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猛人坐庄(14)
历史

猛人坐庄(14)

  老K心里一惊,他知道这件事的分量。如果证监会要求券商清理场外配资,虽然现在不会断然让配资卖掉,但首先会停止配资的流入,现在已经这么做了,而且态度相当严厉。如效果不佳,证监会肯定会采取其他措施。总之,过去几个月的趋势,以及这次证监会的内部通告,已经清楚地表明,清理配资现在是证监会的重中之重。如果配资不断减少,对股市的影响可想而知。

  “嗯,你怎么看?”

  “K哥,昨天(星期五)证监会要严厉清查配资,今天肖钢说市场不差钱,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玄机。市场肯定会对肖钢的讲话做正面解读,散户应该会很高兴的。”

  “啪”,老K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说道:“什么玄机?难道肖钢在忽悠散户进场,为主力接盘?这种可能性我认为不大。或许,正因为证监会认为市场不差钱,所以才对配资进行严厉打击。如果这种推理成立的话,清理配资对股市的影响应该不大。或者,证监会还会有更多利好出台。”

  说完这些话,连老K自己都觉得勉强,因为凡是有一定经验的,都可以预料到严厉清理配资的后果。而且这种推断,等于把希望建立在别人采取乐观的行动之上,老成持重之人是绝不能这么想问题、做决断的。老K知道,这种推理本身,在风清扬面前已经显得很白痴了。短期大跌已经难免,一股懊丧涌上心头。他知道,坐庄宝瓶已经逐渐让他不能客观思考问题,为此他感到愤怒。不过他还是希望这些话万一能说服风清扬呢?或许局势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

  “K哥,您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是我发现,股指期货上的多空持仓量很不正常。IF1506上空单的数量远远多于多单。实际上,这个趋势从5月份就开始了,但5月中旬表现还算正常,多空单数量差不多,净空单只多1000多手,甚至有时候多单占优势。但是到了5月底,虽然多空都在加仓,但净空单已经增至12000多手。到了6月12日,净空单仍然是10000多手,居高不下。IC1506也差不多是这样。”

  IF1506是沪深300期指,IC1506是中证500期指,截止时间(期指交割日)是2015年6月29日。股指期货的多空力量对比,反映了主力对后市的预期。但股指期货是2010年开通的,老K一直对此不太重视,他认为判断大势这个并不重要。但现在他突然觉得这个很重要,不得不问问风清扬:“空单这么多是什么意思?”

  “空单多,表示主力不看好后市。既然肖钢认为市场不差钱,为什么空头越来越强?现在的空头主力是中信证券和国泰君安,都持有近万手空单。当然它们也持有多单,但明显少于空单。显然,应该是他们认为证监会严厉打击配资,会对股市产生很不好的影响。”风清扬继续说道。

  “看来我也需要好好研究一下股指期货了。你从哪儿看到的这些数据?”

  “很多炒股软件上都有。它们在菜单或者下面都会增加一项‘股指期货’或者‘期货’,里面有未来几个月的几十种期货品种,打开之后,‘内盘’表示空单,‘外盘’表示多单,和股票是一样的。”

  “好的,我研究研究。”

  “现在股指期货越来越采用电脑程序进行交易,已经超过一半了。电脑比人的速度快得多,而且基于历史数据和当前趋势进行分析。因此如果全国的股指期货程序化交易系统,在同一时间和点位附近,同时下多单或者空单,影响相当巨大。”

  “你用电脑下空单了吗?”

  “我现在还是手工交易,下了一点空单,没敢多下,因为总的来看,程序化交易在短线是远远强过人的。对了K哥,车峰被抓之后一直没有什么后续消息,您怎么看?”

