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王振华的案子,必须引起我们的几点思考了!
历史

王振华的案子,必须引起我们的几点思考了!

文/小庄

一、

我们正处在不利的地位

从鲍毓明、王振华的案子中,不知道我们是否有这样一个感觉:

有那么一群“社会精英”、“资本家”、“上流人士”,正在试图挑战社会主义法律的底线,正在试图通过他们“高明的手段”来改变法律所代表的阶级的意志。


而在他们的这种“高明的手段”面前,广大人民的利益不仅受到了威胁和损害,而且在这场同这群所谓的“社会精英”的斗争中,我们正处于某种不利的地位。

这种不利的地位,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看得比较地明显了。


首先是鲍毓明案,从目前案子衍变的可能性来看,他几乎可以完美的躲过法律的惩处,同时又真真实实的实现了他对受害人的严重侵犯。

而王振华的案子也有同样的特点,不仅仅是轻判,此人目前还试图上诉,请求二审判决无罪。


极其讽刺的地方就在于,鲍毓明、王振华这类人,在这种情况发生以后,可以坚决的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

而利益受到严重侵害的一方,手里的武器却往往只有“谴责”和“愤怒”。


因此往往于这类案子发生以后,人民的利益就不能得到保障,即使依靠舆论和愤怒,也常常难以改变这种斗争的不利局面。


会有这样一群“资本精英”,他们可以举出一堆法律条文、抬出一堆法律程序,来维护他们口中的“进步和正义”。

而我们同他们的斗争,一旦陷入了这种具体条款的争议和辩论中,就多半已经处于被动的局面中了。

因为这群“资本精英们”,既然愿意跟你讨论所谓的具体条文,那么一定是这种具体的条文,出现了可能被他们利用的空子,出现了有利于他们逃脱制裁的依据,否则你难道认为他们是因为坚持正义才去和你讨论所谓的法律条文吗?


在这种不利的斗争局面之下,就要求我们必须去思考几个问题,几个关于法律本质的问题。

因为只有搞清楚了法律的本质是什么,我们才能更深刻的理解法律表现出来的形式和手段,才能看得清楚哪些地方合理,哪些地方不合理,只有这样,法律才能实现真正的进步,才能真正起到维护公平和正义的目的。


二、

法律的本质

关于法律的本质的探讨,有过漫长的历史,自近代资产阶级思想启蒙以后,就有过很多具有代表性的论述。

比如:

意志说。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卢梭说:“法是意志的记录”。


命令说。英国哲学家霍布斯说:“法是国家对人民的命令,用口头说明或书面文字,或用其他方法所表示的规则或意志,用以辨别是非,指示从违。”


规则说。以哈特为代表的西方法学的实证主义者认为:法是一个社会为决定什么行动应被公共权力惩罚或强制执行,而直接或者间接使用的一种特殊规则。


判决说。美国法学家卢埃林说:“官员们关于争端所做的裁决就是法律。”


社会控制说。美国法学家庞德说:“法是一种通过有系统有秩序地适用社会强力的社会控制。在这个意义上,它是一种统治方式,我们称之为法律程序的统治方式。”


这种关于法的本质的探讨很多,但是它们都只是从不同的角度揭示了法在某一方面的特征,既外在的表现。

却没有一个揭示出了法的本质,这是由资产阶级法学家的历史局限性所决定了的。


关于法的本质的揭示,直到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出现以后,法的本质才真正的被揭示出来。


马克思深刻的指出:

“法的关系正像国家的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

随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明确指出:

“国家是属于统治阶级的各个个人借以实现其共同利益的形式,这些占统治地位的个人除了必须以国家的形式组织自己的力量外,他们还必须给予他们自己的,由这些特定关系所决定的意志以国家意志,既法律的一般表现形式。”——《德意志意识形态》


如果这两段话读起来比较拗口的话,那么我给大家翻译翻译,用一句最简短的话来讲:

法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


由此,马克思主义才真正的揭示出了法律的本质。

此处的“统治阶级”,泛指在经济、政治、意识形态上占有支配地位的阶级,在奴隶社会时期,则指奴隶主阶级;在封建社会时期,则指地主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则指资产阶级,而在社会主义社会,指的就应该是由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中国人民。


列宁就说过:

法律就是取得胜利并掌握国家政权的阶级的意志的表现。——《列宁全集,第16卷》

当然,辩证的去看待,我们就应该很容易想明白,统治阶级在制定法律的时候,不能不考虑被统治阶级的承受能力、现实的阶级力量的对比,以及阶级斗争的形势,也不能不考虑实行阶级统治的同时,执行某些公共事务职能和社会职能。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封建时期,王侯将相、封建地主们,他们也会做一些善事,他们也会维护一定程度上的法律的公平、正义。

