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猛人坐庄(16)

猛人坐庄(16)

  “战锅策”是城里一座火锅店,不是很辣很油,以清香为主,但也可以加辣。老K以前来过一次,觉得不错,所以这次特意拉着小K,和风清扬来到这里。老K拎着两瓶茅台,他们进了小包间,点了十几个菜。火锅上来,先涮了几个素菜吃了几口,然后老K提议每人三杯白酒,喝完再说。

  风清扬看着老K的样子,知道他正不得意。要是过去,老K早就说上了。之前,风清扬在5000点以上已经开了三成空仓,到了4300多点他清掉了两成,先兑现一些利润再说。然后大盘跌到4200多点之后绝地反击,今天(6月24日)涨到了4690点。在收盘时他看了看盘面,果断又加了两成空单,所以现在还是三成空单。但是这些他不想告诉老K,免得破坏气氛。

  风清扬也不说话,大家干了三杯。喝了酒之后,大家更可以畅所欲言了。

  “怎么样老风,对今天的大盘怎么看?”老K开口了。

  “K哥,最近利好消息很多,大盘也走得很好。但我觉得,前景并不乐观。”

  “怎么讲?”老K叨了一口涮肥牛,塞到嘴里。

  “我不知道您看了今天的多空单没有,现在净空单有两万多手,说明超级主力还是想继续往下打。如果5178点是顶,这个位置显然还是太高。”

  老K没说话。这个道理老K当然知道,现在的分歧是:为什么5178是顶。风清扬明白老K已经看过了,现在需要更多的理由。

  “归根结底,股市的走势是由经济基本面决定的。自去年(2014)发动的这轮人造牛市,一方面是调整了好几年,‘势’到了,各方面都需要发泄一下。另一方面也是怀着对高层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的美好期待。所以超级主力在去年上半年开始布局,下半年开始发动。但是到了现在,各项指标都证明经济没有起色。想想07年,那时的经济那么好,股市也才6000点。现在5000多点确实差不多了。大跌之前创业板的市盈率是128,深成指是54倍,上证是22倍,主要是银行股的市盈率低。除去银行股,上证和深成指也差不多。加上经济本质上并无起色,这样的估值确实太高。”

  “喝酒。”老K敬道。三个人又闷头干了,涮肉夹菜。

  “风哥,”他弟弟小K说话了,“风哥,这超级主力到底是谁?他什么时候跑的?”

  “从各方面的新闻来分析,我感到这里面的水很深。”风清扬沉吟道,“但是今天走势这么好,空单反而在不断增加,很明显和最高层的想法不一样。从我的感觉来看,超级主力在4000点以上就逐渐出货了。这段时间利好远远多于利空,散户疯狂增加配资,5月底的融资规模达到来,喝酒。”三个人又是一杯。

  “5月底,两融规模突破两万亿,想想一年前才多少?也就4000亿左右,甚至还不到4000亿。这还只是两融,场外配资呢?我估计绝不少于这个规模。也就是说,市场上散户们光杠杆就进来三万多亿,但5月底、6月初股市却滞涨。很明显超级主力已经出货了。”

  “而且巧合的是,现在,也就是本周,是史上最大批量的IPO,冻结资金高达7万亿。加上证监会严查配资,产业资本加速套现,5月份以来已经减持了2000亿了。所有这些都被散户接走了。证监会和产业资本这些做法,超级主力事先不知道吗?不可能。所以他们早就逐渐出货了。”

  “来,风格,我敬你一杯。”小K说道。三个人又是一杯。

  几杯酒下肚,话匣子逐渐打开。老K说道:“兄弟你说得对!这轮牛市,到头了!来,干!”一仰脖子,再干。

  风清扬知道他们喝的是闷酒,也知道老K现在最需要什么。于是问道:“K哥,您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还用说?完蛋了!”老K拿出两支烟递给风清扬和小K,又拿出一支夹到手里,小K忙点上。

  “我千算万算,这次还是没算到这轮牛市这么短!”然后老K简单叙述了他的坐庄情况。很多事情以前都给风清扬说过,但不是很详细,但风清扬凭经验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现在算是确认:老K抵押了自己的股票,外面杠杆了49亿,直接和间接控股宝瓶网络70%的股份,但手里的现金已经不到12亿了,而每个月的开支就六七千万,包括每个月将近5000万元的利息。既然股市已经是熊市,按照常理,概念股、垃圾股普遍会跌掉70%以上,而老K又没有那么多钱控盘,所以崩溃是必然的。

  崩溃!

