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罗永浩的启示:产品比情怀更重要!
历史

罗永浩的启示:产品比情怀更重要!

文/小庄
一、
我们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去看待罗永浩事件?
我想应该有这样两个方面的原则:


第一,成年人必须为他的选择担负起对应的责任。


不管今天创业者面临着多么困难的环境,但是你今天得到的结果,必然是你之前一步步的选择造成的。
所以,当你作出选择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会有怎样的结果。
如果今天有人依然妄图通过打感情牌,大谈创业者的诸多不易,诸多艰难,从而试图获取社会同情,摆脱“老赖”的称号,摆脱他们应该承担的后果和责任,那么社会又该如何向那些被拖欠项目款的下游企业交待呢?


第二,不要站在道德制高点,进行舆论上的抨击。


一个创业者需要为他的选择负责,这是事实,但这只是一方面的事实。
另一方面,我们都必须要面对的是:今天的创业者们面临的环境确实太艰难了。(这一点后面细讲)
我们在讨论任何一个失败的案例,或者一个失败的创业者的时候,科学的态度是实事求是。
那些“自以为是”和“好为人师”的狂妄态度,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什么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放到罗永浩这件事上,就是说他违反了哪条法律,那我们就具体谈他违反法律的事情,他创业过程中有哪些错误或者欺骗,那我们就单谈他的错误和欺骗,他的锤子手机到底有什么问题,那我们就单谈他们产品的问题。
这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那些喜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听凭自己的情绪,就随意进行舆论上的抨击的看客们,跟键盘侠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所以,我们与其去讨论罗永浩的个人品质问题,道德问题,公司面临的法律问题,还不如切切实实的看一下,罗永浩的这次失败,能给那些还艰难的走在创业路上的伙伴们,什么样的启示?


我认为,罗永浩事件,至少可以给我们三点启示:


1,产品比情怀更重要。


以前我们公司开发一款货运产品,一款叫“小件快运”的软件,主要是想通过这款产品,把客运站的大巴车底部的行李舱的空余空间利用起来。
当时我是这款产品的产品经理,负责开发和测试,产品完成以后,我清楚的知道这款产品存在的问题,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点。
所以我一直建议先选择几个车站作试运营,等逐步完善以后,再扩大范围进行推广。
但是我们的老板不认同,他当时因为面临着巨大的融资压力,急需一款有市场反应的产品,所以产品一上线,他就动用了很大的营销资源,给产品作了大规模的引流。
当然,结果就是,这款产品只上线一个月,就全面崩塌,被各大车站强制下线,最后这个项目也就失败了。


其实,老罗打的情怀牌,说穿了也是一种营销手段。
营销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如果营销的背后,没有经得起考验的产品作后盾,那么你的情怀反而更容易产生强烈的反噬作用。
因为,本质上来讲,你给用户出售的是产品,不是情怀,情怀只是一个营销手段而已,它不是你的目的。


所以,对于我们的创业者来讲,大家应该认清一个事实:


产品比情怀更重要,情怀是一种套路,而产品是一种态度。


2,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我们的使命服务的。


很多网友可能都听过老罗“说相声”,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公司的使命是什么。
其实关于锤子科技的使命,老罗在逻辑思维的一次对话节目里谈起过:
“他们的使命是做一个伟大的数据平台。
听上去是不是很诡异?
你明明是一个手机厂商,而且还是依托于你的粉丝的小厂商,怎么就跟数据平台扯上关系了?
我们不是说你的使命不可以设计的很大,而是你既然确定了你的使命,那么你接下来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应该是为着这个使命服务的。


这个号平时喜欢读《毛选》,《毛选》里也是这样的。
共产党的使命很大,尽管在成立之初,他们只是小到让人毫不起眼的党派,但是他们却制定了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建立和平,民主,富强的新中国的伟大使命。


接下来,他们力量虽然渺小,但是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着这个使命服务的。
而蒋介石就刚好相反,他们一开始也喊着革命的口号,但是等到群众帮他们取得北伐战争的胜利以后,他们就跟帝国主义势力,封建主义势力开始勾搭起来。
原来,他们口中所喊的“革命口号”,只不过是为了求得民众的支持和帮助,为了从民众那里捞好处而已。
至于是不是要实现这样的使命,他们却是不关心的。


然而他们始终不明白:你如果欺骗了民众,那么民众将来一定会抛弃你。也许你可以麻痹他们一时,但是他们总有一天会觉醒,那时候,就是你灭亡的时候。


对于锤子科技来讲: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个伟大的数据平台,那么你做手机也好,做聊天软件也好,甚至做电子烟都好,做这一切的目的,应该都是为了你们的使命服务的。
只要你们是践行的这个原则,那么用户一定可以感觉出来。
如果不是,那么从一开始,要么是你们想欺骗用户,要么就是你们把使命找错了。
不管是哪一个理由,这都将给你带来巨大的伤害。
因为你欺骗了用户,尽管我们无法判断这种欺骗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


