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猛人坐庄(8)
历史

猛人坐庄(8)

  包不同40多岁,是个小企业老板,最近生意不好,有一搭没一搭的,所以他常年做股票,现在越发热心了。

  田伯光一看是包不同,笑道:“哟,原来是包总,好久不见。您要配资,打个电话过来就行啊。”

  包不同笑道:“我喜欢亲自来,看你们公司越做越大,我就更放心了哈哈!怎么样田总,能不能给我再配300万?”

  田伯光沉吟道:“可以是可以,但是利息……得提高一点,现在钱不好弄啊,现在一个月的利率是1.4个点了(1.4%)。”

  包不同睁大眼睛:“嘿!田总这可不行啊,去年八月份你们拉不到客户的时候,我1.3个点都行。我当时也没跟你猛砍,如果当时猛砍,估计你1.2个点也会借给我。怎么,现在生意好了给我涨价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包总,抽烟。”田伯光一边说,一边递上一根烟,“现在生意确实好得很,钱很难借到啊包总。现在券商给我提高利息,我也没办法。我总得生存不是?”

  包不同抽着烟,没说话。

  “包总,我记得您在去年9月份之前一直是160万配300万,后来赚钱了,又加配了200万。现在怎么样,做得不错吧?我客户太多,记不清了。我知道您一直很稳,当时我让您五倍杠杆,您不愿意,连三倍都不肯,要是一开始就是五倍以上的杠杆,您现在肯定赚翻了。”

  “是啊,行情好到这种地步谁事先想得到啊!不过现在我找你加配,仍然不会超过两倍杠杆,这段时间我做得不怎么样,都是主板上的股票,始终不敢买创业板,只挣了300多万,现在本金加杠杆一共900多万。目前是本金400多万配500万,我再找你配300万,杠杆仍然不到两倍。”

  “怎么回事包总,你用600多万只挣了300多万,收益率只有50%左右?我这里有个客户20万配60万,和你差不多同时起步,他都赚了快100万了,收益率100%以上。如果按本金计算,都赚了五倍了。”

  “谁啊这么牛逼?估计是敢买中小创业板!”

  “是。他所有的股票都是中小板或者创业板的,赚钱赚得工作都辞了,在我这儿上班呢。”

  “嗯?工作都辞了,在你这儿上班?谁啊?”说着,包不同扭头看了看外面十几个风险控制人员。这些风控都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和小姑娘,每个人都同时监控者至少二十个配资账户。如果客户亏钱,到了“警戒线”,他们会立刻打电话通知客户补仓;如果到了“平仓线”而客户的钱还没到,那就咔嚓一刀,直接平仓。配资公司一定要保住配资不受损失,是最重要的任务。

  “小风,进来一下。包总想认识你。”田伯光一声高喊,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平头小伙走了进来。

  “这就是在我们公司上班的小风,风波恶。”田伯光说道,“这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包总,以前一直在我们这里配资的,现在越做越大了。你们认识一下。对了,好像他的账户是你监控的?”

  “是的田总。”风波恶说完,把手伸向包不同,两人握手寒暄。

  “年轻,真是年轻啊。”包不同赞道:“新一代股市英雄又起来了!原来是你监控我的账户,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

  风波恶笑道:“包总您做得好,根本没到平仓线,离警戒线也远得很,根本没必要打电话啊。”

  “哈哈,我哪儿做得好,比你差远了。听田总说你20万赚了100万了?怎么做的?”

  “嗨。包总夸奖了,我有什么本事?就是买创业板和中小板呗,多看题材。主力既然都在这里,加上国家提倡新经济,我就做这些了。”

  “小风是我们这里相当努力的,不仅风控做得好,而且天天研究k线。现在其他人经常问他怎么看股票的,水平确实很高。”田伯光插话道。

  “听田总说你在这儿上班了?你以前做什么的,能说一下吗?”

  “是。田总夸我,我哪儿有那么好啊。”风波恶抽了口烟,继续说道:“我以前,做的工作,没什么意思,所以才辞职了。我觉得这轮牛市还会继续走下去,所以到这里工作,以后很可能转行做金融了。”

  包不同见风波恶不愿意提以前的工作,就不再问下去,反正这也不重要。他赞道:“真是新一轮股市英才!年轻有为,半年时间挣了100万,确实应该辞职。对了田总,”他转向田伯光说道:“我还要借300万,真的不能给我优惠了吗?”他把话题拉了回来。

  田伯光一脸苦相:“包总啊,现在钱确实太紧张了,你看看新闻,现在券商的融资融券余额每个月都创新纪录,配资也多得要命。再说你要的300万也不是个小数目,我还得跟别人借。现在行情这么好,真的很难。没办法了包总,最低是1.4的利率,您这也比别人便宜啊,很多最近在我这里开户的,月息都是1.5点。”

  包不同想了想,把烟蒂按到烟灰缸里,好像下了决心,说道:“好吧,1.4就1.4,300万!什么时候能到?”

  “我尽量筹措。”田伯光脸上露出了笑容,“快的话今天,慢的话可能要等几天。”

  “快点!行情不等人!”包不同叫道。

  “好好,我一定尽量快。”田伯光笑道。

  “好了,也不影响你们工作了。我先撤了田总,小风,再见。”

  “现在快中午11点了,留在这里吃饭吧包总,我吩咐前台多点一份盒饭,你看怎么样?”

  “我还有别的事,不在这儿吃了。吃饭不重要,赶快帮我弄钱。” 包不同站起来,大步往外走。

  “慢走包总。”田伯光、风波恶说道。

  包不同离开笑傲江湖公司的写字楼,站在大马路旁。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他陷入了沉思。一个毛头小子凭着胆大,居然做得比他好得多,这多少让他心里不舒服。他反思自己的操作策略,真的有问题吗?现在创小板仍然如火如荼,屡创新高,买,还是不买?

  还有,一帮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是大好年华,却什么活也不干,在配资公司做风控,打电话拉客户,甚至居然有人辞职专门干这个,这叫什么事?这样就能创造出真正的价值?这帮人都是黄金年华,却在配资公司里混,长此下去,国家经济真的能搞好?股市真的能繁荣下去?大家都在吃股市这碗饭,但股市究竟有多少利润,可以养得起这么多人呢?

  “看来我要充分重视风险了,而且一定要跑得比别人快!”包不同暗暗下定了决心。

  一阵音乐响起,手机响了。包不同一看是田伯光打来的。

  “田总你好啊,什么事?”

  “包总您好,配资已经打到你的账上了。”

  “什么?这么快?!”

  “呵呵,是啊,券商正好空出了一笔钱,我让他们拿出了300万,立刻划入您的账户了。”

  “真快!好,这笔钱这个月的42000块利息,你从我账上扣掉就行了。要是今天扣不了,明天扣也行,我留钱在账上管你够用。现在我要回去操盘了,以后再找你写收据。”

  “不着急,包总。”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挂了电话。

  办公室里,田伯光刚刚从1500万利息中划给了包不同300万,又可以多挣几万块利息了。挣钱就像捡钱一样容易,这么爽的事情哪儿找去?辛苦了好几年,现在事业才算真正走上了正轨。


  他悠闲地点上一根烟,想着这几天收获这么大,今天晚上该给老婆买点什么好吃的了吧。老婆已经怀孕八个多月了,男孩儿还是女孩儿?现在还不知道。想到这里,田伯光的内心涌起一阵温馨。

  (未完待续)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