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猛人坐庄(26)

猛人坐庄(26)

  田伯光却没有笑,他说道:“包总,我早劝过你别做了。你却非要做……”一副惋惜失望之情。

  包不同搞不清楚这是“挥刀”前的托词,还是真正的同情,但现在一定要稳住田伯光,不能让他对自己不断“催命”。他继续笑道:“田总,现在看来你当时劝我离场是对的,虽然当时我也亏了很多,但总比现在强。不过江淮这么好的公司股票却跌成这个鸟样,我总是不甘心,不甘心!你看看江淮的走势,收盘前20多万手压单!很多公司或者停牌,或者增持,江淮的管理层却无动于衷,简直气死我了!所以你放心田总,我明天还要继续增仓!”

  田伯光摆手说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股市已经完了。”神情沮丧。

  “完了?国家这么猛烈救市,你认为股市完蛋了?”包不同递给了田伯光一支烟。

  “正因为国家这么猛救市,股市还起不来,所以完蛋了。现在市值还有50多万亿,爆仓盘无数,这是个死循环,越跌越爆,越爆越跌。国家队要用多少能救起来?再投入十万亿、二十万亿吗?这才多少,就一万多亿,还是费吃奶的劲挤出来的。现在国家没钱了,只能动员大家买入。公安局已经出动,到江浙地区查做空势力了,但股市仍然暴跌。”

  田伯光接着包不同的火,点上烟,继续说道:“所以金融危机已经发生,股市和经济已经完蛋。我们谁都跑不了,都完了。”

  包不同见田伯光情绪低落,想到他一直在不断催款和平仓,这段时间也不容易,在某种程度上和自己也算难兄难弟了,反而想和他多聊聊。他问田伯光:“你这里除了我,还有多少人没有爆仓?”

  “能爆的都爆了,能平的都平了。现在剩下的还有几十户,都是股票停牌的。很多人,在股票停牌前已经爆掉了。”

  包不同知道,现在停牌的股票已经有上千家。如果散户买入了这些股票,田伯光清不掉,没有办法,只能保留账户。如果股市继续大跌,这些股票复牌迟早一堆跌停,够田伯光受的,估计爆仓的比例应该很高。

  “你这里做配资,有没有人赚钱的?”

  “有。有一个客户去年八月份来我这里配资,200万配500万,赚了500万,四月份就清仓走人了。他是赚的最多的一个。但是除了他……”田伯光摇了摇头,“包总,你如果在最高位清仓,估计也能赚三四百万,不比他差多少。那样,你在我这里就排名第二了。但是现在……”他没有说下去。

  包不同明白,田伯光的意思是,现在他和那些爆仓的散户已经区别不大了。这明显是在试探自己,看看自己能不能及时补仓(微信号:老邓de财经茶馆)。假如自己底气不硬,明天江淮开盘只要不跌停,田伯光就会毫不犹豫地清仓,自己完全血本无归,甚至可能倒欠他。但如果自己底气够硬,仗着这几个月的交情,或许田伯光会放自己一马,不会那么快清盘?包不同好歹也是个小老板,江湖经验还是有的。他明白,即使被别人揪住衣领,只要不被抓住现行,嘴一定要硬到底。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虽然已经巨亏,但明天开盘之前,一定把钱打给你!我永远都有后手,哈哈!”包不同朗声笑道。他心念电转,不能让田伯光在这个问题上和自己纠缠,于是问道:“田总,你总跟我提那个宝瓶网络。我最近也看了,它是在高位停牌,一直没复牌。复牌后如果七八个一字跌停,你怎么办?”

  田伯光不耐烦地弹了弹烟,包不同感觉到他觉得这句话问得太多了。田伯光回应道:“所以我才劝你清掉啊!我现在可能自身都难保了。真的,做配资太难。别人以为我们赚了很多钱,但我越来越觉得没意思。这几天把一帮业务员都劝退了,他们的客户我一个人负责就够了。”

  殷野王的键盘和鼠标点击的频率变慢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速度。

  “这段时间股市大跌,20多年都没有过,是极小概率事件,所以配资公司还是可以做的。不过田总,对于庄家配资,还是要小心一些比较好。”

  “但是不这样又不行。配资是要拉大客户的,光指望几十万、几百万的散户,虽然利润稍微高点,但今天加配,明天减配,太麻烦。而且散户进进出出,我这里的钱不能充分发挥效益,也够麻烦的。所以啊,配资需要大客户。但是大客户居然这次有这么大的麻烦!何况国家又打击配资,爆仓的散户可能又来找麻烦。所以,没法做。”田伯光抽了口烟。