所以我们常常说一句话:不要走着走着,就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出发。


这其实是警戒我们:任何一家创业公司,都不要忘记了自己的使命是什么。


3,艰难环境下的创业,只能打持久战。
什么是创业的艰难环境?
竞争对手太多?太强?
自身实力太弱?太小?
其实这些都算不得艰难的环境。


真正的创业的艰难环境,只有两个字可以衡量——增长。
你的产品的整个消费市场是不是在持续增长的,决定了你面临的环境的险恶程度。
我记得大概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常常能看到很多花里胡哨的项目,只要跟O2O,互联网社区,人工智能,本地服务等名词挂钩,那么它拿到投资的概率就非常之高。
甚至有17岁的孩子,凭借一段项目口述就拿到2000万融资,但最后亏得一塌糊涂。
这里面的原因是什么?
是投资人脑子瓦特了吗?其实不是的。
2013年算得上是一个分水岭,就是差不多从那个时候开始,所有的实体行业不增长了。
那些能维持原先营业水平的企业,就已经屈指可数了。
很多实体行业开始进入负增长,什么是负增长?就是说你今年能赚1000万,但是明年可能只能赚500万了。
这还是能赚钱的实体企业,很多实体企业还出现了大面积的亏损。
投资的本质就是期望项目未来的增长,那这个时候,投资人的钱就不可能再投到实体行业里了,投资公司拿着这些钱,也很着急啊,所以他们就拼命的找互联网公司,高新技术企业去投,自然就会出现很多的盲目错投的现象。


于是,我们就不可避免的看到很多花里胡哨的项目,也能融资千万的闹剧了。
而那些稍微作出点成绩的互联网公司,估值更是被捧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但是,等这些泡沫破裂之后,大家又发现,绝大多数的互联网公司也不增长了。
这个时候,整个创业环境就变得十分萧条,环境自然就变得恶劣起来了。
这种环境萧条的恶劣,是同市场竞争造成的恶劣不可同日而语的。
市场不增长,给创业型企业带来的灾难是:
容错率低。


也就是说,在市场增长的时候,企业犯的很多错误会被增长带来的收益所掩盖,这就给了企业纠错的机会,这时候,企业的容错率是很高的。
原理很简单:你要是每个月都能比上个月多赚10万块,那么即使你突然不小心亏了1000万,可能倒闭,但是投资人也一定会保你,因为只需要不到两年的时间,以你的增长速度,就能把亏损弥补回来。
但是如果你不增长,那么你亏了1000万,就要将近十年的时间,才能赚回来,而且一旦不增长,你很可能进入衰退期,搞不好会负增长,那一旦遇上这种损失,投资人绝不可能保你,会让你直接嗝屁。
而且,容错率低还只是不增长的一个表现而已,一旦你的市场不增长,另一个原理:熵增原理就会向你奔袭而来。
熵增原理,指的就是你的公司,会朝着不断混乱而无序的状态发展。
而增长是解决熵增原理的唯一方式。


所以,基于不增长环境下的特点,就衍生出了面对此种恶劣环境唯一的战术方法——持久战。


持久战的特点是什么?
其一,创造活下去的条件。
抗日联军打持久战,第一条,也是创造活下去的条件。
这里面有客观条件,也有主观条件,客观条件是中国地大物博,给了人民军队足够的回旋余地,你日本人再强大,你也不可能把中国全部占了,这就给了我们打持久战的客观条件。
而主观上,我们要保存实力,到敌人后方,以游击战的形式同敌人周旋,一切的目的:为了能活下去,跟敌人拼持久。


我们把这个原理用到锤子科技上,就会发现,锤子科技用错了战术方法。
老罗一开始并不是一手烂牌,他是有打持久战的条件的。
那时候他不仅有投资,还有一批死忠粉。
如果不要在战术执行上,动不动就搞得惊天动地,一会儿干翻小米,一会儿收购苹果什么的,而是从自己可以完全掌控的小项目入手,那至少他们今天活下来是没有问题的。
《毛选》里常说: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但是战术上一定要重视敌人。
可惜锤子没有做到这一点。


其二,项目一定要有增长的可能性。
市场环境不好,用户增长缓慢,甚至零增长。
这都是人力无法改变的。
但是你要能预测出来,一旦环境变好以后,你的项目是否有增长的可能性。
要做出这样的判断,不是常人可以办得到的,不然怎么说市场总是给先知先觉的人以最丰厚的回报呢?


这考验的其实是一个人拥抱变化的能力。
但是,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能力和嗅觉,那么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拥抱变化的反面——恪守不变。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变化的,在变化中,我们才能找到好的机会,这一点是无疑义的。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把握住时代的机遇,迎接好下一个风口,所以,对于大多数如你我一样的普通人来讲,比拥抱变化更重要的是:恪守不变。


那么什么东西是不变的:一个人诚信,善于学习,坚守正义等等,这些东西是不会变的。
不仅今天不会变,就是再过几千年,可能也不一定变。


而这些品质,才是真正能保证持久战最后赢得胜利的基本条件。



全文完


历史文章:
红军的生活条件如此艰苦,却为何个个任劳任怨,舍生忘死?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