资本主义社会也是一样,他们也会有各种福利、民主、自由的法律条文,他们也主张在法律形式上,资本家和无产者都处于平等的地位。


但是我们必须有着清醒的认识:

在任何情况下,被统治阶级的意志都不能作为独立的意志直接体现在法律里面,它只有通过统治阶级的筛选,吸收到统治阶级的意志之中,才能转化为国家意志,反映到法律中。

所以,归根结底,法律的本质就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


三、

不同历史阶段的法律

既然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那么我们就拿着这个本质去梳理一下不同历史时期法的表现,以更加深刻的理解法的本质。


奴隶社会的法:

因为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奴隶社会法律有不同于任何时代的鲜明特征——否认奴隶的法律人格。

也就是说:奴隶社会时期的法律不承认奴隶是人,而是将他们视作奴隶主的私人财产。

他们没有任何的权力,可以被主人任意的出卖、处置、处死。


封建社会的法:

而到了封建社会时期,以农业为基础的自然经济占主导地位,被统治阶级的农民,开始有了一定的法律人格。

在法律上,农民并非地主的私人财产,具有了相对独立的法律人格和自由。

但是关于权利和义务之间,封建时期有着极其严格的等级划分,在西方主要以贵族身份为依据,可以享受不同级别的法律权力,而在中国,则主要以“官本位”的原则,来实现不同等级之间的权力分配。


也就是说,在封建时期,不同的等级之间,他们可以享受到的法律赋予的权力,和其受到的法律约束是不同的,是有等级差别的。

而到了最高等级,也就是皇帝那里,几乎可以完全不受任何法律的约束,法律对王权的唯一作用,就是确认并强化这种专制的政治制度。


资本主义社会的法:

资本主义是区别于封建主义的一种新的生产关系,资本主义社会是以发达的社会生产力和社会化大生产为基础而建立起来的商品生产高度发展的社会。

生产资料和劳动力都变成了商品,资本家以雇佣劳动的方式,购买和使用无产者的劳动力。

从法律形式上看,资本家和无产者是平等的,他们对自己的资本和劳动力都有支配和处分的自由。

所以资本主义法律鲜明的特征就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当然,因为资本主义社会里,主要的社会财富垄断在少数的资本家的手里,所以他们自然成为了这一原则的最大受益者。

同时,资本主义的法律,明确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这是具有划时代的进步意义的,因为它宣告了封建等级社会和专制国家的死亡。


但是同时我们又要意识到,尽管所有的人在法律上享有平等的基本权力,但是权力的实现离不开必要的条件,在经济资源、政治资源和信息资源不平等的占有情况下,许多所谓的平等的权力,对于无产者来说,很少具有实际意义。


比如,一个汽车线上的装配工人,也同样拥有投资办厂的权利,然而事实上他们却很难真正实行这种平等的权力。


社会主义的法:

社会主义法律同资本主义法律根本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以实现人民共同富裕、实现普遍意义上的平等和自由为历史目标而制定的。

它力求于打破因为生产资料占有不公,而导致的实际权力难以公平享有的现象。

原本社会主义的法律是没有明显的阶级性的,因为理论上来讲,社会主义社会是没有资本家的。

但是因为我们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所以还是有资本家,这里我们不讨论资本家的存在是否合理的问题,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

如果社会主义社会有资本家,有资产阶级,那么他们的阶级地位必须是被统治阶级,法律代表的必须是无产阶级,以及全国人民共同的意志。


谁否认了这一点,谁就是否认我们国家的国体,否认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全国人民可以共诛之,共讨之。


所谓国体,是指国家的根本性质,即国家的阶级性质和阶级内容,也就是指社会各阶级在国家中的地位。也可以这样说,国体体现了国家政权掌握在哪个阶级手中,哪个阶级居于统治地位,联合哪些阶级去统治哪些阶级。

我国宪法第一条明确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


这一规定的含义是:人民民主专政是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的国家政权。


四、

法律体现谁的意志?

所以,由上述种种关于法律本质的论述,就是为了明确一点:

在中国,法律体现的是谁的意志?