  车峰是前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6月2日被控制,现在已经十几天了,还没有什么消息。老K知道,车峰出事,说明反腐已经进入金融领域。但现在股市仍然热火朝天,另一方面却迟迟没有车峰的进一步消息,安静得有点可怕。风清扬这么问,说明他已经充分意识到了局势的微妙。

  “这个电话里不好说,以后见面聊吧。”

  6月15日星期一,上证跌2.00%至5063点,深成跌2.19%至于17703点,但在盘中创出18212点的几年内的新高。创业板曾在6月5日创下4037点的高峰,近期震荡,6月15日大跌5.22%至3696点。与此同时,主力在IF1506、IF1507与IF1509合约上,共持多单116735手、空单134554手。净空单是17819手,较6月12日大幅增加7614手。

  老K在周末恶补了一些股指期货知识,看到这样的走势和数据,心中一阵胆寒。他知道,证监会严厉清查券商的配资端口,已经开始起作用了。近期都是严查配资的消息,包括民间配资和券商配资。

  6月16日,上证继续下跌4.37%,17日虽有反弹,但18、19日继续大幅下跌。尤其是6月19日是星期五,上证跌幅是6.42%,各大媒体开始严重关注股市的“巨幅波动”了。6月22日端午节休市,6月23日星期一,上午一度跳水至4266点,但旋即拉起,尾盘收至4575点。深成指、创业板走势也相似。

  看到这样的走势,老K长出了一口气。或许一个不算太小的调整已经过去,证监会会出大力维稳,股市重新大幅反弹甚至再创新高?改革牛成立,市场不差钱!老K的脑子里经常闪现出这两句话。但是当他看了IF1507的持仓数据,反而更觉悲观了:多单94464手,空单111167手,净空单仍然达到16703手。难道在超级主力看来,大盘跌了18%还不够吗?难道这次调整会超过07年的530?当时大盘从4335点跌到3404点,五个交易日跌幅21.5%,现在大盘已经跌了六个交易日,跌幅18%,难道主力觉得还没跌够,甚至远远没有跌够吗?

  因此,虽然6月23日下午大盘绝地反击,但老K仍然心事重重。他知道,如果大盘跌20%,很多个股都要跌40%以上。虽然宝瓶医药还没复牌,但如果反弹无力,他怎么应付宝瓶的复牌?停牌前期,散户买盘汹涌,他也用了好几亿继续拉盘,所剩资金已经不足12亿了。但是现在控盘率刚刚超过70%,还远远谈不上可以随心所欲的程度。一旦其他机构和散户蜂拥而出,他根本扛不住。更何况剩下的子弹一旦打光,而股票继续下跌,那时又该怎么办?现在在外面杠杆了49亿,一个月的利息将近5000万,又该怎么应付?!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老K已经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6月23日大盘真的绝地反击了,股指期货上的空头,或者被打爆,或者大幅撤单,而股市也再创新高!

======

  6月19日下午2点多,正当大盘不断跳水之时,包不同又来到了笑傲江湖公司。

  他先来到十几个年轻人的办公大厅,看到各个风控人员都在各自的仓格里一边盯盘,一边给客户打电话催要补仓款。每个人都是面色严峻,语气急促,一片手忙脚乱。

  他路过风波恶身边,看到风波恶的显示屏上同时显示了六七个客户的仓位情况,绝大部分都是一片蓝绿。“王总(配资公司经常对客户称“总”),您已经过了警戒线了,赶快补仓吧,我担心如果大盘继续下跌,您的股票再跌一些,我就要平仓了。不好意思,也不是我要平仓,券商那边对风控是很严格的,到时候他们直接就平了。对对,您赶快打款,最好打进来二三十万,我好转移到您的股票账户上。什么,没有那么多?十万也行啊,总之您必须补点,实在不行,您及时减仓也行。……哎,好好,再见。”

  风波恶挂了电话,一脸严肃。

  “小风,最近股票做得怎么样?”

  “哟,包总您怎么来了?您的股票,我看看……”风波恶有意无意地绕开了话题,“江淮汽车,这几天跌了不少,今天跌了9个多点了。但是之前有个大涨,所以您还没到警戒线。”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啊,没到警戒线我也来了,呵呵。你放心,我没有问题。你这边有没有爆仓的?”

  “爆了一个,刚平掉。不过大部分人过去都赚钱了,所以还可以,而且都能及时补仓。

  “你的股票最近怎么样?”包不同回到了刚才的话题,寻根问底。

  “不好。”风波恶言简意赅,他翻着手机里的信息,马上拨通了另一个客户的电话。

  包不同知道此时不便打扰他的工作,于是走进了田伯光的办公室。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