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猛人坐庄(18)
历史

猛人坐庄(18)

  田伯光仍然看着电脑屏幕,“包总,有什么话只管说。”

  “田总,我觉得你的公司的管理有问题啊。我不知道风波恶现在停牌的是哪两只股票,仓位多少,你们公司的业务员又有多少人跟着他买。”

  “呵呵,你就担心这个啊。风波恶买的主要是宝瓶网络,120万,现在涨了10个点,市值130多万了,现在停牌了。6月29日本来要开盘,但公司发文说重组还没完成,继续停牌;还有一只是创业板的某个什么科技股,六月初停牌的,好像七八十万元。我看看……嗯,这小子是在停牌前的涨停板之前追进去的,赚了四五个点。”

    包不同站起来,转到田伯光的后面,一起看着屏幕。“我们公司还有几个人跟着他买,但都只有十几万,远远没他多,加起来可能就几十万吧。对于这些庄,我倒不是太担心,因为我以前好像跟你说过,都是上市公司在坐庄。”

  包不同略微了解一些田伯光的底细,知道他独立干配资只有两三年,以前也没炒过股,经验并不丰富。田伯光认为上市公司坐庄风险不大,恰恰是包不同感到危险的。

  “田总,你知道过去有多少公司自己坐庄玩砸的吗?在2001~05年那四年大熊市,多少庄家都完蛋了,包括上市公司自己坐庄,都完蛋了。你能保证这两个庄没事?我看看……嗯,宝瓶网络在停牌前已经上涨十倍了,从5元涨到了50元以上,这种股票你们也敢买?我算是服了!从停牌前的走势和放出的消息来看,庄家很明显是想借这次牛市拉高出货。没敢复牌?哼,这个庄家我算是看明白了,它看到前一段股市大跌,不敢复牌了。所以很明显,它的资金不够雄厚,怕别人把它砸爆仓。

  田伯光和包不同,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看,股市起来了!”田伯光兴奋地叫到。此时是上午11点多。历史记载:6月30日,早盘暴跌,但在密集利好的推动下,大盘上演惊天大逆袭。下午收盘时,沪指最终飙涨5%,站上4200点,为4277点;创业板更是大涨6.28%,很多散户看到如此走势,都在“抄底”进入。当然,现在还是上午11点多。

  6月30日当天的利好,除了中国可能暂停IPO和降低印花税之外,消息还有:1、基金业协会倡议:不要盲目踩踏。2、证券业协会说,强制平仓影响小。3、养老基金入市投资比例初步划定30%。

  看到大盘绝地反击,两个人都舒了口气。再这么跌下去,谁也受不了。看来,6月27日降息降准,29日大跌是主力虚晃一枪,现在利好这么多,归根结底还是要上涨的。29日和30日上午,很多股票累计跌了十多个点,这一波狂洗,应该差不多了。包不同原来还在犹豫是否割肉走人,既然大盘已经雄起,等再做一波巨大的反弹再说,不能这么就走了。

  “田总,我还是劝你,不能跟庄做老鼠仓,这太危险了。”包不同的语气已经轻松了许多。正说着,田伯光的电话响了。“喂?张总啊!你好你好,要加配?多少?200万?可以啊,我马上打到你的账户里。”

  接完电话,田伯光开始了闪电操作。几分钟之后他打电话给张总:“张总你好,钱转过去了,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啊。现在券商对买股有很多规定。”

  田伯光刚要和包不同说话,电话又响了。田伯光刚接起来,电话里就传来一阵骂声:“姓田的你他妈是不是二百五?我说过不要给我平仓,我上午就转钱过来增仓,你为什么上午把我的账户平了?”

  来者不善,田伯光的脸色登时变得很难看。他对着电话说道:“李总,业务员上星期就让你补仓了,你一看昨天(星期一)上午形势不错就没补,下午跌回去我继续让你补仓,你慢慢腾腾怪谁啊?今天开盘前业务员又提醒你,你还是不补,总说快了快了,再跌就亏到我本金了你知道吗?我没办法,业务员问我平不平,上午那个跌势你也看到了,我当然要平掉。”

  “SB你不知道大盘跌了这么多肯定有反弹啊?NMB现在你把我的股票割在最底部,你给我赔钱!”

  “李保田,嘴巴放干净点!赔什么钱?当初配资都签了协议的,你早就到了警戒线为什么不及时补仓?现在玩不起了要我赔钱?要是大盘再跌,你穿仓了,估计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根本就找不着人了!”

  “好好,你给我等着!”啪的一声,对方挂了电话。

  对方在电话里的怒吼,包不同听不太清。但看着田伯光的脸色,听着他的回答,包不同也猜出了对方应该是被平仓了,而且是在底部割肉,基本上血本无归了。

  “靠,这个王八蛋,赔不起还玩,现在居然要我等着。”挂了电话,田伯光骂骂咧咧。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他是谁啊?”包不同打破僵局,问道。

  “一个2B。他拿了30多万到我这里配资,刚开始也赚钱了。他是瞒着老婆,把家里好几年的存款拿来炒。平仓时账上还有一万多块(邓元杰注:指李保田的余额),好险,差点亏到我的本金了。你说,那种情况我该不该平他?”

  包不同的语气充满同情:“是,该平。但他真是可怜,30多万只剩一万多了,回家怎么跟老婆交待?家里还不吵翻天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他买房了吗?家里有小孩吗?上学怎么办?哎,反正这些情况也和我们无关,但真的是很可怜啊。”

  “他确实可怜,但有火也不能发到我头上啊!当初都有协议的,自己怎么不控制好一些?要是很多人都像包总你控制得这么好,我们配资公司就好做多了。这家伙还说让我等着,等着又能怎么样?我过去就穿仓过,一个家伙买了个题材股,复牌后几个跌停平不了仓,后来我总算平掉了,他还倒欠我好几万!我平仓后再给他打电话,他已经不接了,总是忙音。靠,估计把我拉黑了。”

  “是。你也有风险。但还是要好言安抚他,他毕竟已经血本无归了。”包不同说道,“6月10号有个长沙股民不是跳楼了吗?他170万本金,四倍杠杆买了中车(601766),两个跌停后爆仓跳楼。虽然他在顶部买,又是高杠杆,很明显既没经验又贪心,但确实很可怜。估计是把卖房的钱投进去了,没法向家里交待。所以还是防止这个李什么的做出极端事情。而且现在不是要严打配资吗?他真要是去公安局举报怎么办?”

  田伯光脸色一变。“靠,做个配资生意也真不容易,什么都得防着。”他朝外喊了一声,“小赵,你给那个李保田打个电话,安慰安慰他。他要是愿意来公司,我请他吃饭。”

  田伯光转过脸,对包不同说:“这他妈这叫什么事,证监会严打配资,这帮赔钱的又有人心理不正常,要找我算账。现在配资公司快成孙子了。”语气烦乱。

  包不同的心里也很乱。他来这儿是看笑傲江湖公司现在做得怎么样的,而且还想劝田伯光加强管理,顺便还在想着自己是否割肉撤退。但几个电话一打岔,弄得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撤,还是不撤?”看着手机上雄起的股票走势,包不同抽着烟,拿不定主意。

  (未完待续)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