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猛人坐庄(19)

猛人坐庄(19)

  包不同想了一会儿,问到:“你觉得那几个停牌的股票怎么样?”

  “公司坐庄还用说?而且有一大堆利好。包总,我觉得你还是有点多虑啊。”

  对于这个理由,包不同是绝不赞同的。但现在他也懒得说服田伯光,因为他觉得这几个公司短期内不可能开盘。既然如此,也不存在爆仓的可能,田伯光的公司也暂时没什么危险。现在股市毕竟已经大涨,江淮汽车(600418)也从12元涨到了13元多,或许主力就此起来了呢?毕竟,江淮是一只低估的好股票。所以,拿着!一定要和黑庄斗到底!!

  想到这里,包不同站起身来说:“田总,现在已经11点多了,我先走了。”(微信号:元杰财经)

============

  6月30日收盘之后,市场一片喜气洋洋。下午5点,老K看了看股指期货的持仓情况:多头继续减仓。其实昨天他已经看了,6月29日三大期指的空头已经全线大幅减仓,多头明显强于空头。既然空头连续两天都大幅减仓,股市也跌了25%左右,是不是真的绝地反击了?至少,一波相当规模的反弹或许可期吧。

  7月1日星期三,这是党的生日,日子可谓特殊。而且又有不少利好传来:中金所说QFII与RQFII做空A股传闻不实;证监会进一步拓宽券商融资渠道;两融允许展期,担保物违约可不强平;沪深交易所调降交易结算费用三成。看到这样的消息,所有人都更轻松了。上午的走势也很好:低开上涨,貌似仍然在反弹途中。

  但是到了下午,大盘下午跳水。收盘时上证指数大跌5.23%,收盘4053.70点,深证成指大跌4.79%,收盘13650.82点,两市1300多只股票,是5178点以来的第七次千股跌停!老K再次绝望!5点之后看了股指期货的持仓:多空头均大幅减仓,但是净空头仓位仍然有12755手,明显占优。看来,虽然高层一直在努力救市,但是超级主力仍然不依不饶,不打爆所有的融资盘似乎誓不罢休!

  老K知道,现在市场上两倍以上的融资盘已经基本被打爆了,如果再往下打,就是两倍以下的融资盘将被打爆,然后是券商那里一倍左右的融资盘!股市是不是真的还会继续暴跌?这几天出来一个新词叫“恶意做空”,在高层开始逐渐提到并打击“恶意做空”的情况下,为什么有人仍然在恶意做空呢?超级主力难道真的要打爆股市,制造金融危机,甚至想打爆中国的经济??

  这是过去二十多年从未遇到过的情况!

  老K拨通了风清扬的电话:“老风,对今天的股市怎么看?”

  “很不乐观。几个空头主力虽然大幅减少了空单,但也大幅减少了多单,总体空单仍然很多。看来,它们不打爆市场上的融资盘,包括在券商的融资盘,好像是决不罢休了。”风清扬说道。

  “它们真的敢连券商那里不到一倍的融资盘都要打爆?2014年秋,是券商在大力鼓励散户融资,现在它们连自己大力发展的客户都要打爆?”

  “具体我也不清楚。这一次,多空双方,以及双方背后的力量,较量可谓空前激烈。”

  “现在股市再一次逼近4000点,如果明天继续大跌,恐怕3900、3800也保不住了。如果两倍以下的杠杆都被打爆,肯定是熊市无疑了。人民日报三个月前说过4000点牛市起步,肖钢刚说过改革牛成立,市场不差钱,难道高层真的允许这种暴跌继续发生?(微信号:元杰财经)”

  风清扬想了想,说道:“K哥,我觉得高层应该是不想这么做的。但是这次救市,前期的力度太弱,降息降准,口头喊话,对付这次从来没见过的巨量杠杆,现在看来是不够的。如果没有超级猛烈的救市措施出来,短期内恐怕市场还会继续大跌。”

  “你认为超级猛烈的救市措施是什么?”

  “我觉得,现在管理层应该站出来,说可以提供无限猛烈的救市弹药,就像美国遇到金融危机那样。只要跌到某个点位,再跌下去国家会全部买入。当然,国家不可能全部买入,但一定要拿出这种气势和动作,就会震慑空头,股市中短期应该跌不下去了。但我很奇怪,为什么管理层至今仍然不这么做?而且现在仅仅是证监会出来已经没用了,必须有更大的人物出来,直接对股市采取猛烈措施。”

  两个人都沉默了。因为他们知道,迄今为止,舵主们并没有直接对股市暴跌表示过什么。副舵主正在欧洲对比利时、法国进行访问,短期还回不来;总舵主强调要保护环境,并在7月1日下午举行的“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上,强调领导干部要“三严三实”,也就是“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对股市没有发表任何看法。而且总舵主正准备7月2日出访韩国。其他几位副舵主也都没说什么。非常显然,在舵主们心中,股市暴跌还排不上最重要的位置。

  既然如此,看来股市短期内继续暴跌,已经不可避免。

  “老风,我不说我了,也不说那些杠杆的家伙了。就说普通散户,没杠杆的、仍然重仓的散户,对于这种从没见过的暴跌,他们会怎么想?”

  “呵呵。”风清扬尴尬地笑了笑,“这……或许最高层觉得现在证监会的救市措施已经够了?或许,这次是要彻底打爆场外的配资,因为政府是很不喜欢民间金融‘捣乱’的。再或许……就不好说了。”

  老K没有说话。两个人都知道,说这个话题没有意义,更何况是在电话中。

  过了一会儿,老K叹了口气,问到:“你联系的阿翔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联系好了。他说他在上海,我们可以随时找他,但必须在每天收盘之后。”


  “收盘之后?”老K感到很奇怪。他毕竟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见个私募大腕居然被别人限制时间,心中感到一丝不爽。

  “是啊K哥。阿翔是私募界的超级大腕,他成名已久,而且脑子里天天想的就是交易,非常勤奋,交易时间是一定要看盘的,他这个习惯已经好多年了。”风清扬解释道。

  “好吧。”现在是求人的时候,私募大腕也不比一般的上市公司差,老K只能客随主便。“今天是7月1日,明天我让小K准备一些材料,后天,也就是7月3日星期五,上午我们坐飞机去,你有时间吗?”

  “有的K哥。”

  “好,我这就让秘书订票。”

  (未完待续)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