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297章你应该道歉
历史

第1297章你应该道歉

见溥仪着急的样子,章师钊打趣道:“主席,您看溥仪,为了早点工作,急成什么样子了?”

 

毛主席也笑呵呵的说:“溥仪啊,你不用着急,先回去休息一下,调整一下状态,熟悉熟悉新中国,等过完年再去上班!”

 

程潜也说:“是啊,溥仪,你就听主席的吧,而且植物园那边也需要时间进行工作安排嘛,你那么急匆匆的去,人家没啥工作安排你,到时候岂不成了换个地方继续待着嘛?”

 

见到在座的人都这么说,溥仪也知道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这个时候,小强开口说:“主席,我建议这植物园的工作嘛,溥仪先不用太着急去,毕竟现在离着春天还早着呢,眼下倒是有一份工作也挺适合溥仪的。”

 

毛主席笑着说:“小强啊,你说说看,是什么工作啊?”

 

小强也不含糊,直接说:“当然是去中央文史研究院工作了,既然现在台湾已经解放了,所以可以着手编撰清史了,现在很多清朝的档案文献都保存的很好,但是很多地方还是需要亲历者予以订正的,如果溥仪能够参与到这项工作里来,那一定会让清史的编撰更加客观和真实。”

 

其实小强提议让溥仪去修清史还有个原因——后世的中国因为台湾尚未解放,所以对于清史这一段,一直停留在史稿状态,而且后来的一些事情发生,也导致很多资料都流失了,加上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清朝遗老也都不在人世了,所以编撰修订清史也就越发困难了。

 

听到小强提议要自己参与清史的编撰,溥仪心里咯噔一下,随即脸上也露出了难色,历史上,其实郭沫若也曾经邀请过溥仪去编撰清史,但是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问题:首先,清朝前期和中期,从皇帝到大臣的统治阶层交流的语言全部都是满语,那个时候满清刚刚入关,统治阶级认为当务之急是要提防汉人以及其他民族的人反抗满人,所以在交流传统机密的时候都是用的满语,有些汉族大臣只有会满语,且表现出了忠心,才可以破格升入核心阶层,所以在当时会不会满语很重要,自然,那段时间清廷的所有重要文件也全部是由满文书。可是后来,乾隆皇帝非常推崇汉族文化,自然而然,下面的那些满族大臣也纷纷投其所好,大家一起学习汉语,渐渐地,这些统治阶级平时交流也改用汉语,还觉得这是时尚,再加上汉族与满族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很多满族用语都汉化了(类似今天称呼公交车为巴士),而溥仪幼年的时候虽然按照“祖训”的要求,受过满语教育,但是当时清政府早已经快变成摆设了,很多人对所谓的“满人祖训”早已经带着敷衍的情绪,再加之溥仪比较贪玩,所以他满语学的并不好,只会一些日常的交流,比如说:“伊立(起来)”,再复杂一点的满语,溥仪就完全不懂了。

 

所以自然而然,清朝早期用满文书写的一些机密文件,就算摆在溥仪面前,溥仪也根本就看不懂。

 

其次,历史的研究都比较的客观,不允许任何夹带个人感情的美化或是丑化,溥仪作为爱新觉罗的子孙,就算他能自己做到公正,但是肯定也会有人质疑,所以在听到小强的提议后,溥仪支吾了一下,最后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听到溥仪亲口说出自己的担忧,小强开口说:“溥仪啊,你担心的问题确实存在,但是现在组织信任你,交给你这个任务,你怎么就打退堂鼓了呢?而且这清史又不是你自己在修,还有很多其他同志在帮忙嘛,尤其是在一些细节上,其他同志肯定不如你这个一直生活在故宫的人懂的多,你不说,我不说,最后研究人员就只能自己推测了,难道你希望后人在看清史的时候,看到的通篇都是‘也许’、‘大概’、‘可能’吗?”

