史上的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等等,虽则是正义的,但是最终被其野蛮性和落后性制约发展,走向了失败。


那么什么样的暴力运动,是既具有正义性,同时又具有进步性的呢?


有这样一个参考标准:

投身到这场运动中的所有人,都能从中获得自己的利益和好处。


《毛选》中记载的湖南农民运动就有这样显著的特点,不仅贫农能从中获取好处,就连中农和富农也能从中获取好处。

甚至从长远看,连地主,土豪都是可以获得某种利益的。

这种好处是广义上的,不单单指的是你抢了几块钱,或者几双运动鞋这种狭义短见的好处,而是广泛意义上的社会安定,公平正义,和谐稳定。


农民运动一起来,通过暴力,减少了黄赌毒,清除了盗匪,促进了农民生产力,帮助底层找回尊严等等,都是好处,任何处于这场运动中的人,都能获得这样的利益,那么运动就必然能持续发展下去。


反之,如果参与到这场运动中的人,仅仅依靠愤怒去维持它的继续,每天感受到的不是抢人,就是被抢,不是打人,就是挨打,那么要不了多久,他们自己就会悄然退出这场浩大的抗议活动。因为他们不能从中获得任何长远的好处,反而感受到的是不停的恐惧和伤害。


四、

不同国家,民族,地区的实际情况不同,时代也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的农民运动形式,也不可能完全适用于今天美国的黑人运动。

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暴力永远都只是一种手段,任何运动的发展都必须兼具正义性和进步性,否则都是难以持续的。


你们要团结起来,不仅是团结黑人,还应该团结受压迫的白人,只有这样,才能迅速涤荡美国反动派留下的污泥浊水。



历史文章:

一个人奋斗的过程,应该是一部《论持久战》接着一部《论持久战》的过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