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猛人坐庄(25)
历史

猛人坐庄(25)

  风清扬对大盘尚未见底的判断还有一个佐证,就是7月7日(星期二)创业板更加变态,几乎所有股票都跌停!创业板全天跌5.69%,收于2352.01点。之所以“只”跌了5.69个点,是因为一小半股票已经停牌了。下图是当天的走势图,可谓惨不忍睹。

======

  股吧里,散户的哭叫声不绝于耳。“不是说改革牛成立,市场不差钱吗?”(微信号:元杰财经)“如果不是6月底政府大力救市,我早跑了。”“我也差不多,已经跑了,6月29日(周一)又进来接盘,现在五个跌停!”“52万只剩5万了,怎么办?”“我已经爆仓,五年心血付之东流,再见……”“今天晚上,继续关灯吃面。”“买房款已经输进去了,我怎么面对我的家人?”“还让不让人活了?兄弟们告诉我该怎么办?”

  但也有乐观派:“急什么?这次就是杠杆太高,但人民日报说4000点是牛市起步,所以政府肯定救市成功,而且会再次超越4000点!”

  7月7日下午,江淮汽车(600418)跌停,收于10.36元。此时包不同正坐在笑傲江湖公司看行情和股吧里的消息。诺大的公司,现在除了他,只有田伯光了。还有,最近又来了个陌生人,好像是田伯光的表弟,在公司里打游戏。所有的业务员都不见了,甚至连柜台小姐都找借口去外面玩了。公司里就三个人:除了田伯光在拼命打电话,就是他和那个猛敲键盘的田伯光表弟了。

  包不同实在想不明白,以江淮汽车如此的基本面和成长性,为什么还会跌停,而且跌停板上有20多万手!他抽着烟,面如死灰。现在江淮已经跌破了他的警戒线,再有八个点就要平仓了。而他,已经没钱补仓……因为他是满仓满杠杆……

  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他在回想他的配资过程。最初是160万配300万,后来因为赚钱,陆续加配了500万,6月初已经挣了300多万,所以本金变成500多万,配资是800万。当时要配资的太多,田伯光要提高利息,所以他就高位减仓了400万,这400万,200万作为配资减掉,200万作为本金取出,所以股市上变成300多万配600万。那取出的200万本来想买房子的,但股市“大跌”,江淮跌到15元,他实在忍耐不住,又把场外的200万杀进去了。现在又跌了1/3,已经跌到10元出头。他的账上只有650多万元的股票了,其中600万是配资。按照券商的标准,他的股票早就被平掉了,幸亏这是田伯光的特殊账户,这段时间田伯光又焦头烂额,好像为公司的利息和其他平仓、爆仓盘烦恼,还暂时不顾上自己。但是如果股市继续大跌,江淮再一个跌停,他就彻底爆仓了。

  他能挺到现在还不爆仓,完全是因为中间那次漂亮的高位减仓。他,已经比绝大多数配资人强得太多了!所以到还没爆仓。但是他现在也达到了必须补仓的地步!当初的160万元,已经基本上灰飞烟灭!

  当然,区区二三十万流动资金和存款,包不同还是有的,但现在的配资规模是500万,这二三十还不够塞牙缝的。更何况就算填进去,假如继续大跌呢?那时包不同自己的公司怎么办?自己的家人,老婆孩子,怎么办?!但是,难道就在江淮10元出头这个位置割掉吗?更何况割得掉吗?万一江淮再跌8个点以上,甚至开盘就一字跌停呢?

  他面如死灰,坐在电脑椅上。

  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他在思考这轮牛市的起步和崩溃过程。现在看来,人造牛、杠杆牛是肯定的,但是为什么人民日报说4000点是牛市起步,为什么肖刚说“改革牛成立,市场不差钱”呢?如果没有这些说法,他会不会采取更保守的措施?这是大势。还有,证监会为什么当初要严打配资?配资是不对,但已经有人说要慢慢消减,为什么还要大规模打击呢?现在股市不行了,管理层又说要缓办配资,但已经晚了!现在的割肉盘如决堤洪水,国家队的一万多亿也接不起啊,绝大部分股票都在跌停板上!

  另一方面,江淮汽车的基本面和前景都是这么好,估值只有其他汽车股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为什么就这么阳痿呢?当然,从筹码分析,可以说庄家没有吃够货,所以大跌。但这么好的公司,难道其他主力发现不了?为什么就不买呢?

  看来,自己虽然比其他配资客要谨慎得多,买的也是优质股票,但还是不够谨慎,对于雪崩的大盘,对于黑心的庄家,还是太过低估了。因此,两三倍的杠杆,还是太高了。归根结底,是自己的杠杆太高,操作出了问题。或者说,事先就不该杠杆!如果是自己的闲钱,就算跌了一半甚至更多,又有什么怕的?

  不过,如果国家不发动这轮人造牛市,没有大涨,就不会有大跌,自己就算配资,现在也不会亏这么多吧,可能仍然挣扎于配资中,净值100多万,后来也不会加杠杆,总比现在面临清盘强得多。当然,自己的情况只是个例,在这轮大涨大跌中,多少人暴富,多少人暴亏,总体而言,一轮财富大换手又发生了。考虑到赚钱的都是QFII、老鼠仓、少数狡猾的公募和私募基金,以及个别散户,大多数散户其实是亏的,而且是暴亏!

  算了,那是别人的事,是国家的事,先考虑一下自己当前该怎么办吧。割肉还是补仓?好像都无可挽回了。包不同明白,自己马上就要面临血本无归的命运。

  他更加面如死灰。

  这时,他感到背后有人轻轻拍了拍他。耳朵旁传来田伯光的声音:“包总,你的账户该补仓了。”那声音是那么轻微,那么温柔。

  但在包不同听来,又是那么刺耳和狠毒!他明白,别的爆仓散户的命运,马上就要降临到他的头上。别看他和田伯光的关系貌似不错,但生意场上一码是一码,假如他是田伯光,也一样不会手软的。

  他猛抽了一口烟,笑道:“钱没问题,明天就到!”

  现在要做的,是先稳住田伯光,不能让他看出破绽。万一大盘明天绝地反击了呢?当然,出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筹钱,看看一天之内能不能借到了。如果借不到……

  包不同又笑了,转脸看着田伯光:“田总,别急嘛!”

  (未完待续)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