 

小强这番话让溥仪着实有些紧张,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

 

这个时候,主席注意到溥仪似乎有点喜欢吃桌上的剁椒鱼,于是便用勺子给溥仪分了一块沾着辣椒的鱼肉,然后对溥仪说:“这个剁椒鱼很好吃的,你多吃一点,以后到了文史馆,要好好地做,历史是容不得私情的,有一是一,有二是二,让后人给与公正评价才是修史的意义。”

 

溥仪连忙拿起碟子接过了主席分给自己的鱼肉,然后连连点头:“是,我一定认真配合文史馆的同志,修好清史。”

 

主席点了点头,见溥仪吃下了那块带着剁椒的鱼肉,便笑着对桌上的人说:“我们湖南人最喜欢吃辣椒,叫做‘没有辣椒不吃饭’,所以每个湖南人身上都有辣椒味哩,今天看到溥仪这个北方人也大口吃着辣椒,看来溥仪身上也有辣味啊。”

 

溥仪其实本来吃不了辣,但是今天这剁椒鱼做的实在是好吃的紧,他也就一边用手帕擦着汗,一边毕恭毕敬的说:“我以前本是吃不来辣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和主席在一起,就能吃一些了。”

 

毛主席笑了笑,又指了指仇鳌和程潜,对溥仪说:“他们的辣味最重,不安分守己地当你的良民,起来造你的反,辛亥革命一闹,就把你这个皇帝老子撵下来了是不是?”

 

听到这句话的溥仪哈哈笑了起来,然后说:“这么一说,我更应该多吃点辣的才是。”

 

这顿晚宴很快就在谈笑间进入了尾声,在吃好饭后,仇鳌笑着说:“溥仪啊,我听说,你这个人吃饭快,今天和你一起吃饭,发现这传闻居然是真的。”

 

溥仪连忙说:“哎,这也是我以前在宫里养成的毛病,以前我的亲属陪我用餐的时候,每当菜上桌后,我就喜欢和大家抢一个菜吃,抢完第一个菜再抢第二个菜,直到全部抢完为止……而且那时候,我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就只管埋头大嚼,从不顾及别人,现在回想起来,这都是很大的错误,后来在管理所的时候,管教就批评我目中无人,说我不能这样吃东西……后来这个几十年的毛病,就被我改了过来,但是吃饭快这点还是没办法改,尤其是看到好吃的——后来管教也说,这个吃饭快不改就不改吧,反正只要不影响别人就行。”

 

喝了一口茶的程潜也笑着说:“溥仪啊,我看刚才吃饭的时候还知道招呼大家一起吃了,然后还给比人夹菜,这就是在进步嘛。”

 

在又吃过几口菜后,溥仪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开口对主席说:“主席同志,我有个请求。”

 

“请求?那你说出来嘛。”主席放下了筷子,微笑着看着溥仪。

 

溥仪说:“我想在广播和报纸里发布一下我的声明。”说着,溥仪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说:“我自从特赦后,在大街上总是会遇到一些朝我下跪叩头的人,我怎么躲都没有用,就说上次,我和我五妹一家子去吃饭,结果在饭店里,就有人认出我,然后给我跪下,还说我受委屈了……哎,我当时怎么拽他他都不起来,抱着我哭,最后我吓得跑了出去,那顿饭也都没吃成。”

 

程潜说:“你的意思是,在广播和报纸上发表一下声明,说自己不是皇帝了,要大家不要再一见到你,就三跪九叩?”

 

溥仪连连点头:“是啊,现在我们的国家人人平等了嘛。”

 

小强这个时候说:“人的思想短时间内是很难扭转的,就像溥仪同志你,一开始在管理所的时候,不也是拒绝改造吗?我记得当时你还要那个跟着你的太监天天服侍你,从洗脸洗手,到穿衣穿裤,自己都不动手,甚至对其他同志还有偏见,认为他们身份没你尊贵……后来也是随着在管理所的学习,才慢慢才端正了思想,改掉了这些错误的毛病,前前后后花了近十年的事件,但是对于那些已经跪了一辈子的人,他们没有那么多机会接受思想上的改造,见到皇帝就下跪,就像老鼠见了猫就瑟瑟发抖一样,都已经是条件反射了,虽然国家确实没有皇帝了,但是他们心里还是有你这个皇帝的。”

 


感谢:阿*非,J丶,定远弓手,飘香一剑,张飞家的老鼠,自由飞翔,一个吃货黑鸟之龙,麦芽,北风中的天天,Lwo Juen Han,周大虎的工具人,全屋定制-科帝唯诺斯-赵翔,细嗅蔷薇,摩蝎水瓶119,无独有偶,yutianxiaozhu,lm1875a,打赏的红包


感谢:思而不惘,大渔儿,倾听,郭新平,打赏的大红包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1949我来自未来续写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