  “也是。”包不同说道,“我们散户,大多数人都不可能在底部高杠杆配资,而是随着股市上涨,边赚边加配,等于在高位接盘。而且你们配资公司还鼓励散户这么做,因为你们要发挥配资的效率,尽量多赚差价。而且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利率太高,一个月1.4(1.4%)甚至1.5个点,北京在5月份都达到1.7甚至1.8个点了,一年的利率已经20%多,实在太高!而且这么高的利率,只要散户借了钱,不管买不买股票,都得交,而且期限至少以月为单位,很不灵活。现在如果在券商那里融资,不仅利息比你们低至少一半,而且以天计算,只要清仓,就不计算利息了,所以民间配资越来越没有优势了。”

  “那你为什么到我这里配资?”田伯光问道。

  “还不是你拉我来的吗?当初也不知道你哪里搞到的我的电话,呵呵。”

  “呵呵。是,我在外面买的电话信息。但你来配资,包括其他很多人来配资,归根结底是双方情愿。”

  “那是,田总我没怪你。”包不同想消除逐渐泛起的火药味,“很多人来配资,包括我,就是看中了配资的高杠杆。如果和券商差不多,不到一倍,或者顶多两倍,我们就不来了。所以,还是贪心在作怪。贪心,贪心啊!”

  “都贪!散户贪,配资公司贪,上市公司也贪!都想轻松赚钱!”

  贪婪!在这一点上,两个人达成共识。

  包不同还想说:“国家也贪,那些做多和做空的券商也贪,仓鼠仓也贪!”但他不想把他们的谈话变成诉苦会,何况这对当前的困境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没再说下去。

  办公室里,两个人喷云吐雾,一个人猛打游戏。

  傍晚,包不同没回家,而是回到自己的小公司。他暂时不想见老婆孩子,而是想先想出办法。如果股票硬挺,照这个局势,不借个百八十万可能根本顶不住。但就算能借100多万,顶多再撑两个跌停。江淮能撑得住吗?按照包不同的分析,江淮根本就不应该跌到这个价格!因为2015年春天江淮集团已经整体上市,目前这个跌停价10.36元,已经和江淮的整体上市价格10.24元差不多了!或许还会跌,但还会跌到哪儿去?!

  但是,现在如果没有后续资金,前期的160万不仅血本无归,而且可能倒欠配资公司,包不同实在不甘心!但即使投入100万,真的能撑得住?借谁的钱?能借得来吗?借来了又怎么样,万一又打水漂了,还能再借钱吗?

  或者,先借来应应急,不行把房子卖了,出去租房子住?自己的房子总能值个两三百万的,应付江淮三个以上跌停绰绰有余。江淮在目前的价格还会再来三个跌停吗?实在太难以想像了。所以卖房炒股,应该可以应付。

  但这个主意太过疯狂!包不同知道,如果走到这一步,自己完全是赌徒了。而且一旦赌输,没有人会同情自己。因为卖房炒股这种事情,只有丧心病狂的赌徒才会做。

  丧心病狂!难道自己真的已经丧心病狂了?不行!决不能卖房炒股!

  可是不这么做,难道就看着160万白白损失了?这也是自己多年的积累啊。

  包不同在烦乱之中思考着。烟已经抽掉一盒了,仍然拿不定主意。他又打开浏览器,想看看股市和江淮汽车有什么新消息,尤其是有什么超级利好。深套大亏的人,总是期望突然出现超级利好,包不同也一样。

  一条信息跃入眼帘:“600418:江淮汽车重大事项停牌公告”。他眼睛一亮,急忙打开,内容如下:

证券代码:600418   证券简称:江淮汽车   公告编号:2015-036

                   安徽江淮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重大事项停牌公告

  本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

  因本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鉴于该事项存在不确定性,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经公司申请,本公司股票自2015 年7月8日起停牌,公司将及时公告上述事项的相关进展。

  公司指定信息披露媒体为《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http://www.sse.com.cn), 有关公司的信息均以在上述指定媒体刊登的信息为准,请广大投资者关注公司后续公告。

    特此公告。

     安徽江淮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会

            2015年7月8日

(邓元杰注:上市公司往往提前一天发布消息。所以标明为7月8日的消息其实是7月7日下午或晚上发的。)

  停牌了,停牌了,总算停牌了!包不同一跃而起!停牌就不需要借钱了,就不需要补仓了!已经大跌的江淮汽车,将和股市上1400多家停牌的公司一起,待到市场转暖之后再复牌!那时肯定大涨!更何况,万一江淮真的有什么超级利好呢?

  或许,N个涨停就在复牌之后?

  他大吼一声,不顾外面的淫淫夏雨,一头冲了出去!

  让我在雨天里撒点野!

  (未完待续)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