这就是法律最本质的东西,是能真正触及法律灵魂的东西,只有明白了这一点,我们才能与资产阶级斗争,才能看到掩盖在法律条文、法律程序这些形式和手段之下,真正的含义。


经过上面的论述,我们已经可以明确的得出结论:

立法,司法都必须反映人民的共同意志,维护人民的利益诉求,这就是社会主义立法、司法的最最本质的特征。


假使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资产阶级的利益,那么我们也应该明确看到,就如我们上面说的:

被统治阶级的意志都不能作为独立的意志直接体现在法律里面,它只有通过统治阶级的筛选,吸收到统治阶级的意志之中,才能转化为国家意志,反映到法律中。


我们翻译翻译就是,如果法律反映了资产阶级的利益,那么一定是这种利益同时有利于无产阶级的利益,或者说更有利于无产阶级,那么它才会被统治阶级吸收过来,转化为国家意志。


事实上也是如此,我国立法活动的指导原则有三条:

第一、表达人民的共同意志和利益诉求;

第二、从基本国情和实际情况出发;

第三、维护宪法秩序和法制统一;


其中,第一条是最根本的原则,所有其他的原则不得同第一条相抵触,这也是对于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这一法律本质最基本的要求。

我们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不是资产阶级的国家,这就是社会主义的意义。


而所谓的表达人民的共同意志和利益诉求,最根本的就是——维护人民的利益、保障人民当家作主。


五、

所以,你跟我扯什么法律条文,扯什么司法程序呢?

如果有一天,法律出现了某种情况,不是个别的,偶然的情况,而是一种比较普遍和多数的情况,即当资产阶级的利益与无产阶级为代表的人民群众的利益之间发生了冲突,又不可调和,而法律出现了明显的漏洞和空子,导致这种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它维护了资产阶级的利益,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那么实际上这种空子也就违背了维护人民利益,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最最基本的原则。


这个时候就要求我们去反思,某条法律是不是在立法上就存在了某种问题?


鲍毓明和王振华的案子,显然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如果这种情况继续演变下去,那么社会主义法律就有演变成资本主义法律的危险。

那么,社会主义法律体现广大人民群众的意志,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的本质特征就会遭到严重的挑战,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国体也就遭到了严重的挑战。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历史的倒退和时代的逆流。


我们必须要知道,法律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从奴隶社会开始就有法律,它代表了统治阶级的意志。

而今天,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群众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法律终于可以从体现官僚资产阶级的意志,走到了可以体现人民群众的意志这一步。

这一步不是平平稳稳的走过来的,是革命烈士的鲜血和牺牲换来的,它需要我们这一代不断的去巩固和捍卫。


六、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既然我们国家立法的第一原则是反映人民共同意志和利益诉求,保障人民当家作主。

那么何以又会出现鲍毓明、王振华这样的案子呢?这分明是反映了资产阶级的意志和利益嘛。

这里我分享一段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储殷教授的话,大家看完就明白了:


“当年啊,我们本来规定和14岁以下幼女发生关系一律是强奸罪,然后一群律师、法学家、人大代表鼓捣出一个嫖宿幼女罪,什么意思呢?就是如果是嫖,就不算强奸。如果嫖的时候,不知道是幼女,也许还无罪。当时一片欢腾,说是法治的进步。后来北大的朱苏力看不过去了,说你们这帮人,被嫖的都是穷人家的闺女,嫖客都是你们这样的精英。然后一堆人开骂,说朱苏力民粹、诛心之类巴拉巴拉的。


那个时候我还在读书呢。


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对这个精英圈有所了解,说实在话,苏力先生说的还真没错。这个圈子有很多人,就是有糟蹋幼女的习惯。


所以,每次看到类似王振华的案子被轻判,我总是忍不住。


一群刚刚学法律的孩子跟我这里讲无罪推定、罪刑法定,我只能说,你们是真不了解这帮人是什么货啊。


什么叫疑罪从无,呵呵。。你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吗?



这个保护幼女啊,其实幼女和幼女不一样的。大学教授、检察官、律师的幼女都是保护的很好的,真正被侵犯的都是穷人的幼女。所以这里面体现的其实是对穷人的态度。全世界的国家里,对侵犯幼女都是非常严厉。王振华这案子换到其他国家,化学阉割、十几年刑期都不意外。现在就5年。你和我讲法治。我去你大爷的,有问题吗?


你们这帮精英就这么玩法治啊,玩到最后法治就是一个烂大街的词。”


这段话大家看出来了吗?

王振华的案子,不是偶然的,不是个例,这是阶级斗争的产物,是代表资产阶级,上层精英人士利益的某些大知识分子,大法学家们合力捣鼓出来的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法律的必然结果。


这个时候还不能提阶级斗争吗?还要忽略阶级斗争的存在吗?


王振华的案子不能再被忽略下去了,我们必须由此去倡导回归法律的本质,回归社会主义法律的本质。


因为这不是什么别的东西,这就是阶级斗争。


历史文章:

《毛选》里的逻辑思辨能力

学学《毛选》,生活里如何搞好统一战线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