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猛人坐庄(20)
历史

猛人坐庄(20)

  7月2日星期四,上午九点多,包不同紧张地浏览着开盘前的消息:1、证监会表示,对涉嫌市场操纵行为进行专项核查。2、副舵主表示,要培育公开透明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资本市场。3、中金所表示,经核查,QFII、RQFII利用期指做空A股传闻不实。4、江苏银行等6家公司首发申请过会。

  对于第1条和第3条,包不同感到宽心。但是管理层为什么还要再发股票呢?真是搞不懂,搞不懂啊!另一方面,手里的江淮汽车昨天反弹了7个多点,收盘价14.08元,又远离了警戒线,以后江淮会不会脱离地心引力上涨呢?奶奶的,江淮这么好的股票,难道主力一直没有收集够筹码,还要继续下探吗?包不同只恨自己没有十亿甚至百亿,接盘江淮,彻底干翻黑庄。

  还有一些好消息让包不同宽心: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增持了。比如腾邦国际(300178),股东增持公司56.93万股,未来12个月计划增持不超过1000万股;TCL集团(000100),拟推8亿元股份回购计划。包不同知道,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增持,说明估值确实已经大幅降低,应该到底了。

  但是大盘居然再次大跌!7月2日,沪指最终报3912.77点,跌幅3.48%,沪深两市900多只个股跌停,这是5178点以来的第八次千股跌停!

  江淮汽车早盘还算坚挺,一度摸高14.50元上方。但是下午又随大盘跳水,尾盘跌5个多点,收盘价13.30元。包不同这个气啊,这么好的股票,为什么比大盘跌得还惨!别人增持,你江淮的管理层为什么不增持!难道江淮比这些增持的公司还差吗?不可能!

  收盘之后,包不同看到网上有篇王亚伟写的文章:《现在不用去分析什么市场了,这已经是一场战争》,他细细读起来:

  现在不用去分析什么市场了,这已经是一场战争。虽然管理层否认了外资做空等一系列传闻,但从盘口上看,很明显本轮做空资金经验丰富、实力强大且准备充分。相对于第一次经历杠杆牛市的A股来说,这些资金显然更加熟悉如何利用杠杆在每个阶段的爆仓效应,同时更加熟悉利用股指期货、ETF等一系列金融衍生工具组合做空,且面对政府的强力反击毫不手软,这显然会让人立刻和量子基金为代表的国际专业做空资金手法联系到一起。周一时我说本轮调整要和香港金融保卫战类比,即是因此。

  现在多空双方基本属于摊牌状态。中国政府从上周末开始就做出了反击姿态,先是周末的三大金牌组合利好,接着是周二暂停沪港通、集合私募大佬发声抄底以及直接动用国家队在市场上暴力拉升。但从周三走势来看,经验丰富的做空资金显然准备更为充分,在暂时撤退规避国家队锋芒后,借着利好真空和国家队资金暂时力竭,午后再度发力疯狂砸盘,又赢一局。可以预料的是,周三(7月1日)晚间中国政府又将重新集结力量准备周四反击,面对准备充分经验丰富的炒家,利好和充裕的资金必须得双管齐下。香港金融保卫战尚且动用了大量政府资源,体量远大于香港股市的A股,一旦打响金融战争决不可掉以轻心。兵贵神速,反击决不可拖泥带水,以为发上几个利好、大盘绝地反击了就能开始懈怠,这次面对的很可能不是国内习惯于听政策风向的乖宝宝资金,而是嗜血成性的国际饿狼。因此现在的策略很简单,你就是在为这场战争下注。如果你赌国家胜利,请持股;如果你赌做空资金胜利,请离场。当然,前提是你手上是没有杠杆的,否则可能就身不由己了。

  下午一个好朋友和我聊起是走是留的问题。我就回了一段话:既然现在多空双方都已经摊牌,也已经到了市场最为恐慌的时刻,我把全年收益摆在这了,国家败,全拿走就是了!

  (前华夏基金副总经理,深圳千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亚伟)

  包不同知道王亚伟的名头,这篇文章,也很好地代表了当时的市场气氛:恐慌、悲壮、决绝。但是,包不同并不相信这样的文字出自王亚伟之手,因为明显是意气用事。不过,“我把全年收益摆在这了,国家败,全拿走就是了!”,这样的话又是多么气壮山河!

  国家,国家,赶紧出手吧!我与你同在!


  悲壮了一会儿,包不同又感到很可笑。自己是来股市上赚钱的,假如江淮汽车现在涨到了30元,自己会跑路吗?回答是肯定的。归根结底,国家虽然有救市的责任,但个人在股市上的盈亏别拿家国情怀说事,还是好好研究大盘和个股的基本面吧!

========

  田伯光拨打了小K的电话。

  “K总你好,最近公司怎么又继续停牌了?”

  “哦,是这样,公司正在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事情还没弄完。”

  “一个多月还没弄完?没事,你们慢慢弄,我想问问,这个月的利息1500万,什么时候汇给我啊?”

  “呵呵,看你着急的,你放心田总,两三天之内钱就来了。”

  “好的,最好快点。我这边还要给别人付利息呢,这是一笔巨款,最迟7月5日,你看行吗?”

  “行啊,没问题。”

  挂了电话,田伯光内心涌起了一阵不详的预感。宝瓶网络如果真的有实力坐庄,每个月付1500万利息应该不是难事。现在连利息都开始拖延了,它到底有多大的实力?进而,假如,假如它不能如期付款,甚至拖延付款,我的公司怎么经营下去?虽然另外两家庄股还能如期支付利息,但配资公司挣的是差价,每个月的利润也就百万级别,个别散户的坏账还能应付。但是,假如高达15亿的本金出问题了,我该怎么办?

  电话又响了,这次是舅舅殷天正打来的。

  “伯光,你这个月怎么没给我打利息啊?”

  “舅舅您别急,这不才7月2号嘛。”不知道读者是否还记得,田伯光借给宝瓶网络的15亿,是借他舅舅殷天正的,而殷天正靠着国企老总的身份,又是从银行借来的。

  “是,按说也不急。但现在股市是这个形势,我总担心那些钱会不会出问题。伯光,你我的身家性命现在都在这里,要千万小心啊。”

  “是的舅舅,您放心。”

  “如果有事,一定要尽快找我,千万记住。”

  “好的。”

  田伯光的额头,不知不觉冒出了一层冷汗。为什么他刚给小K打过电话,殷天正的电话就来了?很明显,由于股市暴跌,大家都对这一笔巨款感到不放心了,稍有延迟就会惊动各方。

  (未完待续)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