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端午怀古∣序卦下经卦注解(一)
历史

端午怀古∣序卦下经卦注解(一)


首先祝大家端午安康!端午雨,没有外出,注解序卦一篇,计划分三次注解完,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夫妇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

 

(上经以“乾坤”二卦开头,讲的是“先天”或者说“自然”也可以说是“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下经以“夫妇”“男女”开头,讲的是“人伦”或者说人与人之间相处的伦理。这是总体上的一个把握。

 

恒从造字的角度来说,是亘加上一个竖心旁。亘指的是时间和空间上的“绵延不断”,没有情感的意指;而加上竖心旁则有了情感上的意指,即是情感上的延绵不绝。

 

文王料想,成事之后,商人对于故国还是会有眷恋的,即情感上的“恒”,特别是宗室阶层。)

 

恒,者,久也,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

 

(关于遯卦,序卦的作者也有些牵强附会。在这里序卦把遯卦理解成退缩,逃避,躲遁之卦。序卦的作者在后面就提到“遯者,退也”,其实不对,因为后面就说不通了。“物不可以终遯,故受之以大壮”,哪有这样的事情。

 

遯,从豚,从辵。豕,是猪的总称。而豚,是指有人豢养,专司长肉的家猪。辵,意思是走走停停。一头家猪走走停停,这是在自行觅食的情景。

 

周族在回归西岐之前,是生活在豳地的,就是诗经里的豳风的豳所指的那个地方。那地方盛产野猪,养猪很可能就是周族当初能够在那里立足的支柱产业之一。

 

这样就说得通了,遯,指的就是“养猪”,通过养猪壮大了自己的经济实力,故受之以大壮。但是在这里,文王不单单是说养猪,而是借养猪这件事情,而说明如何对待“恒”,养猪也是一门艺术。)

 

遯者,退也。物不可以终遯,故受之以大壮。

 

物不可以终壮,故受之以晋。

 

(晋是会意字,从日,指追着太阳一直前进,本义是上进,晋级。在如何提升实力和等级这个问题上,遯卦着重于布局与控制,大壮着重于分寸与手段,而晋卦则着重于历程和目标。)

 

晋必有所伤,故受之以明夷。

 

(周族是商王朝治理之下的一个部落,依靠着先进的天文技术以及养殖技术和政治手段,在豳蛮之地生存并且壮大起来。我们之前说过,商人祖先和周人祖先同在夏朝为官,对于彼此是知根知底的。商人面对周人在西南方的崛起—晋升,保有警觉。

 

文王也知道这么回事,所以说“晋必有所伤,故受之以明夷”。何为明夷,明是明白,夷是大弓,明夷的意思是明白被大弓射杀的危险。另外,明夷卦上地下日,有光明隐于地下之意。所以明夷卦说的是明哲保身,韬光养晦的道理。

 

卦辞“利艰贞”意思是在艰难的环境中,要牢记明夷的启示,谨慎行事,不可轻举妄动。)

 

夷者,伤也。伤于外者必反于家,故受之以家人。

 

(还是被射杀了,文王被囚仄里,长子伯邑考被杀。我去过仄里那个地方,如今已经被改成一个公园,周围低矮的房舍,很难想象《周易》就是在哪里诞生的。

 

关于文王被囚,伯邑考被杀,有很多种说法。伯邑考是长子,按照周人的嫡长子继承制,应当是他继承文王的王位,这是纣王不愿意见到的。要为帝乙的女儿,纣王的姐姐,文王的老婆,伯邑考的后妈生的孩子铺路,所以在商人的安排里,伯邑考必须要死。所以后人也每每感慨“奈何生于帝王家”。

 

实际上,家人这一卦,是专门写给“帝乙归妹”中的归妹的。家人,说的是家里人应该有的样子,他们的态度、立场、作风、习惯等等都会影响到家族的发展兴衰。)

 

家道穷必乖,故受之以睽。

 

睽者,乖也,乖必有难,故受之以蹇(jian,简)。

 

蹇者,难也。物不可以终难,故受之以解。

 

解者,缓也,缓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损。

 

损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

 

益而不已必决,故受之以夬(guai怪)。

 

夬者,决也。决必有遇,故受之以姤(gou 够)。

 

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后聚,故受之以萃。

 

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谓之升,故受之以升。

 

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

 

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

 

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

 

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

 

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

 

震者,动也。物可以终动,止之,故受之以艮。

 

艮者,止也。物不可终止,故受之以渐。

 

渐者,进也,进必有所归,故受之以归妹。

 

得其所归者必大,故受之以丰。

 

丰者,大也,穷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

 

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

 

巽者,入也。入而后说之,故受之以兑。

 

兑者,说也,说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

 

涣者,离也。物不可终离,故受之以节。

 

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

 

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过。

 

有过物者必济,故受之以既济。

 

物不可终穷,故受之以未济,终焉。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笔记本NK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