  说着说着,老K悲从中来。“兄弟,我算是完了!常在河边走,哪儿能不湿鞋?这次玩得太大,悔不听你当初之言啊!”老K又喝了一杯酒,“所有的事,我一个人担!大不了就是个死,反正这辈子吃喝玩乐也够本了!以后,我弟弟小K,还有嫂子和孩子,只能拜托你多帮忙照顾了。”说到这里,老K又闷了一口酒,泪水已经止不住,流了下来。

  “大哥你别这么说,我们一定要挺到底!总会有办法的!”小K拉着老K的胳膊劝道,不由自主也哭了。

  看到如此场景,风清扬的眼泪也落了下来。虽然他早就觉得老K的做法不合适,也觉得老K凶多吉少,但老K是他事业上的恩人,这个情分太重,不能不管。风清扬并不是清高之人和顽固的道德先生,他觉得牛市来了,适当做个庄也没什么,股市中坐庄的多了。在国内这种环境下,不捞白不捞。但是凡事都有个度,老K玩得太大,也太狠,不符合天道。这种不符合天道的做法,或许会取得暂时的成功,但总有一次会栽大跟头的。

  “K哥,天无绝人之路。现在股市还有救,公司也有救。”风清扬劝道。他说的“公司”,当然是指宝瓶网络。

  “有什么救?没人会给我接盘,以后我就是抄家进监狱的命!”老K红着眼说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停牌,慢慢熬,慢慢等机会。但是停牌能停多长时间,能停一年吗?停两年吗?那时我现在弄的各种题材,黄瓜菜都凉了。”大家都知道,宝瓶参股和收购的那些医药公司,基本上不可能获得多大的市场份额和利润,都是在炒概念,而概念会很快过时的。

  而且,老K已经在琢磨怎样把更多的钱、通过更曲折的道路转给他老婆孩子了。其实他家现在的资产已经上亿,但一旦被抄家罚没,肯定是一干二净。

  “K哥,我认为股市确实有救,因为现在虽然超级主力走了,但还有很多人没走。股市中套着几万亿银行的钱,如果再继续下跌,国家肯定会大力救市的。如果不救,崩溃的不仅仅是股市而是国家经济了。这一点请放心,国家一定会大力救股市的。”

  “那是,肯定救,和过去一样。但问题是什么时候救?07年到08年,从6000点跌到了1800多点,中央才推出四万亿。”

  “既然市场上这么多融资盘都可能很快被打爆,假如不救,或许股市很可能会出现期货市场上的走势,短期不断暴跌。所以高层很可能会很快救市的。”风清扬说道,“当然,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以后股市再拉起来,那时我们还有机会。这段时间,公司除了不断制造利好,尽量在医药行业做好之外,还有就是找人,看能不能再次增发。”

  “再次增发?去年刚增发过,业绩都还没体现呢,居然再次增发?”老K和小K睁大了眼睛,但随即他们立刻都想明白了。股市上频繁增发的股票还少吗?难道就差宝瓶一只?没业绩就不能增发?每年都增发谁敢说不行?但问题是,现在宝瓶的估值太高了,太高太高!定向增发,那帮机构难道是傻子?增发价高了肯定不参与,增发价太低,等于拖累股价,开盘如果十个八个跌停,老K也爆了。

  “K哥,这段时间我们再看看股市怎么走,或许没那么悲观呢。”风清扬宽慰道,“您看看能不能停牌后和机构商量商量,以公司发展的名义,再来个定向增发?”

  见老K没说话,风清扬继续说道:“实在不行,我在私募圈子里也可以帮你找人。国内私募界有个大腕叫阿翔,能调动几百亿资金,经常在股票上坐庄,实力超强,经验丰富。我并不认识他,但我和上海一个私募朋友阿坤很熟,阿坤实力一般,比我的规模稍大点,但他认识阿翔,或许以后能帮上忙。”

  听了风清扬这番话,老K感到面前的路又宽了。本来嘛,天无绝人之路!比到最后就是意志的较量,而且还要看谁的朋友多,谁的朋友猛!“好,兄弟!”老K又满上一杯酒,“以后我们公司的事情,你要给我们多参谋参谋,来,干了!”

  三个人一仰头,一饮而尽。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